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旧事重温 >
   
“大跃进”中的小学生
发布时间:2010-06-27 来源:71辑 作者:史耀增 浏览: 次 【字体:

              摄于1958年

  虎年春节前夕,县政府发出通知,登记曾经担任过教师(包括民办教师)、后来又参加农业生产的人,说要给这些人每月发一定的补助。年已古稀的表姐夫秦振荣和我同住一村,他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在好几个村教过书,听到这个消息自然很高兴,说是“共产党还没忘记这些当年下过苦力的人,虽说儿女都很孝顺,但这是政府发给自己的钱,用起来理直气壮”。作为证据,他找出了好几张当年在那些学校教书时的老照片。其中一张是他1958年在离家二十里的张家庄学校任教时,带着小学生帮生产队拾棉花时拍的。照片上熟悉的场面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回忆。
  1958年是个少见的好年成,秋庄稼长得格外好,可是丰收的庄稼却在地里收不回来,人民公社已经成立,青壮年劳力都到百里之外的韩城县支援“钢铁元帅”去了。村里剩下的劳力顾不过来,便把眼光盯向了学校里的小学生。我那年十三岁,刚刚考进新建成的坊镇中学,班上最大的同学也不过十五六岁。上午上课,下午便由老师领到附近村里帮助生产队拾棉花、割豆子、掐谷。好在都是农村娃,对于庄稼活全不陌生,一个个都干得很起劲,还嘻嘻哈哈地挺高兴。记得我们到二十多里外黄河边的东王公社帮助收黄豆,我从沟里把一担黄豆担到场里,满头大汗,却不觉得累,那些叔叔婶婶还直夸我肩膀上有功夫。
  忙了一段秋收,学校接到通知,要组织学生到韩城去大炼钢铁。我十三岁,年龄不够,可个儿长得高,又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便向班主任王天民老师要求也去韩城。王老师也想让我去,很痛快地答应了。去钢铁第一线,首先要准备的是学会一首有关大炼钢铁的歌曲。教音乐的马茂曾老师找了一首现成的曲子,稍加修改,填进新词,便成了《钢铁战士之歌》,那歌词我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背起包裹行囊,拿起斧头锨和镢,奔向钢铁,奔向钢铁的大战场!炼钢又炼人,和高炉同成长;炼钢又炼人,和矿石同成钢。加油采呀加油炼,嗨!我们是钢铁的大兵团!”
  歌儿学得差不多了,便要出发。去韩城要经过我们村头,班主任让我头里回去,给家里人道个别,再在村口等大部队。我们和阳村在坊镇东北方,相距五里路。我走到半路上的沙子胡同,远远便瞅见娘匆匆忙忙地从对面走来,我连忙紧走几步到娘跟前,高兴地说:“娘,我到韩城炼钢铁呀!”没想到娘的眼泪却唰地流下来了,哽咽着说:“好娃哩,你不晓得——”我说:娘,没事。校长说咧,半个月就回来了!”娘一边拉着我的手往回走,一边擦着眼泪说:“村里人都说咧,你们这些学生娃一到韩城,就要过黄河开到远处去……”我笑着说:“没有的事。半月,只有半月,你娃就回来了!”
  太阳快落山时,坊镇中学的“钢铁兵团”来了。去韩城要翻两架大沟,翻徐水沟时学生们还兴致勃勃,“炼钢又炼人”的歌声此起彼伏,到半夜过太枣沟时便撑不住了,一个个直打瞌睡,腿机械地跟着前头的人往前迈。脑袋碰在前面人的脊背上,才一个激灵醒过来。带队的老师喊:“唱歌,一班接一班唱!”歌声倒是响起了,但完全跑调了,无精打采,有气无力。娃娃们实在是太累了,但上级要求明天到达目的地,老师们也无可奈何。鸡叫时分到了芝川,带队老师去那里的中学联系,把那里的学生从被窝里拽出来,让我们睡一阵。我们早已疲累不堪,连衣服也顾不上脱便钻进被窝打起呼噜。
  第二天下午,好不容易走到目的地——西庄公社的沟北村。灶还没盘好,只能啃自己带来的馍,喝沟渠里的凉水,一连四五天都是这样。休息一夜,第二天便给我们分配了活路。年龄大点的学生干重活,或去陵园拆围墙的砖头(韩城人富,墓园极多,且都是砖砌围墙),拉回来准备砌高炉;或去十余里外的马沟渠背矿石。我们这些年龄小的干轻活,上山砍树,不管柏树、柿子树,砍下来当燃料。高炉盘起来了,白天黑夜连轴转,轮流换班拉那种名叫“韛”的大风箱为高炉鼓风。我们学校运气好,十来天便炼出了“铁”。小伙伴们私下议论:“这咋跟咱家里的铁不一样啊?”可当时谁敢说那不是铁!师生们抬着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去指挥部报喜,指挥部奖给坊镇中学一只黑山羊,让师生们改善生活。但接下来的日子就不顺利了,高炉里连那种“铁”也炼不出来了;秋雨连绵,后勤供应不上,师生们喝了十几天米汤,一块馍也见不上,更谈不到吃菜。上面的领导追究责任,说是士气不振,要“拔白旗”。校长一调查,学生中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来时只说十五天,谁知现在翻几番,呜呼!何时回家园?可怜!”还有一段是:“说说笑笑,来到大灶。吃是狗屎,喝是马尿!”这当然是扰乱军心、涣散斗志的“反动言论”——校长在全校师生大会上作了严厉批评。后来,传播“反动言论”的一位学兄(倒不是他编的,只是该他倒霉,撞到了调查人的怀里)在第二年考高中时,尽管成绩不错,但高中的大门却对他永远关闭了。
  五十三天之后,我们终于回到了学校,近三百名师生在韩城近两个月的成绩,就是开头炼出的那块“铁”。但耽误下的功课还得补上去,每天七八节课,娃娃们成天昏昏沉沉,这时候,我们倒留恋起帮生产队秋收时那无忧无虑的日子了。
  我问表姐夫,你们当初是怎么想到照这么一张照片的?表姐夫说,其实当时他们几位老师谁也没想什么,有一个人提了一句,大家同意,便叫来了照相的。就在这不经意间,为大跃进年代的小学生留下了一张影像。照片不是在我们村拍的,上面自然没有我,但我却分明从照片上看到了自己,还有我的小伙伴们。

上一篇:1937,希望的延安
下一篇:我的一段特殊经历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