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我的表舅
发布时间:2009-10-18 来源:62辑 作者:董学昌 浏览: 次 【字体:
 
  母亲年事已高,整理旧物时,把这张照片给了我。这是我四岁那年,和哥哥同表舅的合影。照片上记录的日期是:1951年11月1日。岁月悠悠,距今快六十年了。
  四岁,人的记忆混沌初开,一切都模模糊糊。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什么是抗美援朝,整天听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天空出彩霞啊,地上开红花呀。中朝人民力量大,打败了美国兵啊……”虽然没人教,不知不觉就学会了,每天独自欢唱,颇有一股子豪气,得意得很。
  表舅什么时候来到北京?如何向我的父母讲述他受伤经过?我都不记得了。或许听了也理解不了。只记得有一天,表舅带着我和哥哥出去玩,后来到了一家澡堂子洗澡,洗的是单间盆堂。他给我和哥哥洗完后,把我抱到床上擦干,让我自己穿衣服。然后拉上隔帘,自己洗去了。我穿好衣服下地闲逛,无意间把布帘碰开了一条缝,缝隙间,我看见一条“腿”——一条“脚”上穿着鞋的半截“腿”,立在盆堂边上。我大吃一惊,只觉得心里怦怦直跳,赶紧跑开了。我没看见表舅,他大概正在盆中浸泡。我本能地感到恐惧,再也不敢看了。那情景,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洗完澡,表舅带我和哥哥去照相馆,拍了这张纪念照。后来又带我们去看电影,好像是东四的明星电影院,看的是苏联1946年拍摄的电影《瓦良格巡洋舰》,内容全忘了,只记住了名字。这就是我四岁时见到表舅的全部记忆。
  几年之后,无意中又见到这张照片,听母亲提起,才得知表舅是志愿军,抗美援朝一开始,他就报名参军上了战场,在一次战斗中被敌人的炮弹炸伤,昏死过去,醒来时已躺在医院里,右臂、右腿被截肢,总算保全了性命。那场战争的酷烈,可想而知。表舅伤愈后到北京来看望我父母时,刚刚二十岁出头。母亲说,那年表舅住在我家,晚上睡觉时,看他卸去假臂、假腿后才能躺下,父母心疼得不得了。还未成家就失去一臂、一腿,表舅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拍这张照片时,战争还在紧张进行。照片上的表舅,还穿着志愿军的棉军装,戴着志愿军的棉军帽。他浓眉大眼,清秀而稚嫩的面庞还带着微笑,没有一丝忧虑。怎么看,也想象不出他在炮火硝烟中拼死厮杀的场景,依然是个和善的大孩子。他顺势斜依在照相馆的道具旁,依稀能看出他的右臂和右腿有些不自然,右手带着黑手套。
  表舅名叫张喜贵,是母亲舅舅家的独子,家住大连甘井子区的周水子。表舅复员后回到老家,被安排在教育口工作,后来结婚成家。由于工作努力认真,当了中学校长。那时父母还真为他高兴呢。“文革”时,表舅受了不少罪,身心俱损,好在总算挺了过来。再后来,家事千头万绪,一时断了联系。前几年向老家来的亲戚打听,才知表舅已经故去。
  表舅的一生一定遇到过不少困难,每当看到这张照片,我便会联想到战争、青春、牺牲……让我感慨不已。

上一篇:在苦难中磨砺——写在父亲赵俪生先生的祭日里
下一篇:我的公公刘顺元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