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cms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首页 | 旧事重温 | 故时风物 | 名人一瞬 | 私人相簿 | 秘闻片影 | 老照片馆 | 编读感言 | 读者留言 | 专题 | 会员中心 | 支持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逝鸿片羽 > 文章内容
清末徐州的文人群像
来源: 作者:徐 明 发布时间:2018-05-18  
这张摄于1905年的老照片,距今已一百一十三年了。它定格下的瞬间,是1905年铜山书画研究会成立时全体成员的合影。[明朝徐州为直隶州。清雍正十一年(1733)升州为府,另立铜山县,故铜山人也即徐州人。]
因多年来接触徐州地方文史,许多清末民初的徐州文化人物的名字是我经常看到听到的。但只见过极少数人的照片,比如张伯英。这张照片我曾在不同的书中见到过,可是只注明了坐在前排左起第三人伯英先生,其他人一概未注明。我每次看这张照片时都会想,他们中间一定有我知道的人。
2014年,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一部大型画册《汉风墨韵》,把近代、现代、当代的徐州籍画家、书法家全部包含在内。在介绍张伯英的部分里,就附上了这幅照片,一看之下,惊喜莫名。原来除了我之前知道的前排左三是张伯英之外,照片下的文字,与照片中的人物相对应,几乎列出了所有人物的姓名。尤其想不到的是,照片里居然还看到了我的曾祖父。

 
我们就先从前面坐着的第一排开始。
左起第一人徐长恩(1871—1943),字惠伯,号东侨,他就是我的曾祖父。现在已知有关他的极少的情况包括他的生卒年,全部是我在张伯英的诗文中发现的。他和张伯英同岁,两人少年时曾一同就读于榆庄私塾。1929年起协助张伯英编纂《徐州续诗征》和《黑龙江省志稿》。我们家没有留下曾祖父的照片,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不太清晰的面容。
第二人吴桐(1870—1943),原名吴志桐,字承甫,吴桐是笔名。祖籍安徽宿县,少年时随父亲移居徐州。
第三人张伯英(1871—1949),今徐州铜山区三堡镇榆庄人。曾任北洋政府陆军部秘书、北京临时政府副秘书长。诗人、学者、古文家,民国时期大书法家、碑帖研究鉴赏专家。
第四人张从仁(1871—1947),字云生,张伯英的叔叔,叔侄二人同年生。1902年朝廷补行庚子辛丑并科,叔侄又同赴金陵,应顺天乡试并同科中举。
第五人王嘉诜(1861—1920),字少沂、劭宜。祖籍山西闻喜县,曾祖王体仁来徐经商,遂定居徐州,有《养真室集》存世。张伯英对他有非常高的评价:“吾乡兵燹后,文学衰替,少沂起而振之……人品高峻,非惟文学优也。”
第六人李辅中(1877—1953),字允庵,僧允。其父亲是清末徐州镇标中军守备李秀岭。李辅中能诗文,善书画,著有《万年少先生年谱》一书。史学大家陈寅恪在《柳如是别传》中,曾征引过此书的研究成果。他的后代辑其作品名《十宋楼集》。
第七人郑叔平(1871—1930),字坦之。金石收藏宏富,精于鉴别,深得张伯英赞叹,有《邃庵文稿》存世。
第二排,左起第一人李兰(1862—1921),字芳谷,号聋道人。张伯英说他:“山水学蓝田叔(蓝瑛),人物学黄瘿瓢(黄慎),花卉学李复堂(李鳝),各臻奇妙。”
第二人韩志正(1868—1936),字元方,清光绪癸卯科举人,辛亥革命后第一任铜山县长。教育家,著有《北京女伶百咏》《丁卯六十感旧诗》。
第三人祁世倬(1861—1930),字汉云。张伯英说他:“君文学与王少沂齐名,性喜奖掖后进,一艺之善,称不容口。”
第四人李兰阶(1858—1935),清末贡生,书法擅长汉隶,画擅折枝花卉。
第五人袁大化(1851—1935),字行南,安徽省涡阳县人,原淮军幕僚参谋。后相继出任徐州道台、山东按察使、河南布政使、山东巡抚。1910年初冬,由山东巡抚调任新疆巡抚。辛亥革命推翻清政府后称病辞职,终老天津。著有《东陲游记》《漠矿录》等。道台亦称道员,清中期以后是省以下府州以上的高级行政官员。从袁的着装来看,与他人自不相同,官与民地位的差别还是能看出来的。
第六人王学渊(1861—1928),字惺三,书法家。张伯英说他:“吾乡工小楷者,内景(万年少)根庵(李蟠)后,至君而三。君嗜法帖,郑坦之嗜碑版,能鉴别真伪。自二人相继逝,吾无与论此者,可慨也。”
第七人儿童。
第八人苗联发(1850—1932),字聚五,岁贡生。教过私塾,曾在徐州丰储街的粮行任管账。
第九人殷淦(生卒年不详),擅长人物画像及山水、花鸟画,收藏家。
第三排,左起第一人张从云(生卒年不详),据说以修鞋补伞为生,大字不识,但画非常好,常常是他的画由苗联发给题字。
第二人孙云江(生卒年不详),人称小李兰。
第三人阎咏伯(1887—1944),山水画名家,1920与王继述、萧龙士、王子云等成立欧亚艺术研究会。1924年与王继述共同创办徐州艺专。
第四人王琴舫(1889—1959),早年从事教育,擅长花鸟画,1957年被聘为江苏国画院画师。
第五人司香谷(生卒年不详),擅长山水花卉,1924年徐州艺专成立后曾任学校山水画教师。
第六人钱食芝(1880—1922),工书善画,是李可染的启蒙老师。可染先生13岁拜钱为师,第二年钱去世。
第七人未注明。
第八人高铁岭(1891—1982),字隐霞,号养生斋主人。工楷书,解放初去西安。照片上的他这一年14岁。
第九人未注明。
 
