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103辑(新)
·《老照片》第102辑
·《老照片》第101辑
·《老照片》第100辑
·《老照片》第99辑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编读感言 >
   
读图与读史
发布时间:2014-11-25 来源:97辑 作者:杨潜 著 浏览: 次 【字体:

    我对历史的兴趣是从读“图画”开始的,与《老照片》缘分是因读“图像”结下的。
    对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孩子来说,风靡其时的连环画是童蒙时期最主要的课外读物,就我来说,最为钟情的是那些历史题材的小人书。不知看过多少遍的连环画版《三国演义》,尽管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信史,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和场景,虽是历史想象的图画而非真实史料的图像,但它对于一个懵懂少年历史启蒙的影响依然是强烈的,使我对历史的热爱延至今日。可能因为有最早对图画的阅读体验,让我固执地认为历史图像比历史文字的记述更靠谱,也更可信。
    大约是在《老照片》问世的数年前,我把业余研读历史的范围,逐渐缩小到清末民初。但第一手史料的匮乏,差不多是业余研究者面临的窘境,能阅读到的近现代史籍,也多为革命史观笼罩之下的“宏大叙事”,鲜见历史的细微、鲜活之处。更有甚者,一些真实的历史异变成为意识形态服务的概念史,而罔顾历史的真相了。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老照片》横空出世, 它以关照人类自身命运的视角、蕴含人文情怀的姿态,所展现出的历史真实感、现场感,不仅仅让人们耳目一新,更让孜孜探求事实真相的读者,感知醍醐灌顶、拨云见日之效。我与《老照片》一见钟情,就像遇到了寻觅已久的知己,彼此结缘十八载。如今《老照片》出版将要迎来100辑,我端详着书橱里占据了两个格子近百辑的《老照片》时,心头真是百感交集。在我个人有限的阅读经验与读书经历中,如此长久的陪伴我、浸润我的精神世界,当首推《老照片》丛书了。
    作为《老照片》的忠实读者,我自然会留意业界对它的评价、读者的口碑,从问世之初的赞誉如潮、洛阳纸贵,到后来平稳地进入常态并形成特色,在它风雨兼程一路行进中,我都会与之同喜同忧。《老照片》问世时,我尚在军中服役,虽工作调动频繁,无论是在山沟驻防,还是在京城履职,每有新一辑的《老照片》出刊,都会及时去书店或书摊寻购,一睹为快。每辑卷尾由编辑撰写的“书末感言”,多有佳作,文字隽雅,思想沉郁,给人启示。有一篇寻找投稿者农民工邱三宝的编者感言,更让我为之感动,潸然泪下。八年之后,我退役返乡,转至新闻媒体供职,因编辑业务需要,新闻照片与老照片之间又多了一份关联,对《老照片》的喜爱丝毫未减,我还把单集的《老照片》按年度精心胶装成卷,视为珍藏。
    一种有责任感的文化产品,《老照片》始终是面向大众的,这大概是获得的巨大成功的前提。在我看来,《老照片》没有摆出贵族身段,也没有故作学术范儿,却深具学术养分与人文价值,因而拥有深厚的人缘;它天性具有真诚单纯的心地,执意追求平实严谨的气度,因而能够魅力长存。上世纪末,《老照片》的出版被权威媒体组织评为“新中国出版50年推动出版业的五十件大事之一”,也在我这个普通读者心中激起涟漪。《老照片》的创办成为出版界进入“读图时代”的标志性事件,产生了广泛影响,并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引起中外学者的关注与研究,这份荣耀不仅是属于出版人的,同时也是属于读者的。
    《老照片》无疑为我打开了求知与求真的另一扇窗口。虽说我只在《老照片》中采摘到了研读民国的“只鳞片羽”,却对于我历史观念的转变、升华产生了重要影响。私人化的历史叙事格调与实证化的影像阐释方式,更彰显“温故知新”对大众启蒙的价值。一些书刊当时不便登载的文字,在这里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将“思想的力量”传递给读者。对中国近现代史上许多被遮蔽、被扭曲以及被篡改的史实,《老照片》显示出了强有力的“纠错”力量,有时甚至不需加以文字辩白,偏见与谎言便无所遁形。我们无意夸大“图像证史”作用,图像却是解读历史的重要证据,是任何一个历史研究者不能忽略的丰厚宝藏。《老照片》正是以它一贯秉承的严谨、客观与求是,引导着读者绕开难以察觉的陷阱,去探寻隐藏于历史深处的玄机和真相。通过《老照片》这个窗口,我还知道了当代知识界中有分量的思考者。比如,治当代思想史的丁东先生,独立学者章立凡先生,纪实作家章诒和先生,……他们的睿智,他们文字,无不给人以启迪。完全可以这样说:《老照片》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巧妙地扩大了公民的言论空间。
    以上这些零碎的感悟,既发自我对《老照片》的一往情深,也发自我受《老照片》惠泽而生的感激之心。爱屋及乌,我对为编辑《老照片》而付出心血的出版人,更有一种心向往之。当我读过《老照片》的主事人之一冯克力先生所著的《当历史可以观看》这本书,听他讲述这些年来征集、编辑老照片亲历与亲闻、所思与所做,更加深了对《老照片》的理解与认知:将近二十年,将近100辑,筚路蓝缕,《老照片》一路走来,让历史可以观看,也让历史照亮未来。
    作为《老照片》的忠实读者,最后想说的是:观念的历史可能会老去,而图像的历史则会历久弥新;只要记忆人类生活的图像不会泯灭消失,《老照片》的生命之树永远是长青的。

上一篇:偶然邂逅,七度春秋
下一篇:我与《老照片》有缘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