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103辑(新)
·《老照片》第102辑
·《老照片》第101辑
·《老照片》第100辑
·《老照片》第99辑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编读感言 >
   
我和父亲与《老照片》
发布时间:2015-07-01 来源: 作者:黄豆米 浏览: 次 【字体:

 

    十五年前的 2000年,著名老诗人周良沛拿了一册豪华摄影集《历史的凝眸》给我,约我根据选自影集的两组照片为《老照片》写两篇文章。我从没写过读图文章,但被这事给吸引了——照片让我第一次见到自己生长城市以前方方面面的老样子,亲切得如同看见从没见过的祖宗;而《老照片》,在昆明街上的报刊亭随处可见,我在父母家里见到的这份读物,就是父亲在家门口小巷里的报摊上买到的。父亲要了解身边事必读本地小报,因文化不高又没什么爱好,几乎不读杂志也就不买,他却一辑辑买《老照片》来读,家人都奇怪起来,忍不住要看看这份雅致朴素、小得像本书的杂志里面有什么稀奇……到周老师约我写稿时,这《老照片》已成了喜好和世界观不同的我们父女两代共同奉读、也是唯一可以读到一块的读物。

    那两篇有关昆明老照片的文字相继在《老照片》上刊登后,我就没有继续写读照片的文章。而父亲在继续买《老照片》读之外,还捡起子女们淘汰的傻瓜机学起了照相,转悠着去照正在拆除的昆明老城,也拍新建筑,像干桩重要的事一样着迷。旁观者一看就知道,他是受了自己所喜爱的《老照片》影响。父亲2005年8月病逝,大约是5月前后他买了最后一本《老照片》,之后他病情恶化得床都下不了。家人都明白,他生命最后五六年里唯一读的这份读物,给了他不少的精神慰藉。不过,我们谁也没想到,在去世多年后他竟然会由《老照片》曾经的一名读者,变成《老照片》里被阅读的对象,而且我已故的母亲和外婆也紧随其后被载入其中。

    我这三位亲人,生前都不大对我和弟弟说他们的经历。外婆不识字,母亲没念过书,父亲有点文化全靠在工作岗位上学得,三人都不善言语,更谈不上写。父亲很珍惜人生难得的几张照片,连贴或不贴人头像的证件包括乘车月票也一概珍藏,十年“文革”中他挨批挨斗仍把这些可能成为“罪证”的物件藏起来,等到变成了遗物,我翻开来看时,发现完整得像部家庭档案。

2010年的一天,我很偶然地翻开“档案”,竟然有凭有据地一口气读完父亲的大半生和他人生所遇的每次时代变革,顺带着还把母亲的婚育大事完整读了个遍。虽然外婆作古二十多年后我才留意她在居委会的经历,因照片记录下了那段经历的大概,我回忆起来竟也毫无阻隔……我先是根据父亲1957年的上海公交月票,一气呵成,记述了他当年派驻上海的往事。写完后才想到投稿的事,还是《老照片》吧。这样决定不仅因为父亲生前对它情有独钟,主要是想来想去当下的全国报刊杂志,没有哪一个像它那样,更适合刊登依据家传照片回忆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们一生中令人刻骨铭心的往事了。决定归决定,毕竟十年没与《老照片》联系了,到邮局寄特快专递填写单子时,心里没底得手都有点发抖,石沉大海小事,就怕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父亲遗物寄出去后给弄丢了。结果半年后,第七十一辑就刊发了我的《父亲的一张上海公交月票》。

    接下来,我又结合父亲留下的老照片和相关证件,以《父亲的“公有制”记忆》为题,完整记录了他自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的沉浮人生。这篇图文稿件在2013年4月第八十八辑《老照片》刊发后,7月23日《作家文摘》第8版“往事”以头条转载。

    父亲在上世纪60年初做首任厂长的一家小型国营企业到80年代被一家中型国营企业兼并,90年代,连兼并者一起破产。破产后,属于原来小厂的职工,还有百十号人一家家的集中居住在滇池边我父母住过的职工宿舍区。2011年为写《父亲的“公有制”记忆》我找到这里,拜访了几位儿时的长辈,他们带我去看距宿舍区几步路外的杂草丛生荒芜了十多年的工厂。翌年照片和文章刊登后,我买了几十本《老照片》送去给这些有的是企业未破产前退休的人员、有的是破产后靠社会保障维持基本生活的职工。他们中最长的与我父亲一辈,中间的与我同辈,还有年轻的下一代,从他们无论是谁都恭敬地接过《老照片》的神情上,我明显感到他们强烈地怀念着什么,以及对手上这本记录进他们所怀念的工厂和那段时光的读物的敬意。曾做过昆明市劳模、八十多岁的张学贵老人爱不释手地翻看着,他视力模糊读不了文字,就一遍遍地看与他同时进厂、已经去世的两位工人和同样作古的老厂长的照片,不住嘟囔道:“社会还想起了我们这些人!”

    自2010年至今,《老照片》刊载我写父母亲和外婆的图文,有四篇之多,父亲珍藏一生的“家庭档案”几乎全部进了《老照片》。养育了自己的所有亲人们都“活”在了一本读物里,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一份读物产生了“血缘”般的感情,毫无疑问它只能是《老照片》!

    我渐渐理解了父亲晚年为何独独爱读《老照片》,那是他一生阅历的选择。他从上到领袖和名流,下至与他相差无几的普通人的真实故事中,看到自己,获得了某种精神的抚慰。

上一篇:说真话的“老照片”
下一篇:有多少照片仍在沉睡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