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名人一瞬 >
   
图像背后的异国情缘
发布时间:2010-12-24 来源:49辑 作者:刘振宇 浏览: 次 【字体:


   在繁忙喧嚣的都市中,每天都会有一些神秘的艺术家与我们擦肩而过。对于普通人而言,他们陌同路人。但当我们聆听到那些令人景仰的名字,面对那些惊世骇俗的艺术作品,见到照片上那些陌生而熟悉的面孔时,惊奇之余,我们总想知道照片背后隐藏的人生故事。
  2005年春,新发现的张大千与韩国少女池春红的合影,以摄影艺术独有的客观、真实,生动地记录了张大千一段鲜为人知的异国情缘,为我们重新认识他的人生提供了珍贵的视觉图像。
  照片的收藏者介绍,该组照片是张大千先生送给妻子黄凝素的。根据曹大铁、包立民先生主编的《张大千诗文集编年》中“赠春红”及 “与春红合影寄内子凝素” 的注解可知,1928年张大千与韩国少女池春红关系密切,张曾将两人合影及诗词、书信一同寄给妻子黄凝素征求意见。而照片上的韩国少女与张大千以春红为模特绘制的《平壤女郎图》(图①)在五官特征上完全一致,因此照片上的朝鲜少女应是池春红无疑。
  1985年,张大千研究专家包立民先生根据上海陆平恕医师收藏的书法手卷,首次向世人介绍了张大千在韩国的一段鲜为人知的爱情故事。二十年来,关于这段爱情故事的勾画仅仅停留在少量的幽深诗文和世人的隐约耳语中。
  在张大千的个人回忆中,韩国少女春红有着如花似玉的美丽,有着十五岁少女特有的浪漫。与她在一起的时光美好而短暂,就像来去匆匆的春天。初来旅邸时,两人语言不通,常因不懂对方的意思而闹出笑话。而在后来的举手投足、耳鬓厮磨间,渐至眉目传情,心有灵犀。
  与美丽的个人回忆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凄苦短暂的民间传说。传说以日本古玩商江腾陶雄肇始。1927年秋,因为书画生意的缘故,这位精明的日本商人盛邀张大千游览金刚山。为了避免张大千独在异国他乡的不便,江腾陶雄专门物色了一位名为池春红的伎生,照顾张大千的生活起居。
  虽然出身贫寒,年仅十五岁,春红却葆有少女的天真浪漫和温柔善良。除美丽动人、能歌善舞外,还善解人意、心灵手巧、喜爱书画。她无微不至地照顾张大千的日常生活,成为张大千韩国之旅的最佳伴友。
   在那个动荡不宁的时代,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青春与艺术、乡愁与抚慰的碰撞将两颗孤独的心融为一体。一个异国少女毅然决定以她纯真的爱来抚慰另一个孤独、郁闷的心魂,为这艺术之躯重新注入新的生命。尽管池春红比张大千小十三岁,但她还是深深爱上了这位雄姿英发、风流倜傥的青年画家。
  美好之后往往会呈现意外的转折。对于艺术家张大千来说,爱是一次漂泊不定的旅行。而对于崇尚礼仪的春红家人来说,爱是栖枝筑巢的归宿。在大哥池龙君的主持下,游览完金刚山,两人就到相馆完成合照仪式。春红将照片和书信寄给远方的母亲。张大千也将合影和诗作寄回国内,征求妻子意见。张大千坦承了自己的所为,希望相知甚深的夫人能大度接纳这位异国少女。但由于种种原因,无奈的张大千决定暂不带春红回国,且提前返乡。而春红也悄然离开了金刚山。
  面对七十八年前的前尘旧梦,迄今为止,除少量“隐约其辞”的诗文,只有照片为我们提供了解读这段异国情缘的途径。
  图②的拍摄地点是照相馆,根据照片左下角英文戳印DIAMONDO  PHOTO,可知为金刚照相馆。背景为人工绘制的瀑布风景画,道具是椅子。从布光特点来看,光源在春红右前方,镜头在人物前端。人物居于画面正中位置。春红侧坐椅上,发式整洁,身着朝鲜传统服装,左手扣握右手,依于大千身旁。张大千则偎坐于椅子扶手部位,左手置于膝,短发、美髯。身着长袍马褂,上有团形龙凤、卷云纹图案,图案中有篆书喜字作饰。从两人坐姿及身体距离来看,关系非同寻常。
   图③中,人物仍居中,只是坐姿改为站姿。此时的春红已更衣为大裙,斜披浅色隐花巾。大裙是朝鲜少女礼服,最初是李朝时期皇室、贵族少女的日常服装,后演变成士大夫、平民阶层的礼服,多在结婚或喜庆时穿着。张大千美髯依旧,但亦更衣,双手后背,昂手挺胸。
引人注目的是该照片构图之奇特,殊为罕见:虽然两人高度接近,身体相邻,但却未作恋人常有之比肩而立、眉目传情状,视线各有所向。最令人不解的是二人神情之怪异:大千若有所思;春红则两眼平视镜头,茫然无神,丝毫看不到甜蜜喜庆之色。
  图④的背景置换为绘有西式洋楼、栏杆和云彩的湖畔风景画。人物中新增一青年男子,身换礼服的春红站于椅侧,左手挽衣,右手扶椅。站于椅后的张大千美髯依旧,而短发变为长发,蓬乱自然,为后来大家所熟悉的大千发式。衣饰更换为卷云纹图案的长袍马褂。
  毫无疑问,图中新增青年男子最为吸引我们的目光。头戴瓜皮帽,身穿对襟马褂,脚蹬棉鞋的青年男子双手揣于衣袖中,翘腿端坐,端肃凝重。非常有意味的是三人的排列、神情及身体语言:青年男子居前而坐,一侧的春红神情娴静,手扶椅背,自然中透露出几分亲近与依托之情。春红之后的张大千拢手前倾,神色平和。从青年男子的位置和坐姿、神情分析,应是三人中最受尊奉者。仔细比较,该男子与春红的五官惊人相似,惟男子年长而已,或许,他就是传说中的大哥池龙君。他的出现,意味着春红家庭对两人关系的确认。
综合图②③④,我们初步得出以下结论:
  1、照片是具有某种主题的仪式照,主角是情侣张大千、池春红。青年男子的出现,意味着春红家庭的介入以及对与两人关系发展态势的确认。
  2、照片缺乏情侣合照应有的喜庆气氛,主题及人物关系显得暧昧不明。

   随着整理、解读的深入,我们发现,欲完整而令人信服地复原这段异国情缘,更多疑云仍挥之不去。诸如:

  1、这组照片拍摄的目的是什么?订婚之证?纳妾之礼?分别纪念?还是其他。
  2、照片中青年男子与春红究竟是什么关系?在仪式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3、张大千将两人合影及诗作寄与妻子黄凝素征求意见。妻子回复否?意见如何?
  4、春红后来的人生轨迹如何?

  有一点似乎无庸置疑,这段异国情缘,对于艺术巨匠张大千来说,不可能不在其心灵深处,乃至在艺术创作中留下印记。

图① 张大千《平壤女郎图》
图② 张大千与春红坐姿照
图③ 张大千与春红站姿照
图④ 张大千、春红等三人的合影

上一篇:张发奎片影
下一篇:与先祖段祺瑞留学德国有关的几张照片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