故时风物名人一瞬私人相簿秘闻片影老照片馆编者感言读者留言作者投稿论坛本社新书
发新话题
打印

目睹当今文坛之怪现状

目睹当今文坛之怪现状

  在当今这个浮躁的社会,能耐得住寂寞的文人可能少了些。某些文人的所作所为似乎与正常人有异,他们时不时地整出一些动静,不是让公众惊愕,就是让公众叹息。

  其实,才气一旦遇上浮躁之气,很容易发生化学变化,从而生成种种难以理解的社会怪现象。当今的文坛,怪人辈出,人们不禁要问:现在的文到底怎么了?

  发昏的文怀沙。文怀沙算得上是一个世纪老文人了,可是由于著名媒体人李辉先生石破天惊的一击,一个纵横文坛几十年的“江海巨骗”立马暴露在公众面前。据李辉发表文章称,文怀沙近年频繁亮相各大媒体,以百岁老人、“反江青”英雄和国学大师的身份名声大震。然而据其考证史实,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文怀沙的年龄、入狱原因、国学大师身份均可疑。一文惊起千层浪,当代“国学大师”文怀沙,一夜之间成了金庸笔下的“裘千丈”。一个学术水平不高且有严重道德缺陷的人,竟也能顶着“国学大师”的名号到处出卖“老骨头”而大肆敛钱,真的是老得发昏了!现在的文怀沙闷声不响了,全没当初的“鸭熟嘴硬”之气焰,想必李辉先生真的触到他的麻经了!

  发飙的郑渊洁。儿童文学家郑渊洁这几年的曝光率很高,早先因自身的学习经历而狠批中国的教育,在他的眼里,中国的教育、中国的教师全是一滩烂狗屎!最近又闹起了情绪要退出北京市作协。事情是这样的:正当金庸加入中国作协引起关注之际,郑渊洁却在博客中宣布,他将退出北京市作家协会。说起这件事,郑渊洁觉得作协和作家的沟通联系越来越少了,加上博客中提到的“通知参加代表大会”事件,他表示还是决定退出。有人说郑渊洁是一个“文化商人”,很会造势去推销自己,不管是与不是,他喜欢发飙倒是事实。

    发甩的韩寒。凭借新概念作文大赛而一举成名天下响的韩寒,可算是作家中很叛逆的那一类。在他眼里再有名的作家都不算什么。如德高望重的著名作家王蒙老先生,在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第四次全体大会发言时,以其文雅而风度翩翩的措辞,洋洋洒洒的指出了我国运动员在奥运赛场上的一些“欠妥”的言行举止。其中,深受广大体育爱好者推崇的飞人刘翔,让人史料不及的成为了王老先生树立的一个反面典型。以叛逆和尖锐著称的韩寒,在自己的博客里对王蒙进行了一针见血的痛批。如此目中无人、口无遮拦,真的让人有些看不太懂。

  发烧的郭敬明。如今的郭敬明是声名大噪,这固然与其才气有关,但与他屡屡曝出抄袭不无关系。据报道,历时近3年的庄羽告郭敬明抄袭自己作品一案终于尘埃落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判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剽窃行为成立,第一被告郭敬明和第二被告春风文艺出版社赔偿庄羽21万元人民币,其中1万元为精神抚恤金。终审败诉后沉默了一段时间的郭敬明首次做出回应,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我会执行法院判决的赔偿和停止销售,那是出于我对法律的尊重。但我不会道歉!”身陷“抄袭门”的郭敬明,不是潜心创作,而是时不时地去“巧取豪夺”别人的文字,这未免太想出名、太想赚钱了!如此新锐的一位作家,免疫能力低下而时常“发烧”,且又不好好地配合治疗,真是不可理喻!

