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名人一瞬 >
   
忘不了的孙维世
发布时间:2014-07-03 来源:95辑 作者:杜高 浏览: 次 【字体:

    1950年9月,孙维世导演的第一部苏联话剧《保尔•柯察金》在北京演出。著名演员金山在她的指导下,认真而刻苦地学习和运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表演方法,成功地创造了保尔的富有感召力的英雄形象。那优美而又大气、浪漫而又写实的演剧风格,那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昂扬精神,使中国话剧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气象。我那时还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青年,看了这场演出,热情澎湃,握起笔来写了一篇剧评,刊登在《光明日报》上。记得我当时赞扬孙维世不仅把先进的现实主义演剧方法带到了中国,同时也把苏联文学特有的革命理想的种子传播到了刚刚解放的中国大地。金山扮演的保尔,成为中国青年仿效的榜样。 
 

图4 1940年代,孙维世与马海德夫人苏菲(左)的合影。 

    文章发表一个多月后,我便上朝鲜前线去了。直到1952年夏,我回到北京,调到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创作室工作,才和孙维世、金山先生相识,他们不但还记得我写的那篇小剧评,而且对我后来发表的一些文字也很关注。我受到鼓舞。他们对我的爱护,吸引着我常到他们家去。很巧的是,1951年我和青艺的编剧汪明在朝鲜战地合写的剧本《向三八线前进》,由东北军区后政文工团排演。军区政治部文化部给予奖励,颁发证书的文化部长孙泱,恰恰是维世同志的哥哥。我在维世家里见到他一次,我们亲切地回忆起往事。他后来担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死得很悲惨,可惜《图册》里只提了一句,说他:“不明不白地”死于“文革”。 
 
图5 孙维世与周恩来、邓颖超在莫斯科。 

    维世的家有一种我在别人的家里感受不到的愉悦、和睦和情趣。记得她正忙着导演《钦差大臣》时,有一天我到了她家,同每次一样,都是金山先生为我端茶倒水,我和维世坐在一个角落里,低声交谈。金山在另一边叫了起来:“你们不要开小会!”维世朗声大笑,三人便围坐在了一起。我从心里喜欢这一对夫妻。虽然维世大我九岁,金山长我十九岁,我敬他们若师长,但我一点也不感到拘束。这是一对情爱深笃的夫妻,一个崇高而美丽的艺术理想把他俩紧紧连结在一起。这是两个同样杰出的人:一个导演和一个演员,他们酝酿着结出更多叫世人惊叹的艺术果实。 
 
图6 孙维世与周恩来、邓颖超的合影。 

    1952年,为纪念果戈里诞生百年,北京话剧界联合演出《钦差大臣》,这是孙维世导演的又一部重要作品。我也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果戈里的<钦差大臣>为什么是不朽的》评论,虽然受到维世同志的鼓励,但我当时仅能认识到果戈里剧作的价值,还认识不到这次演出对于中国话剧艺术发展的意义和导演的独特贡献。那次演出,孙维世有意地把当时新建的中国青艺和筹建中的北京人艺两个话剧院的几位第一流的演员石羽、刁光覃、于村、田冲等集合起来,进行了一次最严格也最富成效的斯坦尼演剧体系的“磨练”。这对两个剧院后来的表演风格产生了深远影响。直到六十年以后,惟一还在世的演员蓝天野先生依然深情怀念那次排演的收获,感慨地说:“孙维世太好了!如果她还活着,中国话剧的面貌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那时附设在青艺院内还有两个小剧团:一个儿童剧团,一个木偶剧团。
    孙维世思考着中国儿童剧的发展。她把苏联作家米哈尔柯夫的《小白兔》翻译过来,并亲自为儿童剧团导演这个戏。她的目的是通过一次艺术实践改变人们对儿童剧的传统观念,并且培训一批专业儿童剧演员。她认为过去的儿童剧都是由孩子演孩子,这不是艺术创造;只有由专业的成年演员来扮演孩子,才能理解角色而创造出生动的人物形象。我举一个例子:方掬芬当时是青艺的年轻演员,因为身材矮小,很难分配到合适的角色,她很苦闷。孙维世发现了她,鼓励她做一个儿童剧演员,走进儿童的心理世界,磨练儿童剧的表演技巧,创造鲜活的儿童舞台形象。孙维世的启迪,为方掬芬开辟了一条艺术的新路,从1952年的《小白兔》开始,经过半世纪的刻苦而辛勤的舞台磨练,方掬芬终于成为中国最优秀的儿童剧表演艺术家之一。和她同时成长起来的,还有连德枝、李若君、覃琨、史美明等一批优秀人才。 
 
图7 1950年代,孙维世和金山的合影。

    《小白兔》奠定的艺术基础,使儿童剧团不久后扩建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人们有理由把孙维世称为中国儿童剧的开拓者。
    我还要说木偶剧团的一件往事。1952年秋,苏联木偶艺术大师奥布拉兹卓夫访问中国。他在青年宫的三楼会议厅举行了一场示范性演出,孙维世担任翻译。那是一场精彩绝伦、令中国艺术界大开眼界的手袋式木偶表演。我当时是陪着木偶剧团的团长余所亚一同去的。余所亚先生是一位双腿萎缩的残疾人,1944年我在桂林“西南剧展”时认识他,他一直坚持着木偶艺术创作,令我钦佩。我扶他登上三楼。还记得那天奥布拉兹卓夫表演的《驯虎》、《醉汉》、《摇篮曲》等几个节目,使中国艺术家们着了迷。孙维世的翻译太精彩了,她用生动而富于表现力的语言,引导着人们领略这些节目的文化意蕴。《驯虎》这个戏,艺术家两只手的表演,一只是张开大口的老虎,一只是踌躇满志的驯虎者,他把头一次次伸进虎口里,一次次缩回来,旁观者大声喝彩,他太得意了,再把头伸进虎口,这一次老虎不客气,把口闭上了……我第一次看到余所亚动情到忘我的程度,可惜他跳不起来。我至今还记得他对我说的话:“孙维世太妙了!她教人不要小视木偶剧,你看这个小戏的含义多么深刻啊!” 当天,著名艺术理论家王朝闻也在看戏,后来他写了一篇极有分量的文章。

上一篇:最后的晚会
下一篇:刘廷芳:不该被遗忘的人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