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名人一瞬 >
   
不该被遗忘的音乐家莫桂新
发布时间:2010-06-04 来源:37辑 作者:姚小平 浏览: 次 【字体:


“调查表”里有莫桂新

   2002年3月9日,我在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发现一本1963年7月造册的《死亡右派分子情况调查表》,收有北京94名死于黑龙江兴凯湖农场和京郊清河农场、北苑农场的劳教右派。每人两页,文简字省却“五脏俱全”:姓名年龄、家庭住址、收容日期、案情性质、个人简历、教养理由、教养表现、死亡日期、死亡诊断及坟墓标志等逐一记录。近年出版的一些右派回忆录或回忆右派的文章,关注点多为劫后幸存者,对教养期间死亡的右派极少涉及,他们的情况鲜为人知,资料也大多湮灭。因此,这份“调查表”有特殊的意义和研究价值。曾历经右派劳教磨难的文艺评论家杜高先生看到这份“调查表”后认为,此物是从北京市公安局五处流出的。杜高发现,我国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张权的爱人莫桂新,也在其中。
  莫桂新是歌唱家、合唱指挥兼声乐教师。查找他的资料很困难,他被人们提起,多为张权的缘故。新文学史料研究专家姜德明1986年曾撰写《忆莫桂新》一文,纪念这位解放前夕在天津认识的朋友,他写道:“前几年我才听说,他是倒在北大荒的,他的苦境不说自明,似乎也没有什么人写文章怀念过他。”杜高把莫桂新的死亡登记表复印后,转给莫桂新的小女儿莫燕。莫桂新1958年去世时,莫燕仅有5岁。看着父亲的死亡登记表,她沉默了许久……莫燕不愿回忆往事,她说:“那是揭开就会流血的伤疤。”
  以“调查表”为基础,借助《张权纪念文集》等资料,我在采访了杜高以及北影导演巴鸿,北京人艺演员王宏韬、金昭夫妇等人后,莫桂新的影像方渐显清晰……