TOP

  发狂的易中天。因“百家讲坛”而一跃为“学术超男”的易中天,为人似乎有些张狂。最近他先是批评质疑文怀沙的李辉是“道德飙车”,接着指责余秋雨搞假捐赠。现在的他,又深陷“毒舌门”。易中天近期做客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非常网络》节目,不愿配合“愚蠢的问题”,一再拒绝回答,还称要办个主持人学校培训培训。林白、姜华两位主持人几度被噎到无语,相当尴尬。这期节目播出时,编导并没有剪去易中天发标的段落,易中天当时所说的“问题很愚蠢”、“领导很弱智”都呈现在观众面前,一时间引发众多争议。易中天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一把冲锋枪,这里一梭子、那里一梭子,只知射出痛快的子弹,而全然不顾别人的感受,真是一个十足的“战争狂人”!

  发傻的王兆山。因为汶川大地震,使原本不很有名的王兆山一下变成非议四起的“名作家”。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他发表了两首诗,令人目瞪口呆。王兆山自称有地震中的亡灵附体,于是大发感慨,认为:“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也许他的本意是想讴歌党和政府对灾区人民的关爱,哪知一不小心让那些遇难同胞在他的笔下成了“幸福鬼”,这于情于理都是让人难以接受的。要知道,人世间还有什么不比死更痛苦呢?王兆山犯了众忌,算是傻到家了!

  发痴的黄辉。古代文人有“不为五斗米而折腰”之气节,而现在有的文人居然也想走出卖肉体的“傍女人”之路。据报道,湖南省作协会员黄辉向媒体抛出“希望被人包养”,并说明仅限于“富婆或者富姐”。他自称,在精神上追求独立和完全自由的情况下,可以选择身体上的不自由,并对包养他的对象尽自己的一切义务,包括性。他说自己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不想再“每天写诗的时候还想着下一顿吃什么”,想要“衣食无忧”。他的“献身”,不管是为繁荣文学事业也好,还是为改善个人生活之窘境也好,“包养”出卖的不仅是肉体还有灵魂。一个作家的灵魂都不存在了,其文字还有人愿意看么?作贱自己、作贱文学,实乃小人之所为!

  发呆的余地。在中国近现代文学史上,自杀的作家以诗人居多。有人说“诗人即狂人”此话有一定的道理,但有失偏颇。不过诗人好像对生命很是敏感,为了一点生活之琐事,便走上一条不归之路。如长居云南昆明梁源三区的湖北籍年轻诗人余地,2007年在家中自杀身亡。据其生前朋友介绍,余地养有一对不满3个月的双胞胎儿子,其妻身患重症。有朋友说,余地之死或许跟生活的压力有关。余地没有工作,年轻美丽的妻子又患有遗传性肺癌,癌细胞已经扩散,正在化疗。出事前余地失业在家七八个月了,但他给报纸杂志写文章,收入还不错,每个月还房贷,也不困难。但是他事业一直不是很得志。又一个才华横溢的诗人走了,令人唏嘘不已!任何人都要有生活的耐挫力,身处逆境更要拼搏,自戕是最大的懦夫!

  著名的散文诗作家桂兴华曾说过“要满腔热情地拥抱生活”。一个作家只有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充满了激情,才会宽容别人、善待自己,才会感恩社会、享受人生,才会潜心创作、制造快乐!但愿当今文坛之怪现状早日绝迹,还作家群体以可爱的本真。(钱桂林)

TOP

自己顶。
浮躁之气不是一天两天了

TOP

我是来打酱油的























祛斑的小窍门

TOP

值得收藏...










有木有人早上不想起,晚上不想睡!成都私家侦探 成都私人侦探

TOP

谢谢楼主啦~~~~










刷牙是件悲喜交加的事。一手拿杯具、一手拿洗具~~~~上海私家侦探公司 深圳私家侦探公司

TOP

不太了解这个的,觉得不错

TOP

朋友不错,谢谢您的努力,顶了










除湿机  http://www.preair.cn

TOP

发新话题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zhangjie5410@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 显示器分辨率为1024*768像素,以获得最佳浏览效果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iscuz!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