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名人一瞬 >
   
生命的碎片——马烽谈话录
发布时间:2009-10-18 来源:61辑 作者:陈为人 浏览: 次 【字体:


                                   图:1947年春马烽参加了崞县土改

   马烽与浩然

  马烽说:“浩然是新中国成立后涌现出来的青年作家。我最早是读过他的短篇小说《喜鹊登枝》,之后又读过他的长篇小说《艳阳天》。50年代末、60年代初,在中国作协开会时见过几面。后来他调到《红旗》杂志当文艺编辑,曾找我约过稿。我和他没有什么深交,印象中是个本分人。‘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所有作家都被打翻在地,只有浩然不断有新作问世。那时人们私下议论:‘中国只有八个样板戏和一个作家。’这一个作家指的就是浩然。特别是报上曾登了江青委托他向西沙驻军赠书的消息后,人们的议论就更多了,说他是北京市文联造反派头头,甚至有人指责他是江青的红人。当时我对浩然倒没有什么恶感,原因之一是曾听北京市文联的熟人说,浩然‘文革’一开始就是‘文革’组长,但他没有整过人(巧合的是,“文革”开始,马烽也曾担任山西省文联的“文革”组长。而马烽恪守一条底线就是“不整人”,并尽最大可能对当时已被抛出来的李束为、西戎给予保护。相同的处境使马烽与浩然有了共鸣)。江青虽然很看重他,但他头脑还清醒,并没有得意忘形,趁机往上爬。”
  马烽忆及他与浩然的两次交往。
  1973年春天,马烽和孙谦在北影修改反映农业学大寨的电影剧本《山花》,有一天,忽然收到浩然的一封信,内容很简单,大意是说“你们认识许多老作家,得便时可向他们打个招呼,不要急于搞创作”。马烽和孙谦反复看了半天,也闹不清是什么意思。信封上没有写地址,只有“内详”两个字。那时,与马烽认识的一些老作家,大都还在“五七干校”劳动,马烽也无法与他们联系,这事就放下了。过了不久,山西晋剧院进京演出新编现代剧《三上桃峰》。文化部的人看后认为是给刘少奇、王光美贴金的大毒草。于是把编剧、导演以及带队的负责人,集中起来进行批斗。《人民日报》还发了一些批判文章。原因是王光美“文革”前在河北一个叫桃园的村里搞过“四清”,把这个戏的地点改为“桃峰”是为了掩人耳目。发生了这么一场不白之冤后,马烽才意识到,浩然给他们写那封简短的信,完全是出于一番好意,诚恐一些老作家一时冲动搞创作,再栽一个跟头。

