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旧事重温 >
   
核试验亲历记
发布时间:2011-07-06 来源:77辑 作者:狄保惠 浏览: 次 【字体:

  1966年国庆节后的某一天,我和所在部队的十余名干部战士奉命奔赴新疆罗布泊核武器试验场——也就是现在经常公开见诸于各类媒体,而当时却属于国家绝密、在地图上也找不到的一个名叫马兰的地方。我们辗转乘坐火车、卡车,沿途宿营兵站,终于在漫漫长途行军后的一天傍晚,抵达了戈壁荒漠中的试验基地。此时,我们才知道,我们这一行十余人将要配属装甲兵核效应试验大队,执行氢弹爆炸试验(氢弹原理试验)任务。第二天早饭后,我们便乘坐大卡车前往距马兰基地百余公里开外的试验区驻训。在那里我们被编为两个分队,我与另外三名坦克驾驶员被编为通过分队(也叫侦察排),每人负责驾驶一辆坦克,搭载科技人员在第一时间冲入爆区至允许到达的最大极限纵深,及时获取最早的核爆后各种技术参数和宝贵的科研数据。当时,我已是一名排级干部,被作为一名战士驾驶员使用,足见该项任务的重要性和核效应试验大队对这项工作的高度重视。 
   驻训期间,我们进行了核武器有关知识学习、核武器条件下生存与作战训练。结合将要执行任务的地形、气候特点,进行驾驶技能的培训,熟悉试验场区地物、地貌、道路状况。我还对接受车辆进行了为期一周多的全面细致的检查保养,车辆的每一个接线柱、每一个管路接头、每一个拉杆连接销、所有的螺栓螺帽我都亲手摸到,重新紧固。因为我深知,车辆技术状况如何,不仅与自身的安危休戚相关,更重要的是会直接影响到此次效应试验的成败,每想到此,我便有一种如履薄冰之感。
  12月27日下午,我们通过分队在参加了全场的模拟演练后,将坦克停放在一个小山坡背面的待机地域掩体内。当晚,全体参试人员换发了全新的内衣、绒衣、棉衣、棉鞋、防护服、防毒面具,组织上还为每人配发了用于检测辐射剂量的胶片盒及剂量笔,将个人携带至基地的随身物品包括替换下来的军服、什物等整理好后,留下家庭通讯地址和收件人姓名,统一交由组织暂时保管。这就意味着一旦我们在这次执行任务中“光荣”了,这些东西将作为遗物寄给自己的家人。面对可能牺牲的考验,我和战友们都默默地各自整理着自己的衣物,平日里不拘小节喜欢开玩笑和插科打诨的伙伴们都变得严肃起来,没有人交谈,更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是偶尔对视一笑,轻松背后是难以掩饰的庄重神情。现在想来,真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壮烈情怀。
  当时,我们大家都明白此举意味着什么,但是在那个激情燃烧的火红年代,23岁的我热血澎湃,只觉得为了祖国氢弹试验的成功,牺牲也是值得的。许多年后,我在一篇报道中看到两弹元勋王淦昌先生在受命担负两弹研制任务时只说了一句话:“我愿以身许国。”我想这就是当时众多涉核人员的共同心声吧。27日夜间起,整个试验场区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下个不停,给整个西北荒漠笼罩上一层凝重苍茫的氛围。由于核试验对天气的要求非常严格,面对阴沉的天空和飞舞的雪花,翌日的试验能否按原计划实施,能否取得预想的试验结果,我与同志们一样,心存困惑,忐忑不安。
  28日清晨,瑞雪霏霏,天地茫茫。随着上级一声令下,我们通过分队的人员冒着雪花,按计划进入了待机地域(也是装甲兵大队指挥所),进行战前最后的准备。尽管天气预报显示“零时”天将放晴,是个理想的好天气,但进入倒计时三小时的时候,天空依然乌云密布,雪花飞舞。倒计时两小时的时候,降雪逐渐变小,但仍飘着雪花。在倒计时60分钟左右时,犹如神灵相助,降雪戛然而止,刹那间云消雾散,金灿灿的阳光透过漂移的薄云,照进了试验场区。此时此刻,我不禁对担负气象预报任务的战友们肃然起敬,他们不愧是每次核试验都荣立“集体一等功”的英雄群体。当指挥部传来30分钟准备的口令时,我与同车的两位技术人员相互间拍了拍肩膀,算是战斗打响前的相互鼓励吧。接着,我们各自戴上拎在手里的防毒面具,隔着面罩对视着点了点头,便分别进入车内,再次作“零时”前的准备。当时执行任务有保密要求,彼此之间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因此,直到今天,我依然不了解曾经与我同车执行任务的那两位技术人员的姓名、工作单位和从事什么具体研究工作。世事沧桑,不知他们过得好不好。我今天也想借此文,聊以表达我对他们的想念,并衷心祝愿他们健康平安。兴许他们还记得我这个当年的“车夫”吧。

图一:1964年,作者在坦克学校时留影。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回忆“绥远女师”
下一篇:复旦大学新闻馆前的留影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