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秘闻片影 >
   
朱谌之魂归大陆纪实
发布时间:2011-02-28 来源:75辑 作者:秦风 浏览: 次 【字体:


   2005年,尽管朱谌之遗骸寻找工作告一段落,但大陆社会对这一段往事的兴趣却持续高涨。这两年,有关中共特工故事的电视连续剧《潜伏》风行一时,许多媒体不断提起吴石、朱谌之的往事,并视前者为后者某种隐喻。更神奇的是,就在这股“朱谌之热”中,她的骨骸竟然真正被寻获了。
  今年1月,《朱枫传》的作者、南京资深作家冯亦同先生,向我转来一封上海学者潘蓁的邮件。潘蓁也在寻访其先父潘承德的历史往事,在台湾友人的协助之下,做了一些调查工作,无意间发现了关于朱谌之遗骸的重要线索。信中说:“几年前,在‘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台湾地区戒严时期政治事件处理协会’和‘中华基金会’等民间团体的抗争和努力下,台北市府同意在六张犁建纳骨塔安放台湾地区戒严时期政治受难人遗骸骨罐。其间,辛亥路第二殡仪馆向‘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提供留存六百一十二个骨罐的‘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政治受难者墓区整建工程纳骨罐迁移名册’,‘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在名册中找出二十多名政治犯的骨罐迁移到六张犁纳骨塔。我注意到名列编号233的‘朱湛文’的名字可能有误,似也没有列为‘政治受难者’骨罐迁移,因此‘朱湛文’骨罐可能还在辛亥第二殡仪馆。”有关名字之误,潘蓁引述民间学者曾建元的文章,举出另外一个事例:“2006年,戒严时期不当戒严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基金会决议清查六张犁戒严时期政治受难者纪念公园受难者墓冢,得当地极乐殡仪馆办事处钱德荣提供埋葬许可名单,由基金会职员吴宥霖、许毓文负责一一比对,经董事长邱荣举确认,乃发现‘李云’即季澐,季澐遗体失踪之谜终于解开,惟已时半世纪余矣!”季澐为中共台湾省工委武装部长张志忠之妻,为地下党重要干部。张志忠夫妇被捕枪决,亦为中共在台地下党历史的重要一章。
   潘蓁建议三个追查方向,其中最关键的是第二殡仪馆。这封信实质上重新启动了查访朱谌之骨骸的工作。不过考虑到五年前的情况,由于个人资源有限,奔波效果不彰,这次我决定联络更多热心朋友参与,加快调查工作。我约了研究白色恐怖时期历史的中研院教授朱浤源和他的研究助理来办公室,朱浤源教授看了相关资料,直觉判断说:“‘朱湛文’一定就是朱谌之,以前的数据是油印手写的,写得快一点,‘谌’的简体很容易看成‘湛’,‘之’很容易看成‘文’。”接下工作后,朱浤源很快就展开行动,大约一个月后,我接到了浤源电话,他兴奋地说:“朱谌之找到了!”根据浤源所述,这一个月里他一共去了第二殡仪馆四次。第一次到管理处秘书室,由承办人员刘文华先生查阅资料,确定有“朱湛文”的名字,但非233号,而是新编的77号。不过虽有号码,但对有无骨灰坛以及坛置于何处,均无把握。第二次,刘文华骑摩托车带领朱浤源首次上山,至示范公墓政治受难者墓区纳骨塔,焚香祈祷,再入内搜寻,未果。第三次,则由管理处原承办人员雷元荣带领,至富德公墓第十一墓区纳骨塔,探入屋内,逐一翻找。朱浤源说:“我们爬到里面一个个找,都找不到,感到很绝望。这时我们看到一个角落还有几个袋子(注:骨罐装在袋子中,上面写有编号),爬过去一看,赫然看见‘77’的字样。”
  3月9日,朱浤源第四次上山,带着我去确认这件事的真实性。早晨8时,浤源开车载着我、雷元荣与友人王境宇前往福德公墓。天气冷冽,飘着细雨,墓地几分凄楚之情。车子走了一段山路停住,我们下车后往下步行至一偏僻处,见一低矮水泥建筑,上面写着“安康市场东北侧道路无主灵骨塔”。雷元荣打开了灵骨塔的铁门,进去后看见一个用红漆写着“77”的袋子已被移至前方。拍照存证后,我们回到二殡与管理处处长杜英辉讨论一些行政上的具体问题。由于目前登记的名字是“朱湛文”,与“朱谌之”显有差异,程序上必须做进一步确证。杜英辉处长表示,可以协助在公文中寻找佐证数据,然而事隔六十年,承办单位由“国防部”到台北市政府,转换至少四次,年代久远,档案追寻耗时费力,于是我建议请朱浤源以中研院研究员的公信力,以学术论证的方式提供证明文书。
   事后证明,二殡管理处在这个行政细节问题上,完全没有任何刁难,而是全力支持外界的寻访行动,令人敬佩。这一天下午,我立刻将寻访结果及相关图文传给南京冯亦同先生,并请转告朱晓枫女士。可以想见,等了八年终于听到母亲遗骸寻获的消息,朱晓枫是何等欣悦!现在遗骸已经找到,而且确定可以移出二殡灵骨塔,接下来要处理由台湾移灵大陆的行政手续问题。由于朱晓枫年事已高,不堪奔波劳累,这件事由朱晓枫在北京的女婿李扬负责处理。4月下旬,朱浤源趁到北京进行学术访问时,与李扬见面,两人讨论了如何处理后续的问题。表面上,事情应可顺利进行,然而朱浤源返台后却有一种奇怪的不安,他至今只根据资料找到77号的袋子,却从来没有真正打开袋子确认里面就是朱谌之的骨罐,万一不是呢?朱浤源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再度上山,打开袋子后发现里面确实不是朱谌之的名字,朱浤源当场傻眼,脑袋一片空白。后来他与雷元荣仔细研究,发现原来承办人员将资料看错行,所谓77号为新编名册的编号,朱谌之骨罐仍是原来的233号。于是5月31日,两人再次上山钻进灵骨塔的一大堆骨罐袋里去寻找,如此一波三折终于找到233号,打开袋子,赫然看见里面骨罐上写着“朱谌之”三个红字。 

图3 2003年春,朱晓枫夫妇专程从南京赶到上海,与秦风商谈朱谌之遗骸寻访事宜。(原载第43辑《老照片》)
图4 过去埋葬政治犯的台北市示范公墓,如今改为“戒严时期政治受难者纪念公园”。(朱浤源 摄)
图5 台北富德公墓中放置无主骨罐的灵骨塔。(秦风 摄)
上一篇: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的历史秘闻
下一篇:西方画刊中的辛亥革命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