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旧事重温 >
   
出国筑路亲历记
发布时间:2010-11-05 来源:60辑 作者:黄岩 口述 孙瑞安 整理 浏览: 次 【字体:

  
  1965年,为了帮助越南人民进行抗美救国战争,中国政府应越南政府的请求,先后派出了由炮兵、工程兵、铁道兵、通信兵等组成的大批志愿部队开赴越南和老挝,援助越南和老挝人民。我有幸参与了这场援外战争,在越南、老挝战斗生活了七年,至今仍难以忘怀。

(一)

   1965年7月,根据军委决定,沈阳军区新组建了第五工程支队,下辖五个工兵团,另由云南省组建一个民工大队配属施工,昆明军区配属若干个高射炮营担任对空防御任务,共两万多人。支队首长、机关及工程团队,主要从军区机关和工程兵部队抽调组成,支队长徐成功、政委彭松韬。7月底的一天,我所在单位沈阳军区后勤部财务部的李健飞副部长通知我与朱文福马上移交工作,准备随工程兵五支队奔赴越南执行修路任务。当时我刚从解放军后勤学院学习毕业,职务是助理员。图1是我(前排左一)在北京与后勤学院同学的合影。
  8月3日,我与朱文福背着行李从沈阳乘火车来到营口市,到集结此地的支队后勤部报到。朱文福被任命为支队后勤部财务科长,我任财务科副科长。因任务特殊、行动秘密,支队在营口住了近一个月,进行出国前的准备和教育培训。总政颁发的《援越抗美部队人员纪律守则》要求全体官兵必须发扬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勇往直前,战胜一切困难,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虚心向当地人民学习。支队购置补充了施工机械,财务科购买了保险柜、账本和办公用品,每人配发了手枪。按照上级规定,参战人员出国后不准携带有我军标志的任何物品,出国前一律脱下原来的军装,直接担负作战任务的防空部队换上越南人民军服装,我们工程兵部队则穿统一制式的灰色便服,戴解放帽、法式头盔,不佩戴领章帽徽。要求清除所有武器装备、车辆及个人用品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及“中国人民解放军”字样及图案。信封信笺、毛巾和穿军装的相片严禁携带出国。
8月31日,部队由营口乘火车开赴南宁,火车装载着推土机、压路机等大型机械和物资。到达南宁后,转由公路抵达云南文山等地集结,进行战前训练。10月,部队经河口出境开赴越南。后勤人员分两批出国,第一批先到越南驻地盖房子,我和少量人员暂留文山,负责筹措物资。
   1966年1月23日,我们第二批人员搭乘汽车赴越南。汽车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行驶到凌晨1点钟左右。下车后,我与几位后勤干部身背行李凭借手电筒的光亮,沿着小道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后勤部驻地。财务科的同志早已包好了饺子等着我们。第二天早晨,我才真正见识了驻地周围的景象。后勤部地处山谷密林中,旁边有一条清澈的小溪,依山搭建了一间间茅草竹房,屋顶用葵树叶子铺盖并捆扎着麻绳,与民房别无二致。后勤部各科之间相距五六十米,房间用草席间隔,办公与睡觉在一起,桌凳是就地取材自制的,虽粗陋但很结实耐用。为防止美军轰炸,竹房四周都挖有防空洞。部队这样设营,美军飞机很难发现。筑路部队周围山上,配有我军高射炮阵地。图2是财务科同志在驻地的合影,一排左一为黄岩,二排右一为朱文福。
  财务科的主要工作,是为筑路团队和机关提供经费保障,预算管理、会计核算、结算报销都必须规范有序地实施。一是限制现金流通。按照规定,个人不准携带人民币出国,发给援越部队官兵的工资、津贴,是1965年中国人民银行特制的“军用代金券”,凭“代金券”,可在团以上单位开设的战地服务社购买日常生活用品。已婚干部可申请代供方式,委托国内原部队把80%的工资发给家属,干部本人在越南只领取20%的代金券。二是工作追求时效。诸如管理检查、总结经验等活动,受客观条件限制很少组织,必要的文字材料简明扼要。工作与业余时间界限模糊,遇到问题随时处理。三是协同意识很强。大家都具有“一盘棋”思想,后勤其他部门,甚至军事、政治部门的工作,只要需要都积极承担。回国开会、采购物资和下部队时,能协助解决或代办的事情,都不会推诿扯皮。图3是朱文福在办公室,桌上摆着算盘、炮弹壳笔筒。

(二)

   部队在越南北方筑路的主要危险,来自美军飞机的轰炸。刚到越南的第三天,我就看到美军飞机从驻地低空飞过,连飞行员的脸庞都看清了,但敌机并没有发现我们。年轻的同事有些惊慌,我是1947年入伍,从解放战争硝烟中走过来的,并没有特别的恐惧感。援越期间,筑路部队在施工中牺牲了不少官兵,根据两国政府商定的办法,牺牲官兵由其生前所在部队就地安葬。每个团建一个墓地,墓前竖的木牌写有烈士名字。有的惨烈场面,至今我都难以忘记。那是1971年6月初的一天,我到在老挝筑路的部队调查学习“五七指示”情况,公路因下雨塌方而中断,还好,沿线有昆明军区后勤部第23分部开设的兵站和野战医疗所,我就在一个兵站住了下来。第二天早晨,从前方突然传来阵阵高射炮和飞机的轰炸声,兵站接到命令,立即派医疗队前去抢救伤员。上午10点多,接运伤员的几辆汽车回来了,瞬间,整个兵站周围的空气中都弥漫着血腥味,我眼看着几个年轻士兵浑身是血,没来得及留下一句话就牺牲了。原来,为筑路部队担负防空任务的某高炮营遭到敌机轮番轰炸,虽奋勇反击,但全营官兵大部伤亡。在越期间,后勤人员与战争同样是零距离,也要抢救伤员、搬运炮弹。非战斗情况下也会有伤亡,我认识的某团一位财务助理员,就是在路边晾晒被褥时被美军飞机炸死的。图4是我在下部队检查工作途中,路标上的越文,显示距越南安沛市137公里。
   部队在修路时,认真贯彻“疏散、隐蔽、伪装”的保护原则。驻地、车辆、器材都比较分散。住房离公路均有一段距离,由树木遮盖不露房顶,做饭不冒烟,点灯不见亮,晒物不见物。驻地和工地,依据地形地貌构筑防空工事。我军配属援越施工的高炮部队曾击落击伤不少美机,但由于两国有协定,战果全挂在越南的功劳簿上。最艰苦最危险的是一线筑路官兵,他们在敌人的炮火下、在闷热的湿气中生活和施工,汗渍的衣服根本就晾不干,非得用火烤才行,不少官兵因此得了风湿关节炎。
  官兵们与国内的通信联络主要靠军邮车,支队每两天派军邮车把信件带到云南河口邮电局,再将国内亲属的来信带到驻地。部队的通信地址是保密的,支队统一设信箱代号,如云南省某某号信箱,接着写某大队、中队及分队。零星人员也可顺路搭乘军邮车往来办事。我们在越南期间,“文化大革命”正席卷国内,但援越部队并未受到太大影响,记得家里给我邮寄过社会上散发的“文革”小报。我有时也回国出差。当时的越南,物资极度匮乏,城镇主要建筑物都被美国飞机炸毁,商店里空空如也。后勤部购买各种物资,需要到河口或昆明。公务结束,必须按时归队。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随夏衍先生游香港
下一篇:战地玫瑰——抗日女俘的照片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