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秘闻片影 >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朱谌之遗骸寻访记
发布时间:2010-01-16 来源:43辑 作者:秦风 浏览: 次 【字体:


  至于本文主角朱谌之所涉的“吴石案”,为让读者了解整个状况,再简述如下:据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的记述,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共由延安派台籍高级干部蔡孝乾为台湾省工委会书记,先赴上海组织相关干部,1946年4月起,首批干部由张志忠率领由沪搭船潜入基隆、台北开始活动,蔡孝乾则迟至7月进入台湾,并陆续成立“台湾省工委会”、“台北市工委会”、“台湾省山地工委会”、“基隆市工委会”、“台湾邮电职工工委会”等组织。1949年10月31日,国民党保密局逮捕省工委委员陈泽民,根据其供词,于次年1月逮捕了蔡孝乾。意外的是,作为台湾地下党最高领导人的蔡孝乾在一周内即投降,供出所有同志的名单,造成四百多名党员被捕。许多人遭到枪决,情况极其惨烈。保密局在“对本案综合检讨”中称:“……共匪各级组织与忠实程度均不够,一经破坏追捕,即全面动摇,终至瓦解……台共与匪中央,缺乏直接联系,与匪华东局联系时,亦时断时续,迄‘台湾省工委会’破获时止,其电台尚未建立,即可概见,而军事干部缺乏,部队又未经政治教育,工农群众毫无斗争经验,均属失败之主要因素。”
  “保密局”的评析未必客观,但在提及“吴石案”的朱谌之时,读来却像是“褒扬状”:“……(二)共匪运用女匪干朱谌之,与台省警务处电讯管理所主任王昌诚(王经查明无罪,恢复公职)之至亲关系办理入境证及寄居王家,以掩护身份工作,此种大胆深入之方式,颇切合秘密工作之要求。(三)共匪运用党性坚强、学能优良之女匪干,担任交通联络工作,极易减少外界注意与达成所负任务。(四)朱匪于捕瞬间吞金企图自杀,证明其应付事变,早做准备,匪干此种维护重要工作,不惜个人生命的纪律与精神,诚有可取法之处……”朱谌之的身份和行踪也是被蔡孝乾和盘供出的,她由大陆来台湾与吴石秘密接触,取走了吴石所转交的重要军事资料,并向蔡孝乾报告工作状况。事成后,在吴石的安排下,朱谌之搭乘国民党空军飞机前往当时仍在国民党控制下的浙江定海,准备搭船前往上海。“保密局”获知后,立刻拘捕吴石,并通知定海方面逮捕朱谌之。据吴石称,1949年初,共产党已占有整个东北与华北,蒋介石下野,和议又起,军中思想混乱,因此他也“糊里糊涂”与共产党发生关系。6月间吴石前往台湾,并刻意将一对儿女留在大陆,途经香港时接受了中共地下党托付的任务。
  《老照片》第16辑刊出一年后,2002年,笔者又将更详细的史实刊在《凤凰周刊》上,读者反映强烈。不久后,朱晓枫通过《凤凰周刊》给我转来一信,感谢我提供关于她母亲朱谌之在台湾的信息,问我能否协助寻找其母亲遗骸的下落,希望将先人的遗骨迁回大陆。朱晓枫通过《老照片》与《凤凰周刊》两个渠道与我联系,并在电话中与我作了简短交谈。我感觉,这件尘封已久的旧案可能会变成我的某种新任务,一个情感难以承受其重的任务。

 
2003年春,朱晓枫夫妇到作者下榻的宾馆商谈寻找朱谌之遗骸事宜

  2003年春节,我带家人到大陆旅游,在上海停留时,朱晓枫和她的先生以及作家冯亦同专程由南京赶来看我。朱晓枫74岁了,就年龄而言已是我的长辈,据朱晓枫介绍,朱谌之到台湾后寄居在女婿王昌诚、女儿陈志毅的家中,因此如果收尸,应是王昌诚去收。她还透露,曾通过台湾友人的帮助,找到了王昌诚25年前住在警务处宿舍的地址和电话,不过待托人造访时,才发现该处早已改建为公寓大厦。此外他们也查过台北“六张犁”数百座政治犯的墓碑,其中并无朱谌之的名字。因此,姐夫王昌诚一家的下落便成为惟一的线索。朱晓枫说:“自己现在已老了,惟一的心愿就是死前可以迎回母亲的遗骸。”此外,她还提供了一篇朱谌之的友人陈修良写的文章。陈文说:朱谌之,本名朱枫,出身浙江镇海名门,就读宁波女师时积极参与学生活动,毕业后远嫁东北一富裕陈姓人家,丈夫为续弦,与原配已有子女数人,朱谌之则生下女儿陈倬如(后改名朱晓枫),后来丈夫过世,朱谌之带着女儿回到镇海,并与后来加入共产党的革命青年朱晓光结婚。抗战爆发后,朱谌之投入救亡运动,随着战局恶化迁往武汉,再转往湖南,在那里休养半年,最后又举家回到浙江金华。此时正值国共合作高峰,尤其共产党的政工人员在敌后协助成立各种民间组织。台湾籍爱国志士李友邦将军正召募旅居大陆的台湾同胞,在金华成立了“台湾少年团”与“台湾义勇队”。中共派出了张华、华沙白等人参与成立工作,朱谌之亦慷慨解囊,捐出八百元,以使“台湾医院”顺利开业。同时为了奔赴抗战前线,朱谌之又将8岁的女儿晓枫寄托在台湾少年团,所以事实上,朱晓枫是跟着台湾儿童一起长大的。
  至于朱谌之自己则是跟着丈夫朱晓光,在新四军的随军书店工作,因行事干练,被派往上海、桂林等地开展工作,从事左翼文化宣传活动。1944年,朱谌之在上海遭汪伪特务逮捕,不久获释。离开监牢的第二年,朱谌之正式加入中共,1948年被派去香港。1949年,中共华东局为与吴石建立联系,须找一位适当的人过去,之所以选中朱谌之,是因为朱的前夫的女儿陈志毅与其夫王昌诚在台湾,具有一定的社会关系。突然接到上级命令的朱谌之,只好取消返回上海的计划,连续写了几封信给上海的丈夫和女儿,表达对他们的思念之情,尤其是女儿晓枫已18岁,亭亭玉立,正就读于医学院。过去11年的战乱岁月,母女俩只在上海短聚三个月。朱晓枫并不知晓母亲的真正身份和任务,只知她临时决定去台湾,接着就完全失去了联系。1950年代初,朱晓枫被告之母亲已在台湾牺牲,并获颁烈属证明。
上一篇:1950年代:台湾校园的“自觉运动”
下一篇:“杜德事件”后的巨济岛战俘营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