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秘闻片影 >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的历史秘闻
发布时间:2011-01-14 来源:45辑 作者:余戈 浏览: 次 【字体:


  日军相册里,大量照片是其个人照片和各种合影,即便里面有几位师团长、联队长之类的高级将校赠送的个人照片,史料价值都不大。但夹杂其间的一些记载其行动的照片,却能透射出某些大的历史背景的细节,值得仔细研究。
  在驻扎北满的1935年间,16师团的主要任务是“剿灭”东北义勇军残部和逐渐发展壮大的东北抗日联军。
  这一年,轰轰烈烈的抗日义勇军在日军的反复“围剿”中已臻衰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已成为抗日中坚力量。据资料,1935年至1936年两年,抗联的游击活动最为频繁,同日军进行战斗达1891次,毙伤日寇万余人。此时北满地区的抗联武装,为赵尚志领导的抗联第三军,主要活动地域在珠河及松花江下游地区。16师团所在的齐齐哈尔,在“九一八”事变后曾爆发马占山领导的江桥抗战和苏炳文部反日起义,在日军重兵剿杀下,至1935年仅存两支抗日义勇军的残余人员。当时,日军将义勇军和抗联武装一律蔑称为“匪贼”,抽调军警力量组成“讨伐队”进行剿杀。此时进驻齐齐哈尔的日军16师团,除了担负对当地抗日武装的“讨伐”任务,还曾抽调一个联队到吉林对支持抗日武装的平民进行屠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老黑沟惨案”。这个联队,就是相册主人桶本伊八郎所在的“奈良联队”——第38联队。
  据史料记载,日军1935年开始吉林省春季“大讨伐”,将驻扎齐齐哈尔的第16师团38联队(联队长田路朝一大佐,3月15日到任)调到吉林省参加“讨伐”,企图消灭活动在舒兰县一带的宋德林、周太平两支抗日武装。进犯蛟河的38联队第3大队大队长东川少佐、翻译朱子岐得到密探陈生报告:老黑沟没好人,都是胡子。5月29日,日军六百余人及抓来背给养的夫役六百余名,由陈生带路从退抟岭出发,分三路侵袭老黑沟。除其中一路因迷路未能到达外,其他两路分别从呼兰岭和石门子进入有300户居民的老黑沟(今舒兰市榆树沟乡)。日军一侵入老黑沟便开始抓人、杀人,远者枪打,近者刀挑。从5月29日至6月5日,日军进行了为期八天的血腥大屠杀。屠杀方式主要是集中起来用机枪扫射、排队用刀挑或活埋等,日军多以小队或分队反复搜捕杀戮。期间共烧毁房屋达千余间,杀害无辜百姓1017人,全村仅四十余人幸免于难。遭血洗后的老黑沟此后长期无人敢居往,变得沉寂、恐怖。无人掩埋的尸体腐烂,又造成瘟疫在舒兰一带流行,吞噬了许多人的生命。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一位名叫石切山英彰的日本留学生曾两度来到舒兰,调查“老黑沟惨案”的相关史实,根据他所掌握的材料:血洗老黑沟的日军16师团38联队,是日本国内公认的在侵华战争期间能征惯战的“奈良联队”。石切山英彰曾在东京日本防卫厅研究所的图书馆里找到了一本1963年出版的《奈良联队战记》,这份档案中,奈良联队在1935年春天的“战记”竟然是空白。对惯于炫耀“武功”的日军来说,这一讳莫如深的反常举动背后隐含的秘密是:这是一次屠杀平民的战争罪暴行,不宜公开。
  在写作此文时,笔者查阅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毙命中国的百名日军将领》一书,兴奋地发现:制造“老黑沟惨案”的祸首、38联队联队长田路朝一大佐,最终遭到了应有的报应。1939年6月17日,已升任日军华中派遣军第13军第15师团步兵团团长的田路朝一少将,在安徽南部的一次战斗中,被中国军队击毙(死后被追晋中将)。这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史料明确记载“老黑沟惨案”的直接制造者为38联队第3大队,相册主人桶本伊八郎所在的第1大队是否参加了这次屠杀,未见记述。但可以肯定的是,该大队按38联队统一部署参加了在附近地区的屠杀活动。在相册中,有反映“讨伐”作战的照片十余张,相比较于其他照片尺幅都偏小,且较模糊,想必是受作战时的条件所限。有数张直接反映战斗场面,其中一张注明为“纵火焚烧匪贼住家”,其他都是“讨伐”过程中露营、行军的照片。
  相册中,仅一张照片中出现了我抗日武装人员的形象:一位穿戴夹衣、棉帽的战士拄着土枪站立在墙头警戒,旁边一个寮棚里还有一个探头张望的战士。从人物所持的简陋枪械,笔者判断应属于山林队之类的抗日武装,桶本伊八郎所作的文字注解为“匪贼的步哨”,并不无得意地指出照片是“讨伐”行动后从当事人尸身上搜检所得。照片非常清晰,很难想象是何人所拍摄,因为抗联武装应没有照相机这样的奢侈品。

 
图四 日军为割断我抗日武装与民众的联系,强制归屯并户建立的“集团部落”。

 
图五 日军四处强行征集粮秣。

 
图六 日军步兵骑马“讨伐”我抗日武装。
上一篇:七七事变前日军在北平的活动
下一篇:朱谌之魂归大陆纪实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