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旧事重温 >
   
想起“文革”中的几个“典型”
发布时间:2010-01-16 来源:44辑 作者:姜东平 浏览: 次 【字体:


  “革命熔炉火最红,毛泽东时代出英雄”,唱这首歌的时代,是崇尚英雄的时代。英雄与解放军这所“毛泽东思想大学校”有着不解之缘,培养和造就了千千万万个“英雄人物”。
  我参军是在1970年代初,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运动方兴未艾,树标兵,开“讲用会”,创“四好连队”,争“五好战士”。“海市蜃楼”般的政治幻影,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随着“大颂扬”时代的终结而消失。



  郑站长的事情发生在我当兵的第一年。
  那年冬天的雪很大。我们六个新兵由警卫营调到通信连队。出发那天,汽车在茫茫雪野上行驶了四个多小时,又徒步走了好长一段山路,才进了一个叫做“岔路口”的山沟里。
  在两山夹峙的山口,远远看见一座哨所,长长的铁丝网一直扯上白雪皑皑、林木丛生的山峦。背着冲锋枪的哨兵在岗楼里探头探脑,不断地搓手跺脚,看着我们列队通过。
  进入山谷,厚厚的积雪封住了脚下的路,我们在没膝的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进。约摸过了一个小时,爬上一个山腰,见到了一趟水泥挂面的平顶灰色砖房,屋顶和四面墙壁上,插着许多梢条,和山坡上的树丛融为一体。距此一公里之外还有一处山洞,是我们后来执勤和值班的地方。若不走到跟前,绝不会看到洞口的位置。这是为了战备需要,贯彻伟大领袖“要准备打仗”的指示而部署的,是本地区“反修、防修”的前线指挥所。
  这里对外称“洞两”(02)工作站,是通信营有线连的排级建制。一位姓常的副指导员在这里“蹲点”,常副指导员不来站里的时候,实际的“最高长官”就是郑站长(姑隐其名)。郑站长,辽宁锦县人,长得高大魁梧,相貌英俊,大概二十一二岁的样子。论军龄,郑站长不过比我们早当了二年兵,但被提为站长已有一年时间了,后来知道他是军区挂了号的先进人物。
 
图: 1970年,作者(三排右一)入伍时与战友们合影

  站部就设在那趟插满梢条的平房里。站里承担着动力、载波、总机等项执勤任务,约有三十多人。因工作需要,每人都有一个代号,时间一长,大家都以代号相称,很少直呼其名。总机班有七名女兵,她们和男兵一样爬冰卧雪,吃苦受累。在长年见不到生人的山沟里,女兵们给站里单调的生活带来了生机和快乐。
  不久,同期入伍的五个新战友被分到线路维护小组,而我被留在站部当了通信员。我的任务是连首长来站里“蹲点”时为他们打水、引炉子、收拾宿舍,到各班去传达临时任务和口头指示。连首长不在时,听从马班长(代号“031”)的安排。
  漫长的冬季,连首长很少上山里来,因此我就成了马班长的“勤务兵”。有时,他叫我和下夜班的战友们一起上山搂柴火,有时和几个女兵在一起搓苞米粒子。马班长和郑站长的关系很好,我们去山里搂柴火的时候,他总是钻到树茅丛里下套子,说是套狍子。那套子是用电话线里有一点弹性的钢丝做成的,编成一个圈形的绞索,挂在树空里,马班长问过我,你知道傻狍子是咋回事吗?我说不知道,马班长兴奋地说,我跟郑站长打过狍子,搂一枪后,没打着,那狍子先是一惊,站在那一动不动,然后一窜老高,没命似的狂跑,跑出老远又返回来,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让站长一枪撂倒了。以后我带你去打狍子和野鸡,给站里改善生活。

共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上一篇:傅敏与《傅雷家书》
下一篇:曾是文学青年的颜黎民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