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秘闻片影 >
   
雷震案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0-06-07 来源:33辑 作者:范泓 浏览: 次 【字体:

  
  若谈及雷震先生,《自由中国》半月刊10年风雨路,固然是一个最主要的话题,但“雷震案”(以下简称雷案)本身也是不容忽略的。因为这个案子的背后有着太多的故事。有人将此案与1955年8月发生的“孙立人案”相提并论,是从“政治构陷”这一角度来审视的。当年孙立人案中所谓“匪谍”郭廷亮,完全是由情治人员(情报与治安)一手策划的;而雷案中的“匪谍”刘子英,也不过是郭廷亮模式的一个翻版而已。两案在手法上如出一辙,说到底,都是当局为整肃和打压其政治敌手,将“匪谍案”模式作为“执政者排除异己、掌控权力的重要方式”(《〈自由中国〉与民主宪政》,薛化元)。不过,较之长期遭到软禁的孙立人将军而言,雷震这位“骨鲠之臣”的境遇似乎更加险恶,在军事法庭不允许对质的情况下,被诬陷为“知匪不报”,因而被他曾经的上司和朋友蒋介石投入大牢达10年之久。
  雷震被捕,是在1960年的9月4日。从目前所披露的史料看,在这之前,雷震已知自己将遭此厄运。对蒋介石来说,雷震主持《自由中国》半月刊10年来为争言论自由,与当局所进行的一系列殊死拼争,早已在心理上动摇了这位独裁者对台湾岛统治的信心;及至1960年前后,雷震与台湾本地政治精英共同筹建反对党,更是将国民党推向了一个如坐针毡的窘境,这是自台湾“二二八”事件以来,最为壮怀激烈的一个政治大事件。因此,蒋介石制裁雷震“决心如铁”(陶百川语),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不过,与雷震始终保持着良好关系的美国大使馆事先得到一份绝密情报:“情治单位打算制造匪谍案,先将马之打成匪谍,再将雷震以‘知匪不报’而入罪……”(《平反白色恐怖案还有长路要走》,薛化元)并透过曾当过台北市长的高玉树,将此事通知了雷震。曾经作为国民党高层核心人物、蒋介石的“国策顾问”,雷震深知一场“牢狱之灾”终不可免,但他还是与马之谈了一次话,其目的是为了防止不谙政治的马之被当局所利用。马听了当场表示:“无论他们怎么整我,我都不会承认是‘匪谍’的,即使是屈打成招,我也不会‘咬您’的。”(《雷震全集》第2册231页)后来事实证明,美国大使馆传来的情报是可靠的。十几天后,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比原计划将近提前了一个月,以“涉嫌叛乱”为由将雷震、傅正、马之、刘子英四人逮捕。这种“先抓人后侦讯”的违法行径,顿时引来一片哗然。只是在侦讯过程中,马之没有与当局合作,但《自由中国》杂志社前会计刘子英却“利诱成招”,不仅承认自己是邵力子之妻傅学文派来台湾的“匪谍”,而且称于1950年5月17日晚,在台北金山街一巷二号雷震的书房里,彼“将傅匪在京情况及所交为匪工作任务,密告雷震,并夸张大陆匪情,劝雷震为人民立功……”既有时间,又有地点,而且任务明确。于是,案情发生了逆转,审判遂绕开了所谓“涉嫌叛乱”而就“知匪不报”秘密进行着,监察院派出的雷案调查小组自始至终也未能见到雷震一面。
  当局之所以采用“匪谍”模式将雷震送上军事法庭,是因为当年孙立人事件与所谓“匪谍”有关之后,于是一种“把主张民主自由与匪谍的行为关联起来的论述也正式提出……对《自由中国》而言,这种将‘宣传民主自由’与‘匪谍’划等号的宣告事实上是针对他们而发”(《〈自由中国〉与民主宪政》,第134页)。这就意味着,逮捕雷震并以“匪谍”而说事,既可混淆其大众视听,又能掩饰当局“一石二鸟”的政治企图:只要将雷震判了刑,常发铿锵之声的《自由中国》半月刊便可能自动停刊而解体,而筹建中的反对党也会胎死腹中。事实证明,当局确实做到了这一点。1960年9月24日,台湾警备总部正式向军事法庭提出公诉,起诉书认定雷震的主要罪状有二条:一,明知为“匪谍”(刘子英)而不告密检举;二,连续以文字有利于叛徒之宣传,散布悲观无望论调,以图鼓动暴动,以达颠覆政府之目的……(1960年9月24日台湾《联合报》)10月3日,雷案开庭,“只开了八个半钟头的庭,就宣告终结了”(胡适语);10月8日,军事法庭以“知匪不报”、“为匪宣传”等罪名判处雷震有期徒刑10年,褫夺公权7年。然而,雷震被捕的实质是在组党。但出于政治上的目的,蒋介石却竭力想掩饰这一点。1960年9月14日,他在接见美国西海岸报界记者时第一次对雷案公开表态:“……相信已有‘匪谍’在该刊(指《自由中国》半月刊)的幕后作活动,逮捕雷震当然有法律的依据……这件事与雷震组织反对党无关。任何人可以自由地在台湾从事政治活动,但是绝对不许参与颠覆活动。”(1960年9月15日台湾《中央日报》)同年11月18日,蒋与胡适也有过一次谈话,依然持这个态度:“如果他(指雷震)的背后没有匪谍,我决不会办他。”胡适当然不相信这样的指控,干脆挑明了自己的看法,说:“总统和国民党的其他领袖能不能把十年前对我的那份雅量分一点来对待今日要组织一个新党的人。”(《胡适日记全编·第8册》726页)应当说,在当时人们对胡、蒋二人的这次见面寄予了莫大的希望。因为从时间上讲,还来得及,这时距雷案二审还有最后的五天。如若胡适能说服蒋氏收回成命,雷震或可免遭10年牢狱之灾。但蒋介石不为所动,胡适终以“大失望”而对天长叹。11月23日雷案复判,法庭维持其原判。

 
雷震之妻宋英为《雷震回忆录》被毁头痛不已。蒋经国逝世后,宋英拟向警备总部索回《雷震回忆录》,却证实已被烧毁。

  
1947年春,时任制宪国大副秘书长的雷震在南京家中。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残存的重庆大轰炸照片
下一篇: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