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名人一瞬 >
   
《吴祖光日记》唤起的回忆
发布时间:2010-01-16 来源:40辑 作者:杜高 浏览: 次 【字体:
 
   读1954—1957年6月这三年半时间的吴祖光日记,尽管那里面充满着人性真情和生活情趣,有的生活细节不由得叫我读着读着便笑出声来,但读完整本日记轻轻将它合上,我的心里仍然涌起一股难以言叙的悲伤。那些已经过去半个世纪的遥远的日子,又一幕幕地推到了我的眼前,由黯淡而明亮。我想起了那个年代,想起了祖光凤霞那个欢畅温暖的小家,想起了我深爱着的一群朋友,想起了我们的青春年华。
  这本日记对于我的意义,不仅因为它多次写到了我,也不仅因为我熟悉这些日子的祖光,和他有着亲密的接触,更重要的是它记录了这些年月中激荡着中国社会的一个个政治风波,是怎样猛烈地冲击着广大的知识分子,又怎样一步步地伤害到像吴祖光新凤霞这样赤诚地热爱着新中国的艺术家。正是在这些年月里,我的政治命运发生了灾难性的变化,先是“胡风反革命集团案”波及到我,接着就是反右派运动中,把我和我的几个好朋友一起划为以吴祖光为首的“小家族”右派小集团,我往后几十年的政治命运就这样和吴祖光紧紧联在一起了。而我的另几个可爱的朋友,为这个悲惨的政治遭遇献出了他们年轻的生命。当我在这本日记中一次次看到他们的名字时,回想起我们和祖光凤霞在一起的欢乐的情景,回味着浸透在那友谊中的纯真的感情,我仍然会抑制不住我的眼泪和我心中的深深的哀痛。那早已淡忘了的人和事,又都呈现在这本日记中了。这本日记的价值无疑是让后世的人们知道一个杰出的文化人曾经生活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年代里,看到他的生存的原始状态和真诚袒露的内心世界。
  祖光逝世后,出版了一本他的回忆文集《一辈子》(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年7月出版)。我写了一篇读后感发表在2004年第6期《随笔》上,题作“阅读吴祖光”。我在那里说:“吴祖光的回忆文字是一种勇敢的和无私的写作。他把人生中最难堪和最严峻的真实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了读者。这里写了他的家,他与父母妻儿之间的亲情,也写了他对友情的珍爱和对故人的怀念;这里写了他对艺术与生活的思考,也写了他的广泛的社会活动和他遭受的惨烈的政治命运。这些文字中包含着丰富的人生内容和感人的人性内容,包含着宝贵的艺术经验的升华和深刻的社会经验的启示,包含着他的内心痛苦,他的悲愤和他的政治控诉。”
  因而我认为吴祖光的回忆文集是一本有重要历史价值又有强烈现实意义,更是一本传播先进文化,呼唤民主自由,推动社会进步的书。
  吴祖光的日记,给我的是另一种感受,它亲切、自由、简洁,是私人化的写作。我像面对着他的那颗敞亮透明的心灵,看到他的性格是这样纯真、坦率、爽朗。他写日记纯粹是为了记事,有时也发几句议论,还发几句牢骚,也骂人,同凤霞吵嘴也记下来,更动人也更表现他的性格特征的,是他一字字记下儿子的那些充满童趣的问话。他不会想到日后会发表这些日记,更不会想到会有别人看到它。这是他的隐私,他不隐藏,更不矫饰。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就记什么事,来过什么人就记下什么人,他的快乐,他的烦恼,他的愿望,短短一两行,写得简练而又坦率。这本日记保留了这些年月他的生活和他的心绪的最朴素最真实也最生动的本来面貌。要想了解反右运动前三年的吴祖光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最好就读这本日记,它是一个人的最纯真的自我写照。
  那个时候的吴祖光还料想不到写日记会是一件危险的事。政治运动发动,立刻有人勒令你缴出日记供“组织”检查,更可怕的是可以从日记中摘下几句“反动言论”来给你定罪。吴祖光的日记写到1957年6月末戛然中断不是偶然的。我们可以把它看做一种特殊的历史现象。因为5月31日他被文联两位党的负责人请去出席一个小型的“鸣放座谈会”,名义是帮助党整风,改进党的工作。吴祖光坦诚地说了一些意见。不料6月出版的《戏剧报》就以“党趁早别领导文艺”为题,把他的发言当做“向党进攻的恶毒的右派言论”拿来示众,从此灾难便降临他的头上。从6月23日开始,他被当做戏剧电影界头号右派分子推上了声讨批判的舞台,先是批判“二流堂”,大大小小的斗争会开了不知多少次,报上公布的有上千人参加的大会就有6月23日、7月1日、7月9日、8月2日、8月8日、8月9日、8月16日、8月24日共8次之多;从9月6日以后转为集中揭批“小家族”,报上公布的大会共有9次。吴祖光已被斗得晕头转向,精疲力竭,他的日记当然再也写不下去了。
  1954年吴祖光日记的笔调是轻松的,记下了许多有趣的生活细节,反映出他的愉快心情。他这一年忙于拍摄梅兰芳和程砚秋的舞台艺术片。这是周恩来亲自交给他的任务,为了报答这份信任,他必须尽心尽责,全力以赴。当然他也发发牢骚,碰上了那些不懂中国戏曲的苏联专家和外行领导的瞎指挥,使他头疼不已哭笑不得,便在日记中随意奚落两句。他那时还为报刊写了许多文章,又编辑出版了散文集《艺术的花朵》,还忙着为新凤霞改写演出剧本。在我的记忆中,那两年他的艺术人生是充实的,灿烂的;他和凤霞建起的新家是温馨的,甜蜜的。他的家里经常高朋满座,充满着浓郁的文化艺术气氛,他谈笑风生,潇洒自如,充满着艺术家的智慧和活力。
  我的名字出现在这本日记里是1954年初。有一天王少燕到他家,谈到我写的一个剧本,因为写了爱,缺乏阶级观点,领导审查没有通过。祖光把这个信息记在了日记里。我想,这除了表明他对我的创作状况的关注之外,还表现出他对当时文艺指导思想的重视。于是1954年我决心深入工人生活,先到了武汉长江大桥工地,后又随一个勘探队从四川翻山越岭勘测成昆铁路的路线,一直到秋后才回北京,着手再写剧本。于是我的名字就又出现在他的日记中了。
图一: 青年时代的杜高。照片摄于1955年,由田庄保存下来。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日常生活中的耀邦叔叔
下一篇:乐嘉煊与世界语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