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刚刚落成的济南火车站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105辑(新)
·《老照片》第104辑
·《老照片》第103辑
·《老照片》第102辑
·《老照片》第101辑
·《老照片》第100辑
·《老照片》第99辑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编读感言 >
   
偶然邂逅,七度春秋
发布时间:2014-11-25 来源:96辑 作者:胡剑 浏览: 次 【字体:
   
    在即将迎来《老照片》出版100辑之际,作为一名忠实读者和热心撰稿人,我倍感兴奋。虽然,我是在《老照片》创刊11年之后才知道她,但从认识并了解她以后,我便与她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是一名档案编研工作者,业余时间主要挥霍在诗歌写作上。2007年初,一位安徽网友在帖子中提到有一本叫《老照片》的刊物,跟他联系后,他很热心地把投稿邮箱发给了我。但我很想看看刊物的具体内容,于是就到本市的多家报刊亭和书店打听,可他们都说没有。当年2月的一个周末我前往重庆万州,与三峡诗人叶梓先生商讨诗集出版事宜。那天晚上,在我住宿的太白宾馆旁边,有一个卖书的地摊,仔细一看,基本上都是盗版书,我顺手翻了几本,觉得没啥意思就准备离开。摊贩以为我嫌书价太贵,就对我说:“这边的旧书便宜,看看嘛!”在他所指的那堆旧书中,突然,几本《老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于是,我把书摊上的6本都买了下来。
    这些《老照片》是2001年以前出版的第11—16辑。目睹那些历史的缩影,重温那些难忘的往事,令我感慨万千、欷歔不已。这些老照片,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记忆和见证着历史。从那一幅幅历经岁月潮水冲刷却依然清晰的画面上,可以看到昔日生动的影像:那些人,在历史的舞台上,有的功勋卓著、彪炳千秋;有的甘于平凡、朴实无华;有的褒贬不一、毁誉参半。那些事,在人们的印象里,有些恍若隔世,有些已被淡忘,也有些鲜为人知。那些景,在岁月的长河畔,有的定格了曾经的壮观与辉煌,有的记录了发展的历程与轨迹,也有的摄取了独特的民俗与风情。总之,那些老照片所记载的,既有激情燃烧的岁月,也有风云际会的光景,还有苦涩辛酸的日子……
    借助那些尘封多年的老照片,作者圈点名人、记述凡人;回眸纪事、追忆往事;展示景观、刻画景况,为我们呈现了一系列真实而直观的画卷,展现着过往岁月曾经发生的一切。透过画面和字里行间,人们能够穿越时空的隧道,追思和景仰那些值得怀念的人;铭记和反思那些应当深思的事;感受和触摸那些不该遗忘的景。我觉得,一个具有强烈怀旧情结的档案人,能与《老照片》一见钟情的邂逅,这种偶然的机缘,或许也是一种必然。
    2007年4月,我根据一张1930年代峨眉山的老照片,试着给《老照片》写了一篇《峨眉山的轿夫与背夫》,没想到,当年的6月下旬就被刊登了。从此,为《老照片》撰稿,成了我业余时间的最大爱好。我局的馆藏中有许多老照片档案,除部分照片上面有题字,可以大概了解相关背景外,绝大多数没有任何文字说明。这批老照片在20世纪80年代送四川省档案局参加展览后,一直躺在库房里无人问津。于是,我充分利用档案人得天独厚的优势,深入挖掘和开发馆藏资源,以翔实的文史资料,充分展示老照片与社会、历史、人文的密切联系,在如烟的往事中唤醒人们沉睡的记忆。
    近年来,我通过对这批闲置几十年的老照片认真审视、仔细考证,结合相关史料进行详细解读,使照片与文字达到了有机的融合。这种图文结合的方式,为本局馆藏老照片档案的深度开发,作了一次有益的尝试。从2007年6月的第53辑到今年6月的第95辑,《老照片》先后刊登我撰写的稿件40篇,采用老照片346张,共374个页码。有的还被《文摘周报》和《作家文摘报》及相关网站转载。通过解读老照片,既宣传推介了本局的馆藏,又为存史资政提供了参考。由于在档案资源开发方面笔耕不辍,成绩突出,这些年来,我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员和优秀公务员。我想,能有如此收获,离不开《老照片》这个平台,正是在她的陪伴下,我义无反顾,一路前行。 
    屈指一算,七个春秋如白驹过隙。细数流年、回首往事,许多声音频频在耳,无数画面历历在目。这期间,有几件事让我难以忘怀。
    一位读者在看了《喜峰口长城抗战掠影》之后打电话对我说,他爷爷当年也是29军大刀队的,后来在抗战中牺牲了。他觉得他父亲与长城上那个背着大刀的士兵很像,估计那应该是他爷爷。他问我那个士兵叫什么名字,以便确认究竟是不是。我只好遗憾地对他说,除了军长宋哲元外,那些照片上的人都没有标注名字。其实,我们都知道,在惨烈的抗日战场上,不知有多少无名英雄,像这位读者的爷爷一样为国捐躯,虽然他们可能什么也没留下,但历史将永远铭记他们。
    《老照片》执行编辑张杰老师总是非常认真地对待我的每一篇来稿,哪件史料应当核实,哪些细节需要增补,哪个数据应该考证,那段文字可以删减,他经常会不厌其烦地为我指点迷津。2011年4月9日,他出差途经南充时,还专门到我办公室查看我收集的老照片,就相关栏目的选题,为我进行现场指导。从他的电话、手机短信或电子邮件中,我常常深受鼓舞并心存感激。他那和蔼可亲的态度、严谨细致的作风、辛勤为人做嫁衣的奉献精神,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光阴荏苒,流年不居。蓦然回首,我看到,七年来自己在《老照片》上已经留下了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这本与我的业务工作有着紧密联系的刊物,承载着我的期待与希冀,使我解读老照片的档案编研作品有了固定的发表园地。同时,也是她让我能够顺乎天性,追从志趣,以“悠然见南山”的姿势,寻求一种历经岁月洗礼之后的感悟、阅尽雨雪风霜之后的沉稳、看过沧海桑田之后的练达。我想,这正是我一直以来心仪《老照片》,并始终对她一往情深的缘故吧!

上一篇:那顶曾经的“紧箍咒”
下一篇:读图与读史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