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旧事重温 >
   
傅敏与《傅雷家书》
发布时间:2010-01-15 来源:45辑 作者:张森根 浏览: 次 【字体:
   
  图:1956年夏,傅聪与父亲在研谈诗词

  上海私立光华大学附中(现华东师大一附中)成立八十周年之际,傅敏向母校寄赠了一套由他担任执行主编的《傅雷全集》。
  《傅雷全集》共二十卷,收集了傅雷先生(1908—1966)一生笔耕三十七载的全部译作和著述。这是在《傅雷译文集》(1985年)和《傅雷文集》(1998年)两部巨帙的基础上编纂的,也包含了傅聪傅敏昆仲、友人、研究者、热心人,为发掘整理傅雷的精神财富而付出的艰辛劳动。作为这一系列书籍的主编和策划人,傅敏着实干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事。1997年退休后,他全身心地投入了发掘整理傅雷著译的工作,成绩斐然,令人敬佩。
  傅敏1956年高中毕业前后,父亲傅雷尚不到50岁,正功成名遂,并以无党派文化名人的身份出席了中共中央宣传工作会议,不久又出任作协上海分会书记处书记。胞兄傅聪在国际乐坛脱颖而出,成了新中国响当当的青年钢琴家,声誉鹊起。傅敏则进入外交学院学习,凭他的聪慧和学养,出不了几年准能当上一名称职的外交官。
  但是,一场以“阳谋”著称的狂风恶浪突然袭来。傅雷1958年4月被划为“右派分子”,同年底傅聪无奈出走英国, 蒙上了“叛国者”的恶名。父兄的政治罪愆,压得傅敏几乎难以喘息。第二年以“培训英语教师”为名,他从外交学院被支到了北京外语学院 ,1962年毕业后一直分配不出去,到年底,才为北京女一中校长杨滨顶着压力招聘为英语教师。面对厄运与羞辱,傅敏却十分理智,仍然认真地投身于英语教学,并赢得了师生一致好评。然而,1966年9月4日晚上,一张仅有六个字的加急电报“父母双亡速归”令他肠断魂销。那晚八点左右,他手里攥着那张电报纸,站在空荡荡的操场中央,默默哀告老天,把他化成一缕青烟飞到上海以陪伴父母的冤魂。
  若干年后,傅敏曾对我说:“幸好1966年9月哥哥和我都不在他们身边,否则,凭着我们兄弟俩的性格,同样会舍生取义,那就不是两条人命了!”但是,傅敏在北京却曾两次以死抗争。“文革”开始不久,有个学生说了对领袖思想也可“一分为二”的话,受到整肃,傅敏公开为这个学生喊冤,再加上一些反“文革”、反江青的言论,结果他自已也成了“现反”,被批斗,被长期囚禁在一间破屋中。“文革”盛行的酷刑他差不多都尝过,曾两度自尽未果。
  女一中一位军代表对他起了恻隐之心,设法将他调到其战友任军代表的北京七中,使他重新回到讲台。一位哲学家说过这样的话:“极度的痛苦才是精神的最后解放者,只有这种痛苦,才迫使我们大彻大悟。” 傅敏的体验是:“一个旧的时代制造了难以数计的悲剧,难以数计的悲剧一定会催生一个新的时代。”他们家是一连串悲剧的承受者,父亲和他无非是提前说了一些真话和做了一些真事。
在父亲昭雪后,傅敏在人生的关键时刻先后作出了两次出人意外的抉择。
  第一次是1980年9月,他赴英进修一年半后毅然回国,继续在七中担任英语教员。凭他的条件,留在英国本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父亲说他“是块教书的料”。千真万确。在中学英语教员的岗位上,他干得十分出色。1979至1997年,他多次被评为先进教育工作者和“优秀园丁”,并出了两本英语教学专著和一盘关于语音教学的录像带。1990年,他被评为英语特级教师,被聘为北京市教育局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连续五届被选为北京市西城区人大代表,直至退休。
  第二次是1997年退休时,许多人请他创办或主持英语培训班或口语速成班,几位国内著名的英语界老学者诚邀他编写英语教材,都被他婉拒了。傅敏认为自已应在整理父亲著译上下苦功,胞兄傅聪在国外潜心于音乐事业,分身无术,因此他责无旁贷。自80年代初开始,他就埋头于这项工作。朝于斯,晚于斯,手不释卷,锲而不舍,经他主编、策划的傅雷的书籍(初版或再版)已达数十种, 印数达几百万册。
  去年夏天,知名语言学家、百岁老人周有光先生曾对傅敏说:“你不单是傅雷先生的儿子,也是傅雷的研究者。”傅敏回答说,“我虽然在整理、发掘上做了一些工作,但说‘研究’还实在谈不上。”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秋瑾的第一个西泠墓葬
下一篇:想起“文革”中的几个“典型”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