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旧事重温 >
   
墓群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0-05-02 来源:70辑 作者:何蜀 浏览: 次 【字体:

 
  2010年新年伊始,媒体公开了重庆市政府于2009年底,批准将重庆沙坪公园内的“文革”武斗死难者墓群,以“红卫兵墓园”之名列入市级文物保护名单。何蜀先生的文章,介绍了该墓群的现状及相关背景。
                                      ——编  者

  1969年1月,坐落于重庆市沙坪坝区沙坪公园内,民众自建的武斗死难者墓群,结束了最后一批墓茔的修建。
  据对这个墓群进行了长期专门研究的陈晓文统计,从1967年夏以来,此地先后建起了一百一十三座墓茔(据另一位墓群研究者、退休中学教师曾钟继陈晓文之后的调查,墓茔数量已经超出这个数字,有一百三十余座)。其中,除去个别没有立碑,或碑文已经风化湮灭的以外,在1990年代前期仍有碑文资料可考的九十二座墓中,安葬了三百四十五人,加上不可考的墓中的死者,估计整个墓群共埋葬有约四百名死难者。
  这些死难者多为重庆大武斗的直接参加者,少数为无辜遇难者。在有年龄资料可考的一百九十六人中,最多者是二十岁以下,占六十九人,其次是二十一至三十岁,占六十六人。年龄最小者十四岁,最大者六十岁。
  在有职业身份资料可考的二百九十九位死者中,最多的是工人,占一百七十六人,其次是学生,占一百零四人(其中又以普通中学学生最多,占八十二人)。
  在这片墓群中,埋葬死者最多的合葬墓茔,主要是工厂企业的。如生产枪支的大型国防企业建设机床厂“八一兵团”的墓茔,埋葬有三十一位死者(其中有部分是该厂子弟学校的中、小学生);生产坦克、装甲车的大型国防企业空气压缩机厂“八一兵团”的墓茔,埋葬有三十七位死者;生产国防钢材的一○二钢厂(后更名特殊钢厂)“二三○七革命工人造反团”的墓茔,埋葬有十五位死者;生产炮弹的大型国防企业江陵机器厂“八一兵团”的墓茔,埋葬有十位死者;财贸工人“八一五战斗团”的墓茔,埋葬有十六位死者;“二七战斗团”总指挥部“金属兵团”的墓茔,埋葬有八位死者……因此,将这片以产业工人及其他行业职工造反派死者为主体的墓群称之为“红卫兵墓园”,显然是不准确的。
  “红卫兵”特指学生中的群众组织,且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概念。它既指“文革”初期以高干子女为主体的“老红卫兵”(主要在北京),又可指各地党政领导仿效北京模式组织起来的官办红卫兵,还指各地向党政领导造反、夺权,后有代表进入各级“革命委员会”的造反派红卫兵,甚至还指群众组织解散之后,一度在各中学取代共青团组织的红卫兵(小学则由红小兵取代了少先队)。所以,笔者一直主张将这个地方称为“文革武斗死难者墓群”,简称“文革墓群”。
   重庆“文革”造反派群众组织从1967年初即分裂为两大派,以后分别称为“八一五派”和“反到底派”。两派都宣称自己是保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而且都认定对方是被“走资派操纵控制的”,为“刘(少奇)邓(小平)路线”卖命的,是“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是“国民党反动派”,因此,按照长期的阶级斗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所形成的社会气氛、思维习惯、行事方式,“在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民主不给反动派,一点不给,半点也不给”,“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残酷”,“对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于是就向对方进行压制、打击,不准对方发表意见,撕毁对方贴出的标语和大字报,砸对方的宣传车、广播站,这就势必引起冲突,发生斗殴。从动拳头、扔石块,发展到用匕首、棍棒、钢钎进行厮杀,最后发展到使用现代化武器。重庆作为“三线建设”中的常规兵器生产基地,分部在主城区及周边的几个大型国防企业,生产和储存了大量常规兵器,有的连当时的野战军都还没有配备,准备送到越南抗美援越。于是,两派便各显神通,竞相抢夺国防企业成品库或部队军火库中的武器,有的还将国防企业的半成品武器组装、加工为成品,甚至自己生产武器(如重大“八一五”自制“八一五式”冲锋枪、手榴弹)。大量武器流散到群众组织手里,使得重庆的大规模武斗迅速升级,成为一场不折不扣的“内战”。不过,这场“内战”的双方都是为着同一个领袖,为着同一个“革命目标”——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面对死亡时,都在念着同样的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重庆大武斗时期的沙坪坝区为“八一五派”控制区,因此,沙坪公园的这片墓群中安葬的死难者,多为“八一五派”成员或其亲属,许多墓碑上都塑有象征“八一五革命造反精神”的火炬——火炬的手柄由“815”三个数字组成。这一图案是由重庆大学“八一五战斗团”《8·15战报》主编周孜仁设计的,因其简洁明快,便于绘制,成为“八一五派”的标志图案。
  墓碑样式,有的模仿古代墓碑,有的模仿北京人民英雄纪念碑。从墓碑上的文字,可以明显看出当年的“造反派”与“文革”前革命传统教育的渊源。不少墓碑除了刻有“文革”口号(如“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不可丢;可挨打,可挨斗,誓死不低革命头”)之外,一般都刻有毛泽东为死于抗日战争或国共内战的烈士的题词,以及毛泽东诗词中的名句,如“死难烈士万岁”、“死难烈士永垂不朽”、“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等等。
  墓群中,重庆市第二十九中学的墓碑显得十分突出。这座多人合葬墓,建成于大规模武斗暂时告一段落后的1967年10月,其碑文很有时代特色,全文如下:

  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吐春华。
  毛主席最忠实的红卫兵、我毛泽东主义战斗团最优秀的战士张光耀、孙渝楼、欧家荣、余志强、唐明渝、李元秀、崔佩芬、杨武惠八位烈士,在血火交炽的八月天,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流尽了最后一滴血,用生命的光辉照亮了后来人奋进的道路。
  死难的战友们,一想起你们,我们就浑身是胆,力量无穷,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不周山下红旗乱,碧血催开英雄花。
  亲爱的战友们,今天,我们已经用战斗迎来了欢笑的红云。
  披肝沥胆何所求,喜看环宇火样红。
  你们殷红的鲜血,已浸透了八一五红彤彤的造反大旗。这大旗啊,我们高高举;你们殷红的鲜血已化入八一五熊熊的革命火炬,这火炬啊,我们紧紧握!
  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绝不丢,你们铿锵的誓言啊,已汇成千军万马、万马千军惊天动地的呼吼。你们英雄的身躯,犹如那苍松翠柏,巍然屹立红岩岭上,歌乐山巅。
  挥泪继承烈士志,誓将遗愿化宏图。
  成千成万的先烈,为着人民的利益,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让我们高举起他们的旗帜,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
  毛泽东主义战斗团死难烈士永垂不朽!
  八一五革命派死难烈士永垂不朽!
  重庆革命造反战校(原二十九中)
  毛泽东主义战斗团
                              一九六七年十月
照片说明:

1967年11月,即将离校的重大机械系同学在武斗死难同学“烈士碑”下留影。(黄肇炎提供)


沙坪公园墓碑上的“文革”口号,在1990年代前期还清晰可见。(刘庆丰摄)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一组珍贵的影像
下一篇:“土包子”进城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