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名人一瞬 >
   
我的父亲吴法宪
发布时间:2013-06-21 来源:89辑 作者:吴新潮 浏览: 次 【字体:
 
抢仓库发了洋财
 
辽沈战役中,2纵最先进沈阳,沈阳是国民党在东北的后勤补给基地,储备有大量的战略物资。这些“洋财”基本都被2纵“划拉”走了。父亲坐着美国吉普,到处巡视,口口声声说“要给兄弟部队留一点”。可2纵七万多人,全都换了美式装备,一身的皮靴皮帽,人人发睡袋,“上顿吃烙饼,下顿吃饺子”。我有一件风衣和一件美国毛衣都是那时缴获的,一直用到“文革”时期,那么多年,扣子都拽不掉,质量真好。
父亲也知道“发洋财”的事儿,迟早会被追究。1949年1月, 2纵内部开会时,曾专门就此事商讨对策。会上,纵队领导一致认为,早认错早主动。东总司令部在九王庙开会强调部队纪律,父亲就把沈阳抢仓库的事抖了出来,并作了自我批评。这下子,其他纵队的司令员政委们开了锅,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说:“你这个吴胖子,怎么能这样啊?”还有的说:“吴法宪既当婊子又立牌坊!”林彪在会上什么也没说,最后给了父亲一个处分。父亲也发了狠:“打开天津谁再发一点洋财,就枪毙他!”
当时部队进城后,确实有点兴奋,体现了军队骄横的一面。一个叫刘银夏的团政委,因为抢医院,把1纵的人打死了,被押解“东总”军事法庭的路上遇到了父亲。父亲问:“什么事情啊?”听了事情原委之后,父亲发话:“我们2纵的人,我们自己处理,不用东总费心了。我宣布撤销政委,变为马夫。”这种处罚也是暂时的,一个月之后刘官复原职。这位刘政委后来当了宁夏政法委书记,上世纪90年代,父亲受人之托,打电话找他办一件事。这时的刘银夏已经病重,听说是吴法宪来的电话,硬撑着站起来,左手拿着电话,右手敬军礼:“报告,刘银夏听候吴政委指示!”父亲说:“我已经不是政委了……”他马上改口:“听候老妈妈指示!”“老妈妈”是父亲在2纵的别称,当时的2纵官兵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有困难找老妈妈,没饭吃找老妈妈。”
 
说父亲是林彪“死党”一点不冤枉
 
父亲是林彪的人,这是肯定的,除了正常的工作关系,更重要的是他属于林彪“山头”,这可以一直追溯到井冈山时期。第一次反“围剿”,父亲就在红一军团,受林彪直接领导,如果说一方面军是毛泽东的“中央军”,红一军团就是他的“黄埔军校”。解放军的很多高级将领,都是从红一军团走出来的,例如:刘亚楼、杨成武、黄永胜、李天佑、李聚奎、肖劲光、杨得志……
  解放战争期间,东北民主联军有十二个纵队,父亲指挥的2纵是林彪最得意的一支部队。谁都知道林彪喜欢钟伟,钟伟是2纵主力师5师(即后来的39军116师)的师长。2纵司令刘震对吴法宪有意见,说父亲纵容钟伟,是钟伟的后台。电视剧《亮剑》里,李云龙的一些故事就是以钟伟为原型的。比如,“挖沟”战法(通过土工作业接近敌方阵地,减少攻击部队伤亡)就是钟伟搞起来的。打锦州时,1纵是总预备队,由2、3纵攻坚。林彪当时拿着望远镜,看着战士们往前冲,2纵的战士们前赴后继,伤亡非常大,久经战阵的林彪都为之动容,把望远镜掉到了地上,连说了三句:“好部队……”
还有一件事,更能体现父亲和林彪的关系。林彪的两个子女,都安排在了空军,豆豆是刘亚楼安排的,老虎(林立果)是父亲安排的。1965年春刘亚楼病重期间,特意把父亲叫到上海,交代把豆豆安排到空军报社,叫父亲给予照顾。林立果则是叶群直接找父亲安排在空军党办的。不仅如此,林彪身边的很多人,都是从空军调去的。
林立果到空军之后,父亲曾经说过林立果“在空军可以指挥一切,调动一切”,这话确实说得不妥,但要分清,这个话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林立果找父亲汇报,要在空军成立一个调研小组,父亲说:“多了解空军的情况,多向林总汇报,你代表林总在空军可以指挥一切,调动一切。”这是私下里说的话,这话当然不对,说过了头,父亲肯定是有私心,但充其量就是吹捧。其实,别说是林立果,即使是父亲这个空军司令和“副统帅”林彪,也不能在空军“指挥一切,调动一切”。因为,军权一直是牢牢地掌握在毛泽东手里。
不过,说父亲是林彪“死党”真不冤枉。1970年的庐山会议上,父亲作了检讨。毛泽东想要撤换父亲,征求林彪的意见:“用空军的曹里怀成不成?”林彪回答“还是得用吴法宪”,把主席顶了回去。

 
辽沈战役结束后,吴法宪、陈绥圻夫妇在沈阳合影。

 
1950年代,吴法宪、陈绥圻夫妇与儿子吴新潮。

上一篇:我与石少华的一段交往
下一篇:1988年:陪耀邦打桥牌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