这幅照片的人物名单是从哪里得来的呢?我找到《汉风墨韵》的编者之一,《徐州日报》的美术编辑朱天杰。朱编辑告诉我,提供照片名单的,是一个叫文锦山的人,于是我又辗转找到了文先生。
文锦山,1945年生,先在徐州市仪表二厂工会做宣传工作。有照相机,自己能冲洗照片,这就经常有了拍摄书画的机会。文先生本人又能书善画,绘画老师是钱食芝的儿子钱书樵,书法写张伯英体到了能乱真的程度。后调入市外贸系统,专做国画出口的工作。他做这项工作的合作者是刘介夫先生,文锦山提供国画,刘先生在上面题字。
刘介夫(1900—1978),徐州老文化人,解放前曾任徐州图书馆管理员,解放后曾在市博物馆、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工作,与张伯英的儿子张恺慈,郑叔平的儿子郑在陆同事。
文锦山先生有一个在我们研究地方文史的人来看是非常好的习惯,他年轻时就喜欢和上了岁数的人聊天,喜欢听老年间的往事。我和他联系之后见过几次面,发现他有一肚子的故事,都是当年和老人们聊天时记下的,他自己不写出来真是可惜了。
文先生告诉我,他和刘介夫先生合作期间,关系非常融洽,工作之余就听他谈古论今。刘先生也常带文锦山到家里,让他看自己的收藏。刘介夫的藏品里,也有铜山书画研究会的这张照片,而且上面的人他基本都认识。于是有一次,文锦山按刘先生的指明,把这些名字一一记了下来。刘介夫的这幅照片已不知在何处,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张,是由照片中的殷淦(中排右一)保存,前些年由他的孙子殷志强先生捐出。殷志强如今已经年过九十,他捐出的照片没有附带名单,能说出这些名单的,整个徐州只有文锦山先生一人了。
因为文先生当年的细心记录,我第一次看到了曾祖父的相貌,心里自然有对文先生以及刘介夫先生、殷志强先生的感激。不单是我,所有关心徐州地方文史的人,都应该感谢他们,是他们让我们在一百多年后,还能看到清末徐州文人的集体群像。
      发现历史要靠史料来支撑,史料的作用有多重要?这幅照片就是最好的说明。

(阅读次数:
下一篇:没有了
[收藏] [推荐] [评论(0条)]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
  热点文章
·当年,我们是一对“小花童”
·西方传教士避难烟台
·1950年:一位知识分子的思想汇报
  相关文章
·1950年:一位知识分子的思想汇报
·西方传教士避难烟台
·当年,我们是一对“小花童”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 www.lzp199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