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cms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首页 | 旧事重温 | 故时风物 | 名人一瞬 | 私人相簿 | 秘闻片影 | 老照片馆 | 编读感言 | 读者留言 | 专题 | 会员中心 | 支持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逝鸿片羽 > 文章内容
当年,我们是一对“小花童”
来源: 作者:施顺才 发布时间:2018-01-18  

 

    我还记得抗战胜利那一年,也就是1945年发生的一件往事。
    那一年,“胜利”成为南京人流行的时髦词,许多家庭把在抗战胜利时的出生儿起名为“胜利”。一些时尚的青年用举办婚礼的方式庆祝抗战胜利,美其名曰:“胜利婚礼”。1945年9月,我与一名叫鲍佩勤的女孩分别担当了一场“胜利婚礼”的男女小花童,婚礼采用的是西式婚礼仪式。在南京莫愁路基督教堂自立会汉中堂(现为基督教莫愁路堂)举行,该教堂由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之弟陈裕华总工程师设计,带有典型的英国十六世纪都铎王朝风格。记得婚礼那天,没有传统的放鞭炮、吹喇叭、坐花轿、拜天地、闹洞房等。

 

 图1 “胜利婚礼”纪念照


    在“胜利婚礼”仪式上,我全神贯注地投入。在钢琴伴奏下和唱诗班悠扬的歌声中,一对新人手挽手并肩从教堂正门步入婚礼甬道,新娘披婚纱,戴花冠和白手套,手捧红玫瑰,前行时,我与女花童并肩牵着婚纱裙边,紧跟其后,手持着装满花瓣的花篮,一路把花瓣撒在新娘经过的红地毯上,在随着结婚乐曲的旋律缓缓行进中,我发现身边的那位当花童的女孩儿也是全神贯注、神情严肃。待我们漫步走到圣殿前,我已紧张得浑身冒汗了。经过牧师为新人祈祷祝福和新人许下终生相守的诺言后,教堂里的人们起立鼓掌,新人重新走过婚礼甬道,走出礼堂到草坪上,由“大美摄影社”拍摄了“胜利婚礼”纪念照,同时,又拍摄下这张七十二年前的男女小花童合影照。

 

 

 图2 小花童合照


 

 图3 2011年,时隔六十六年两位小花童再度重逢。


    六十六年后的一次偶然机会,我与鲍佩勤取得了联系,两位当年天真活泼可爱的小花童都已经垂垂老矣,我们手拿照片相认,聚餐和叙旧。在久别重逢的喜悦中,亲友们的相机不失时机地拍摄了不少珍贵镜头。曾经的小花童,如今都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了。这种强烈的对比,除了让我们感慨岁月沧桑之外,还让我们共同回忆起抗战胜利时为“胜利婚礼”当小花童的快乐情景。

    “胜利婚礼”选择男女小花童是非常慎重的事,只有聪慧、漂亮、活泼、可爱的儿童才能担当花童,以凸显婚礼的观赏性,当年7岁的我和那位名叫鲍佩勤的6岁小姑娘都被看中。而我的拍档——小女孩花童,虽然我依稀记得她的模样,却没有想过还能再遇见。
    我家和小女孩所属的鲍家可谓世交,同是基督徒家庭,我父亲是教会长老,她父亲是教会牧师,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他们分别都为保护难民而做出过贡献,又同住莫愁路,关系很好。20世纪50年代,鲍家人离开南京分散在全国五个城市,而鲍佩勤则定居在上海。

(阅读次数:
下一篇:没有了
[收藏] [推荐] [评论(0条)]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
  热点文章
·1950年:一位知识分子的思想汇报
·西方传教士避难烟台
  相关文章
·1950年:一位知识分子的思想汇报
·西方传教士避难烟台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 www.lzp199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