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103辑(新)
·《老照片》第102辑
·《老照片》第101辑
·《老照片》第100辑
·《老照片》第99辑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编读感言 >
   
从一见钟情到永远相守
发布时间:2014-10-08 来源:96辑 作者:杨廷华 浏览: 次 【字体:

    我与《老照片》的故事,我想用三个词来概括,一是一见钟情,二是再续旧情,三是永远相守。下面我来分别讲述。

一见钟情

    2009年夏天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我在当地(内蒙古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新华书店闲逛,漫不经心的浏览中突然眼前一亮——有一本叫《老照片》的书映入我的眼帘。
    我和照片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上世纪70年代初,我被分配到全旗唯一的一家国营照相馆当学徒,十八岁的年龄,十八块钱的工资,从此便与摄影和照片结下了不解之缘。虽然十几年后离开了照相馆,调到电视台工作,但我始终没有放下手中的照相机,因此碰到有关摄影和照片的书都会多看两眼。 
   《老照片》封面上的两片红叶、一幅旧照令人赏心悦目,再看内页,图文并茂、相得益彰,更难能可贵的是,不少图文都是平民百姓在讲自己、家人和朋友的平常事。这让我想起了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早期的一个栏目“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看看定价,十块钱,当时低于十块钱的书似乎不多,于是掏钱成交。顺便说一句,当时我并没有注意它的辑数,今天才看仔细了,它是《老照片》第63辑,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年2月出版。

再续旧情

    一个叫孙培荣的人为我创造了一个与《老照片》重续旧情的机缘。
    孙培荣是一位离休老干部,我参加工作时他是达拉特旗商业局的局长,在旗商业局为我们新职工举办的培训班结业合影中,他坐在最中间。早就听说此人特别爱照相,据说“文革”初期曾被作为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受到过批判。
    我到照相馆工作后,孙还是经常来照相,除了全家福、单位活动合影外,个人标准照是每年必照的。不过我们年轻摄影人是没资格为孙拍照的,一般都是由照相馆德高望重的权威师傅亲自出场,我们给打个下手,顺便学点儿艺。五、六年后我终于有资格为孙拍过几次标准照。孙每次来照相都开票,一寸相三毛八分钱,他一分也不少掏。当然他还是沾了一些便宜,摄影师一般都会至少为他拍两张底片,这样掏一份的钱可能就拿到了几份相。
    2011年春,我应邀担任了达拉特旗摄影家协会主席,新的岗位,新的视角,使我有了重新认识摄影、重新研究照片特别是老照片的欲望,于是爱照相的孙培荣成了我2013年的第一个采访对象。
    遗憾的是我未能采访到孙培荣本人,他已经于六年前离开了他工作和生活了半个多世纪的达拉滩。但是,他为我们留下了他亲自编排的九本影集,也留下了他八十一年生命历程中不可多得的影像故事。
    孙培荣的影集告诉我们,从1942年到2001年,主人的年龄从十六岁到七十五岁,在这六十年中他有五十二年留下了标准照,其中,从1957年到2001年,他的年度拍照一直连续了四十五年。
    我拍过和看过难以计数的照片,但是孙培荣的影集仍然令我震撼。于是《一个人六十年的影像故事》应运而生。在第89辑《老照片》上,《一个人六十年的影像故事》被列为封面推荐的五篇文章之一。

永远相守

   《一个人六十年的影像故事》的发表,使我由一名原本算不上忠实的读者,变成了《老照片》的作者之一,随之,我对《老照片》的关注度也马上升温。首先我在当地新华书店定购了一部分《老照片》,同时收藏了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址,上网时随时打开浏览一番。
    因为关注了《老照片》,和《老照片》有关的书也列入了我的邮购清单,主编冯克力先生的《当历史可以观看》、英国人约翰·汤姆逊的《中国与中国人影像》、《世界的眼睛——马格南图片社与马格南摄影师》、布列松的《内心的寂静》等书也都进入了我的书柜。
    前面说过,我对摄影、对照片有一种特殊的情结。曾自我调侃式地做过总结,“四十年前学摄影,四十年后习数码,半辈子干了一件事”。和《老照片》续上旧情后,我又以我的摄影经历写了一篇《我的摄影缘》,配图发表在《老照片》第92辑上。
    因为亲近了《老照片》,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的摄影观。过去一说摄影就要拍得美、拍得好看,现在我更看重它的记录功能。我名片背面的八个字——“定格瞬间,留住记忆”,从一个方面表达了我的新的摄影理念。我还在达拉特旗摄影家协会主办的《达拉特摄影》小报上开了一个栏目,叫“影像故事”,特别希望能征集到“老照片的故事”。
    我的摄影情结和新闻经历注定了我与《老照片》之间永远的情缘。我曾与当地收藏界的一位朋友约定,一旦发现有意思的老照片马上通知我,我将尽我所能来挖掘照片背后那一个个感人的故事……
    至少,我会做一名《老照片》的忠实读者,与《老照片》永远相守……

上一篇:五味杂陈的童年
下一篇:放不下的《老照片》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