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旧事重温 >
   
一幅照片和一个时代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0-06-08 来源:31辑 作者:毕 洪 浏览: 次 【字体:

 

  1996年的时候,德国著名时尚杂志《MADAME》的两个记者来上海找到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油画教授刘大鸿,请刘大鸿照着六十多年前的一张照片,重新作一次完整的再现,用在他们正在编辑的上海专辑里。刘大鸿考虑再三,婉言谢绝了这个请求。
  德国人希望刘大鸿作一次重新再现的那张照片,是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十七届西画系的师生与模特儿的合影(图①)。时间虽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照片所传递的信息,仍然给人以巨大的冲击力。刘大鸿之所以拒绝重现这样一张照片,是有原因的。差不多在德国人来找他的前一年,刘大鸿在上课的时候,将长筒丝袜和一组静物摆放在一起,让学生临摹。没想到,刘大鸿的这一作法遭到了一些人的批评,说他把课堂搞得极不严肃。时隔仅一年,德国人又找上门来要再现这样一张照片,谨慎的刘大鸿只好婉拒了。
  再现虽然没能弄成,但这张照片却从此成了刘大鸿的一桩心事,他开始注意搜集与这张照片有关的一切东西。
  这张照片所传达的历史信息是如此丰富,但它同时也就像一个谜团,躲藏在历史的深处,等待人们去破解。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栏目也对这张照片产生了浓厚兴趣。在听说了刘大鸿的事儿以后,决定和他一起来追寻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寻找的第一步,是要弄明白这张照片是如何诞生的?
  首先想到的是上海美专。上海美专虽早已不复存在,但如果能够找到这所学校的早年档案,或许就能发现一些线索。在上海市档案馆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刘大鸿找到了上海美专的档案。在翻阅这些案卷时,他意外地看到美专第十七届毕业班有专门的纪念刊,刘大鸿喜出望外。接着,更大的惊喜出现了:当刘大鸿翻到这本纪念刊第45页时,这张照片赫然出现在眼前。时间虽然过去了半个多世纪,照片依然相当清晰。照片的左边写着“西画系”三个字,左上角写的是“课中留影”,这说明,照片是在上课间隙拍摄的。
  在这张照片旁边一页上,是上海美专的教职员工和第十七届毕业同学的合影(图②)。刘大鸿认出,照片中间戴眼镜翘腿而坐的人,是上海美专的校长刘海粟。纪念刊的后半部分,是十七届同学个人的照片、赠言,以及各自的代表作品。编辑方式很像今天的同学录。从纪念刊前面编委会成员的照片上(图③),我们可以知道上海美专学生的生活和学习,多彩而富于个性。
  上海美专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这所学校的师生为什么会拍下这样一张照片呢?

 