风雨中的伴侣

  莫桂新原籍广东南海县沙头大佬村。早年,莫桂新的父亲与四个兄弟随长辈从广东闯荡到天津做生意。莫家在天津不但开办了规模相当于上海“大世界”的大型游乐场“大罗天”,还开了天津第一家百货公司及西来饭店和民丰面粉公司。莫桂新1917年出生在天津蓬莱街28号,这是一所由莫桂新的父亲和他的兄弟共同设计建造的西洋古典式建筑,名为“莫志德堂”,文人墨客常出入于此。莫桂新从小在文化艺术气息浓厚的环境里受到熏陶,他兴趣广泛,喜欢画画、排球和唱歌,排球技术达到专业水平。从南开中学毕业后,1936年莫桂新考取了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图案系学习油画,在学校他是排球队的主力,十分活跃。由于他嗓音出色,被一位俄籍声乐教授发现,动员他同时学习声乐。1919年出生于江苏宜兴的张权与莫桂新同年进入杭州艺专,在声乐系学习,在这里他们相识相知。1937年抗战爆发,11月杭州艺专内迁,他们随之辗转流亡,经黔、湘、滇数省,最后到陪都重庆。流亡途中,他们进一步加深了了解,增进了感情。到重庆后,两人转入青木关国立音乐院学习声乐,决心用歌声来报效满目疮痍的祖国。
  1942年元旦,莫桂新和张权从青木关国立音乐院毕业后,走入了婚姻的殿堂。1943年和1945年,他们的女儿莫纪纲、莫纪岚相继出世。抗战胜利后,莫桂新举家北上,住在天津明华里。莫桂新在耀华中学当音乐老师,和一些音乐人共同组织了颇有影响的黄钟合唱团,经常在一起唱《黄河大合唱》等进步歌曲,其中罗忻祖、王秉锐、华正文和莫桂新等人,后均成为有造诣的音乐家。1947年6月,张权赴美进修声乐。
   1950年4月,莫桂新进华北军政大学学习。1951年9月20日,受周总理之邀,已在美国依斯特曼音乐学院研究院获硕士学位的张权毅然放弃优厚待遇,冲破重重阻挠启程回国,经广州、上海、天津到北京。全家人重新聚在一起,在北京东城无量大人胡同15号一个四合院里安了家,这是一段最温馨安宁的时期。1953年,随着小女儿莫燕的出生,家里更增添了欢乐气氛。莫桂新与张权先后被分到北京人艺,后又一起进入中央实验歌剧院。
  据当年在《长征》中扮演苏区儿童团员的金昭回忆,莫桂新性格开朗,脸上总是笑眯眯的,平时爱和演儿童团员的小演员们开玩笑。姜德明在《忆莫桂新》中讲的一件事,可为佐证:“他(莫桂新)的父亲去世了,亲属们围着死者哭作一团,他像一位乐队指挥样地突然向人们大喝:‘停止!不许哭了!’众人大愕,他却冷静地分配给大家办理后事的任务。待把一切纷繁的杂务安排停当之后,他又像举起了指挥棒,跟大家说:‘好,现在可以哭了。’于是他同大家一起流下了伤心的泪。这是他事后亲口对我讲的,我印象殊深。”
  莫桂新遇到麻烦,始于1955年的“肃反”。莫桂新当年的一位同事曾告诉我,莫桂新“乐于助人,说话随便”。他的罹祸大概和“说话随便”有一定关系吧。据“调查表”记:“(莫桂新)1941年重庆音乐院入国民党,与美蒋特分子发生联系,加入天主教。日降后在天津成为国民党文化界要人,国民党音乐节主席,宣传歌咏团团长。主持电台进行反革命宣传,唱反革命歌曲,诬蔑共产党八路军……解放后隐瞒历史参加工作。”凭着歪曲的事实和罗织的罪名,莫桂新被定为历史反革命。据“调查表”记:“整风开始,(莫桂新)亲自找艺术领导,质问肃反对他(的)处理问题,‘肃反依法进行搜查,根据是什么。’要求重查他的问题,进行翻案。”
  当时,张权的心情也很压抑。我在中国文联资料室的故纸堆里,找到张权在1957年5月19日在《文艺报》上发表的一篇题为《关于我》的文章。文章缘起于整风开始后,《文艺报》副总编唐因的夫人、该报记者姚莹澄为完成上级布置的鸣放任务,去采访张权。张权响应党的号召,直言不讳地批评了单位领导存在的问题。姚莹澄回去后整理成文,以张权的名义发表。在随之而来的反右运动中,张权和姚莹澄因这篇文章都被打成右派。“文革”期间,姚莹澄被逼上吊自杀。
  张权在文中直言,她刚到北京人艺时,有的领导公开讲,“像张权这样的美国妇女,若是站在人民的舞台上,简直是不能容许的。”她知道后很伤心:“我难道连一个中国公民的称号都不配么……这件事一直像一把刀子似的插在我心里。”1956年,中国实验歌剧院第一次上演歌剧《茶花女》。张权作为当时国内最具实力的抒情女高音歌唱家,无疑是剧中女主角薇奥列塔的第一人选。歌剧院领导却安排了一位来自延安、唱民歌的院领导夫人主演薇奥列塔。后由于那位演薇奥列塔的演员实在力不从心,才把张权提上来。张权主演的《茶花女》得到国内外人士的高度评价,被誉为“东方茶花女”,周总理、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出席观看。此时,院领导提醒她,“可不能骄傲呀!”张权扪心自问,“演员心灵虽很脆弱,但我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这样的叮咛有必要吗!?”
  1957年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拉开了反右序幕。莫桂新“解放后隐瞒历史”,加上鸣放期间攻击肃反,妄图翻案,被定为“历史反革命兼右派”。从此踏上一条不归路。张权因《关于我》这篇文章,被院领导视为向党进攻,定为右派,工资连降三级,暂留剧院为演员拆洗演出服。1961年3月,张权被逐出京。独自携小女儿和莫桂新的四伯母下放黑龙江哈尔滨歌舞团。

照片说明:
图①   杭州艺专时期的莫桂新与张权
图②   1946年5月,莫桂新一家在四川白沙女师学院。左二、三分别为莫纪纲与莫纪岚。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扫大街的黄金荣
下一篇:国医出自海南岛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