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旧事重温 >
   
父亲的“公有制”记忆
发布时间:2013-05-09 来源:88辑 作者:黄豆米 浏览: 次 【字体:
  
  这张中苏友好协会会员证上的五寸免冠照,是父亲有生以来的第一张照片(图1)。那时新中国实行“一边倒”,一切学苏联“老大哥”,中苏友好协会也成为遍及全国的群众组织,全国城市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几乎都是这个协会的会员。父亲当时是昆明市公安局理发室的理发员,后来也被扩大进去,在1951年11月12日正式成为这个协会的一名会员。
  照片上的他,身着中山装,左胸前的衣兜里还别了支自来水笔,好像是断文识字之人。其实,在这之前他从没进过学堂,也没听说谁教过他识字。那么,衣服口袋里的这支笔是用来装样子的吗?父亲入会后一个多月,又到照相馆拍下第二张照片,照片背后所注“一九五一十二月二十六毕业住册纪念”,是父亲当时的笔迹,不仅笔画生硬得像火柴棍拼起来的,连年月日的书写格式都没学会,注册的“注”字还是个错别字,明显是才破蒙识字的人写的,幼稚得像个孩子。不过,这行字至少证明二十二岁的父亲已经开始学文化了,看来别在衣兜里的那支自来水笔也不好说是摆设吧。
  会员证照片旁边是“入会志愿书”,上有这样两句核心的话:“我相信苏联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中苏友好合作,对建设新中国和保卫世界和平是有力的保证。”这是国家大政方针,从中找不到与父亲学文化直接相关的东西。再找,一直找到最后,才有了蛛丝马迹。在“会员的权利与义务”说道:“有参加本会所组织的讲演、集会和学习的权利。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有依照优待价格订购本会出版品的权利。有按期交纳会费的义务。有承担本会一定的工作的义务。”这样的内容在今天司空见惯,没人稀罕,但于当时那些从旧社会黑暗中生活过来的年轻人,无疑是新生活开始前的一道曙光——从此有了参加社会活动和学习的权利与机会。
  父亲这样一个无依无靠,独自在社会上挣扎了十余年的穷苦人,除了中苏友好协会提供的学习机会,不再有其它,因为他幼时丧父,帮人度日的寡母根本养不活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只得把女儿送人做童养媳,儿子当中只留幺儿即我父亲在身边,其余的凭自己能力去找食糊口,于是死的死,失散的失散,连寡母没几年也撒手走了……父亲胡乱长到上学年龄,虽然家住易门县城,城里有学费低廉的新式学堂,因无人供他,书一天都没念过,十一岁就被送进街上的理发店当学徒。那时他的个头只有理发椅子的靠背那么高,脚下垫个小马扎站着,手才勉强够得着给顾客剪头剃须。好歹四年学徒期满,又上省城昆明的理发店学徒,一年后出师,辗转在昆明各大理发店当剃头匠。昆明和平解放前夕,兵荒马乱,有钱人纷纷举家逃离,城里店肆也都陆续关门闭户。失业的父亲贫病交加,数月后得一位好心的师傅照顾,随师傅一家人到云南昔日盐都黑井小镇开理发铺。小镇远距省城二百多公里,所出产的盐自明清到民国时期一直占云南全省财政收入的半壁江山,如今它也随省城百业凋敝而迅速衰败。师徒在小镇的理发店,只维持了一年就散了伙。

 
图1 父亲1951年11月获颁的中苏友好协会会员证。
 
 
图2 1951年12月,为办扫盲毕业证,父亲在照相馆拍摄了平生以来的第二张照片。 

 
图3 1952年5月,父亲(前排右一)与昆明市“五反”工作队部分同事合影。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文革”期间的一场足球赛
下一篇:对岸是“苏修”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