  作为我国最早的通商口岸之一,到20世纪初,上海已经发展成为亚洲和远东最繁华的城市。1912年,一个名叫刘海粟(图④)的17岁少年从常州来到上海,和几个志同道合者一起,创办了上海图画美术院。与刘海粟合作创办图画院、并担任第一任校长的是张聿光;任图画院第一任教务长的丁悚是漫画家丁聪的父亲。1920年,图画美术院改名为上海美术学校,并设立了中国画、西洋画、工艺图案、音乐以及雕塑、高等师范和初级师范等多门课程。1921年7月,上海美术学校正式定名为上海美术专门学校(图⑤)。20到30年代,上海美专全盛时,学生人数达到八百多人。
  这张上海美专第十七届西画系毕业班的“课中留影”,让我们想起从1917年到1926年近十年的时间里,在上海美专发生的两件引起整个社会轰动,同时又影响深远的事。第一件便是那场著名的“模特儿风波”。
  中国传统的绘画中,历来不讲究人体写生训练。因此中国的人物画,多数都是头跟身子不成比例。从清代那幅有名的八仙图轴里,我们可以看到,所谓的人物,只是一件衣服架子,完全没有人体的感觉。
  在中国,第一个画人体模特儿的人,是李叔同先生(图⑥)。令人遗憾的是,李叔同先生后来出家当了和尚,画人体模特儿的事,也就偃旗息鼓了。
  然而,仅仅几年之后,刘海粟却在上海美专把人体写生训练正式引进了课堂,并历尽艰难坚持了下来。
  刘海粟正是痛感“绘画里最要紧的就是人体”,因此便坚决在课堂教学上使用人体模特儿。囿于当时的社会环境,人们很难接受赤身裸体供人作画的事实。因而刘海粟聘请模特儿的过程,也就经历了先小孩再成年男人,再外国女人,最后终于请到中国女人的曲折历程。就在教学刚走上正轨的时候,社会上掀起反对的声浪。这个声浪愈来愈大,到后来上海闸北的议员姜怀素、上海县知事危道丰也加入声讨禁止的行列。但刘海粟没有被来自社会的强大压力所吓倒,他和上海美专的老师和学生们,一直都坚持在画人体模特儿。
  到1926年5月初,这场因模特儿而起的风波,达到了它的顶点。这时,刘海粟正带领美专的一部分老师和学生在杭州写生,他们沉醉在西湖美丽的景色中。忽然,从上海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5月13日,《申报》登载了上海县知事危道丰严令禁止美专   裸体画的报道。刘海粟看到这个报道后,决定立即返回上海,与危道丰等人抗争。危道丰的禁令使刘海粟痛切地感到,面对社会上这几年来的讨伐声浪,有必要做一次全面的回击。他决定绕开危道丰,把问题直接摊开在孙传芳的面前。5月17、18两日,《申报》全文刊载了刘海粟的文章。刘海粟在文章中,强调了美术学校设置人体练习课的必要性,驳斥了危道丰所发禁令的荒谬。由于刘海粟的文章是以给孙传芳公开信的形式发表的,因而也促使孙传芳不得不对此事表态。号称“苏、浙、闽、赣、皖”五省联军总司令的孙传芳,是割据一方的最高当权者。6月3日,孙传芳写了一封信给刘海粟(图⑦),大致的意思是说:模特儿只是西洋画中一个很小的部分,就是去掉它,也没人会说你们学校就不好了。孙传芳婉言相劝刘海粟停止使用模特儿,然而刘海粟却并不买账。6月10日,刘海粟在《申报》上再次公开发表致孙传芳信,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孙传芳的要求。孙传芳恼羞成怒,下令上海县公署,查禁美专人体模特儿。7月15日,《申报》发表了刘海粟致孙传芳的第三封信,称“遵命将所有敝校西洋画系所置生人模型,于裸体部分,即行停止”。
  刘海粟是不是迫于强大的社会压力,真的停止使用人体模特儿了呢?对此,后人有不同的说法。据上世纪50年代一度曾准备做刘海粟秘书、对那场“模特儿风波”很有研究的丁涛说,上海美专的人体写生课,实际上从未停止。
  丁涛回忆说:“我查了上海美专的教案,那个时候的教案已经制好了。其中对油画专业三学年的课程安排有这么一个说法:第一学年画木炭画、铅笔画。第二学年用水彩画画人体写生。第三学年用油画画人体写生。教材上明明都写在那儿,就说明他根本没听孙传芳的。”
  上海美专发生的另一件大事,是公开招收女生入校。1918年出版的上海美专《美术》杂志的封底上,有一个招收女生的广告。上面那句“不论男女均可入学”和那幅线条简洁优美的裸女图,现在看来极为普通。但在当时,却是足以在社会上激起轩然大波的离经叛道之举。
  上海美专不仅在上海率先实行男女同校,更在后来聘请潘玉良为教师(潘玉良也是美专第一批入学女生中的一个)。潘玉良早年曾有过做妓女的经历,她的入校,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上海美专办学环境的宽松。

照片说明:
图① 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十七届西画系毕业班的教师、学生与裸体模特儿合影。
图② 刘海粟校长当年与师生的合影

共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上一篇:最后一支离开大陆的国民党部队
下一篇:1937,希望的延安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