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名人一瞬 >
   
我的父亲吴法宪
发布时间:2013-06-21 来源:89辑 作者:吴新潮 浏览: 次 【字体:

 
母亲陈绥圻
 
1923年,母亲陈绥圻出生在上海,她的曾祖父是宁波商人,家境殷实,在上海拥有多家商号和产业。祖父是个富二代、啃老族,年纪轻轻吸鸦片赌博搞坏了身体,过早离世。外婆独自带着母亲和舅舅,生活陷入困境。
1941年,母亲在上海的一家教会学校读书时,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积极参加抗日救亡工作,因为暴露了身份,母亲和舅舅被组织上紧急转移到了苏北新四军。外婆突然间失去了一双儿女,不知他们的去向和生死,哭瞎了双眼。在苏北的舅舅听到音讯,擅自离队回了上海,从此成了他的历史问题。参加新四军后的母亲,先后在抗大五分校、新四军三师政治部保卫科任干事。经锄奸股长赵炳安(曾任济南军区副司令)的介绍,母亲与父亲相识。按照母亲的说法,当时在新四军的知识女性中流行一句话,说老干部是“可敬不可爱”,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母亲与父亲相恋结婚,并相守了一生。我的一位朋友和母亲很熟,常来陪母亲聊天,听母亲讲故事。有一次他问母亲:“陈阿姨,吴老得势的时候,你对他好我理解;现在他倒霉了,你对他为什么还是这么好?”母亲想了想,很认真地答道:“他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也不能对不起他。”
作为母亲的儿女,我们亲眼见到在父亲一生最艰难的岁月,母亲对父亲的不离不弃、关爱有加。刘亚楼曾说过:“吴法宪找了一个好老婆。”
1942年,日军对苏北的新四军发动“扫荡”,新四军三师党委决定,将一些领导同志的家属转移到上海。黄克诚的夫人唐棣华、张爱萍的夫人李友兰、曹荻秋的夫人汪云,和母亲一起到了上海,住在舅舅家里。突然增加了这许多人,舅舅卖掉家私,千方百计地保证她们的安全。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刻,舅舅掩护了一批中共高级干部的家属,舅舅是立了功的。解放后,黄克诚任总参谋长,张爱萍任副总参谋长,曹荻秋任上海市长,父亲任空军政委。而舅舅背负着沉重的政治包袱,在天山中学教书,仍然住在抗日时期的棚户区里,生活很清贫;但他对自己的生活和子女问题,没有对父亲提出过任何要求。1971年父亲出事后,舅舅受到株连,舅妈身患癌症不治身亡。
抗战胜利后,母亲随部队到了东北。1948年,母亲在齐齐哈尔生下了我,父亲打完辽沈战役,南下时负伤到了武汉。母亲当时在天津留守,从刘震夫人那里得到父亲负伤的消息,独自一人爬上火车,冒着敌机轰炸、敌特出没的危险去找父亲。由于无法渡过长江,只好返回。母亲对我说,那是她最危险的一次经历。
军队授衔前夕的1954年,母亲转业到民航总局任计划处处长。作为首长夫人,她早出晚归,天天挤公共汽车,从来没有坐过父亲的车。母亲跟我说,挤公共汽车就像跳芭蕾舞,脚尖着地。那时,我们整天见不到她的身影,工作紧张时,母亲就搬个铺盖住在办公室里。
1968年“杨、余、傅事件”后,叶群找到父亲,说为了看家,把母亲调来空军任吴办主任。母亲就这样又穿上了军装。作为吴办主任,母亲列席空军常委办公会议。父亲对她有规定:大大小小的事情,只准听,不准说。因此,母亲在空军期间,甚少讲话和发言。
凡事都有例外,大概是1970年夏天某日,空军党办通知林立果,要他在司令部二级部长会议上作学习毛主席著作的讲用报告,母亲带我去了。林立果的讲用报告很新鲜,讲空军在未来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党办主任王飞要母亲讲讲话,母亲说:不讲话了我喊个口号吧,向林立果学习!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林彪出事以后,这件事成了母亲的主要罪行。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父亲被抓,母亲被隔离,此后的九年时间,母亲没有见过父亲,既不知道父亲的任何音讯,也不知道我的任何音讯。1978年,空军党委召开大会,把母亲押上会场,扒掉领章帽徽,空军领导亲自宣布母亲是林彪死党、现行反革命,开除党籍军籍,押送农场劳动改造。
母亲被押送到浙江绍兴龙虎山茶木场劳改,三年里,风吹日晒雨淋,蚊虫叮咬。每月只有五十元生活费。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母亲省吃俭用,还一点一点攒下钱买了毛线,给父亲和我们每人织了一件毛衣。接到母亲的毛衣时,我们不禁泪流满面。
1980年父亲保外就医,母亲也经胡耀邦批示,重新作了结论。经空军王海司令员批准,母亲按副师职离休,陪伴父亲在济南度过了二十余年的晚年生活。看到他们相搀相扶的身影。我知道了什么叫相濡以沫,什么是相伴终生。
经历了大起大落、大苦大难的父亲和母亲,晚年的心态相当平和。2004年春,母亲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说:“我们应该高高兴兴过日子,安安心心当好老百姓。”
2000年,父亲因脑梗塞住院治疗,至2004年10月过世。长达四年的时间,母亲几乎天天到医院照料父亲的医疗与生活。母亲的辛苦和劳累,我们历历在目。
从落户济南开始,父亲和母亲就开始筹划撰写回忆录,录下了将近二百盘磁带。后由母亲一字一句整理成文。十年以后,由父亲亲自修改定稿。父亲和母亲晚年,为回忆录倾注了全部心血。2006年,父亲的回忆录在香港出版。
2011年4月9日,母亲因突发大面积心梗在北京去世,享年八十八岁。2011年5月,我们把母亲的骨灰送回父亲的家乡江西永丰县君埠乡与父亲合墓。愿他们在天国依然相伴。
 
 
1969年,吴新潮为父母拍的照片。

 
晚年的吴法宪学会了做饭。
共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上一篇:我与石少华的一段交往
下一篇:1988年:陪耀邦打桥牌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