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103辑(新)
·《老照片》第102辑
·《老照片》第101辑
·《老照片》第100辑
·《老照片》第99辑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编读感言 >
   
蔚为大观的“家国合影”
发布时间:2011-11-11 来源:老照片札记 作者:冯克力 浏览: 次 【字体:

  随便翻开一辑《老照片》,都会发现,合影照片在里面占了相当大的比重,有时竟达七八成之多。
  这也难怪,因为以往留存下来的老照片,大多为形形色色的合影,从国家盛典到社团活动,从同事聚会到家庭团圆,更有各种各样的开工竣工、开学毕业、送别重逢、迎来送往……可谓是林林总总,五花八门。
  在摄影术诞生以前,上述仪式或活动的记录端赖文字,古代的各种“记”“序”“诗”“赋”,有不少都是记载这类家国盛事、聚散离合的,像脍炙人口的《兰亭集序》,便是王羲之对一次文人雅集的即时写照。摄影术发明后,这一功能在很大程度上为照相机所替代。照相机承担这种功能真是再便捷不过,把人招呼到一起,快门按下就得,省却了属稿谋篇、咬文嚼字的诸多麻烦不说,而且无论多少年后拿出来看,照片上的人物与当年景况都一目了然。尤有甚者,在许多时候,合影照片不仅是一项仪式或活动的记录与定格,合影本身也成了仪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在前不久举行的姚明结束运动生涯的发布会上,整个仪式就是在姚明分别与各方亲朋的合影留念中落下帷幕的。大有无“影”不成“仪”之概。
  在摄影尚属“奢侈”的年代,合影无疑是一种最“经济”的照相留影的方式,加之合影所遵循的是“一个都不能少”的原则,想被遗漏都不太容易,因此,不少人平生的第一次影像定格通常也都是在合影里。几乎每个人都不难从自己的影集里找出几张合影照片来,或与家人,或与同学,或与同事,或与师长,或与朋友……又因为合影照不同于单人照,通常要按人头洗印、复制,同样一幅照片往往会有若干张乃至十几张、几十张,从而使得这类照片获得了更多的存世机会。这大概也是《老照片》里以合影照片居多的原因吧。

  在《老照片》所刊载的大量合影照片里,有两张堪称是蔚为大观。其中一张是1948年5月中华民国总统、副总统就任的合影,另一张是1934年“蒋氏家族五世同堂的合影”。前者系国家盛典,后者乃家族聚会。

 
  先说第一张。
  这幅由国民党元老吴稚晖题款的“中华民国总统副总统就任摄影”,定格于首届国民大会结束之后,是请来当时南京光华照相馆的师傅到总统府的总统办公楼前所拍摄的。
  照片上的一百多人,汇聚了除共产党方面之外的民国年间各路政治精英人物,堪称是空前绝后。此时国共内战方酣,经过两年的鏖战,国民党方面对中共解放区发动的全面进攻和重点进攻相继被破解,国军在各个战场上连连失利,颓势尽显。而在刚刚结束的副总统选举中,以李宗仁、白崇禧为代表的桂系公然向中枢“叫板”,最终,李宗仁在与蒋介石属意的副总统候选人孙科的角逐中胜出,当选为副总统,上演了一场民国年间难得一见的真枪真刀的“竞选”大戏。在上述背景下,当各路精英被招呼到一起拍下这张合影的时候,他们面对照相机的镜头难免表情凝重,各怀心事。
  就在这张照片拍摄将近一年之后,人民解放军即强渡长江,占领南京,悬挂在总统府上的那面中华民国的国旗,被捷足而上的解放军战士一把扯下,无奈飘落。照片上各路精英人物曾经驻足留影的台阶,则见证了脚穿粗砺布鞋的共军士兵蜂拥而过的身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照片上的人物则在风雨飘摇中,星散而去。说到照片中人物后来的命运,自是令人感叹。作为领军一方的统帅,程潜和龙云在解放军的强大攻势面前率部倒戈。后曾担任国民党方面和谈代表的张治中和邵力子,在中共方面的挽留下,脱离国民党阵营,留在了北平,由国民政府的“和谈代表”变身而为新政权的合作者。同为和谈代表的黄绍竑则先去了香港,旋又脱离国民党,北上参加了新政权。其他的,滞留香港的有之,移居美国的有之(如李宗仁,还有稍后的孙科、陈立夫),眼见国民党大势已去,自杀以殉的亦有之(如陈布雷),但更多的人还是追随蒋介石去了台湾,包括照片上像阎锡山、白崇禧这样一些与蒋长期打打和和的地方实力派巨头。
  这张原版照片,我最初是在秦风先生处见到的(其复制件此前也曾在南京总统府的陈列中见到过,但远没有这张原版照片清晰可辨)。这是一张长约一米、宽二十多公分的大幅合影,照片上的一百多个人物,个个眉清目爽,呼之欲出,其拍摄与洗印的精湛工艺,无疑代表了当时的人物合影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准,遑论当时,如此高超的工艺即使今天恐怕也再难企及。
  据秦风先生介绍,这张照片原为国民党高级将领黄杰所收藏。黄本人也参加了这次合影,照片第四排与蒋介石正冲着的那位个头稍矮一些的军人就是他。照片的背面还印有原始的编号,想来当年参加合影的人应是人手一帧。国民党自大陆退败时,黄杰率领一支部队退入越南,滞留了几年,后辗转回到台湾。黄杰去世多年后,这张照片连同黄杰个人保存的一些档案资料悉数流入旧货市场,终为秦风先生重金所收得。前年,秦风先生以不菲的价码在北京的一次拍卖会上将照片出手,赋予了这张辗转漂流、承载了太多时代沉浮意味的合影另外一种价值。

图片说明:
图1 1948年5月,中华民国总统副总统就任摄影。(原载《老照片》第48辑)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以往岁月的斑驳碎影
下一篇:老照片的“遭遇”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