                   图:1975年秋与孙谦(中)浩然(右)马烽(左)参观大寨。

  1975年,在大寨召开第一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会前江青把许多文艺界人士召集到大寨,马烽和孙谦因电影剧本《山花》也应召前往。
  马烽说:“有天上午,江青向全场巡视了一遍,忽然质问于会泳,怎么浩然没有来?于会泳忙说,早就通知他了。前几天听说他因心脏病住了医院,昨天我又亲自给医院打了电话。浩然答应一两天就来。果然,过了两天,浩然到大寨来了。浩然来大寨后,很快就主动到招待所来看望我们。那时候,不论是文化部的人,还是各个写作班子的人,即使不是解放军,也大都穿一身没领章的军装。浩然则和我们一样,穿的是灰布中山装。他对我们显得很热情。他对‘文革’前孙谦写的《大寨英雄谱》大加赞扬。他说他是第一次来大寨,很想亲眼参观一下。于是我们就领他到村里村外随意转游。我见他走路很敏捷,脸色红润,没有一点病容。随口问道,听说你有心脏病?他说,有点,不碍事。我说,听说你刚从医院出来?他支支吾吾地说,是。输了点液。于部长几次电话催,只好来了。老孙问他知不知道召集这么多人来大寨是要干啥?浩然说,大概是要布置新的创作任务。他这一说,我俩倒放心了。因为江青已指名要我们修改《山花》,当然不会再有什么别的任务落在我们头上了。一路上,从闲聊中,我感到浩然是尽量想和江青他们拉开距离,甚至我猜想他住医院输液,很可能就是想躲避接受新的创作任务。浩然来后的第二天,江青就召集所有从事创作的人开会,布置重要创作任务。她先讲了一通样板戏的巨大成就,然后就说她现在要抓两个重大题材的电影剧本,一个是毛主席创建井冈山红色根据地;另一个是举世无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江青说,再过两年就是建军50周年。我决心要拿出这两部影片向建军节献礼!当时我不由得就想到一个问题:既然是向建军节献礼,为什么不写南昌起义呢?我马上就意识到其中的情由了:写南昌起义就不能不写周恩来、朱德、贺龙这些领导人,江青怎么可能颂扬她要打倒的人呢?正在这时,只听江青继续讲道,毛主席教导我们,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写井冈山就得到那里去深入体验生活;写长征就得沿长征路线走一趟。随即她点了几个人写井冈山,并指名要浩然负责。浩然说,这是个重大题材,是一个光荣的任务。可是我不好办,我有心脏病。江青说,你可以带个大夫一块去嘛。浩然没有再敢吭声。”
  马烽说:“江青点名要我和张永枚、薛寿先写长征。我一听要我参加写长征,‘轰’一下脑袋就大了。我听北影导演成荫同志讲:前些时,北京正在上演陈其通的话剧《万水千山》。有天,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等几位领导观看了演出,并接见了作者、导演。陈其通对以前改编的电影不满意,那是由成荫、孙谦改编,成荫导演的,主要是嫌篇幅太短,许多该展开的情节没有展开。邓小平说可以重拍嘛,一部放不下,可以拍两部、三部。这就是说,那里打算重拍反映长征的《万水千山》,这里江青却要组织人另写长征。这样一来,我将会被卷入这场政治漩涡中。我觉得无论如何都要推掉这一任务。当时我向江青说,首长不是要我们改《山花》吗?江青说,改完这个再写那个嘛!我说,我水平有限,恐怕担负不了这一重大任务。要写长征必须要沿长征路线走一趟,可我岁数大了。江青问,你今年多大?我说,已经50出头了。江青说,我比你大10来岁,现在不是还在继续工作?我说,我身体不好,患有高血压。江青说,我还患有冠心病呢!雪山草地气压低,可以坐飞机过去嘛!说完再不理我了。接着又向孙谦说,孙谦同志,你的任务是和张天民合写一部新《创业》。孙谦说,我从来都是写农村,对工业题材一点也不熟。连螺丝钉怎么拧都闹不清。江青说,我是要你写人物,是要你去拧螺丝钉吗?她说话的声调都提高了。我见孙谦挺起脖子想反驳,忙用脚碰了碰他的腿。我知道他是个犟牛脾气,火起来什么话都能冒出来,万一惹恼江青,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大约已感到了我的示意,咽了口唾沫,随即低下头,没有吭声。江青也就调转了话头。
  “这天我俩回到宿舍,情绪都极为败坏。我说,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不知不觉就跌到一场政治斗争的漩涡中了!老孙说,我比你更惨,写新《创业》,这不明明是和毛主席唱对台戏吗?猛一听有点胡扯,细细一想也有点由头。《创业》是写大庆人艰苦创业的一部电影。江青看后不让上映。剧作者张天民就给中央写了一封信。这次张天民来大寨后曾悄悄告诉老孙说,毛主席曾批了两句话:‘此片无大错,可以上映。’因而江青对张天民十分恼火,可又不好公开整他,于是就要他写一部新《创业》,以挽回面子。我俩正在发牢骚的时候,浩然来了。他告我们说,江青让于会泳尽快把三个创作组负责人的名单提出来。刚才于会泳说,晚上要找他商量。他说,看来我是逃不脱了。二位也有被提名的可能。老孙抢着说,割了脑袋我也不当!我说,我干不了那差事。你能不能和于会泳说一说,别提我俩。浩然说,我尽力而为。依我看,二位还是不当组长为好。第二天早饭后,于会泳把我们召集到一起,宣布了经首长批准的三个创作组组长名单:井冈山组浩然,长征组张永枚,新《创业》组张天民负责,由孙谦协助。我和老孙听完,都大大松了一口气,都暗自感谢浩然。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1982年:季羡林先生回母校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