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回忆父亲谭炳训
发布时间:2010-01-04 来源:51辑 作者:谭天健 浏览: 次 【字体:
 
图 1946年,作者一家在北平

  父亲离开我们近五十年了,我对父亲的思念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减弱,相反却愈加强烈。这种思念往往和忏悔交织在一起,刺痛着我的心,使我流泪,使我心碎。窗外下起了鹅毛大雪,雪花是这样的洁白、纯净……
  我的父亲谭炳训出生在济南的一个大家族。这个家族是济南八大家族之一,但到了祖父一代已经衰落了。祖父是一名律师,他对儿子并没有过高的期望。我的父亲中学毕业后,背着祖父只身一人跑到天津,考取了中国第一所国立高等学府北洋大学。从此走上了他自己选择的道路。
  父亲在学生时代已经显露出了他的才华和独特的个性。他信奉自我奋斗、科学救国。他不但钻研建筑工程专业,而且关心国家安危,思考如何建立公正的社会。他思想深沉,性格内向,不善交际,看上去对人有些冷漠,但内心却充满了爱国和追求理想的热情。
  1931年父亲大学毕业。之后他在青岛工务局担任技正。同年他在《大公报》上发表了题为《国防建设的刍意》的文章。这篇文章深受各界人士的欢迎,后来成为青岛中学的阅读教材。国民党元老黄甫也被这篇文章所打动,在北京召见了父亲。他认为父亲年轻有为,有才华,因而把他引见给了一些国民党上层人物。从此父亲受到重用和提拔。我的母亲一直把登载这篇文章的报纸珍藏在家中,直到文化大革命抄家时才丢失。
  1932年,父亲被提升为青岛市自来水厂厂长。这期间他结识了一位大学同学的妹妹,她年轻美貌,正在读美术专业,还是青岛市女子篮球队的成员,这就是我的母亲王淑琴。他们十分相爱并很快结了婚。
  1933年父亲调到北平,不久担任了北平市工务局局长,那时他只有二十五岁,是当时最年轻的局长。此时东北已沦陷,北平的局势日趋紧张,日伪活动日趋猖獗,爱国人士很难有立足之地。到了1935年,因庐山建设需要,父亲调到了庐山,就任庐山管理局局长,一直到1938年。父亲任职期间,修葺名胜,培植树木,进行各项新建设,为庐山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与此同时,父亲非常关注局势的发展,他对日本的侵略极其愤慨,为了表述他“不忘国耻、抗日救亡”之志,他将一座新建的桥梁命名为“明耻桥”,并将其刻于桥心拱石上。2005年庐山管理局举办抗日图片展,将“明耻桥”题刻列为“庐山抗战遗迹”,是“抗日爱国将领及爱国志士”的十件石刻之一。
  父亲也就是在这个时期,结交了不少国民党上层人物。他与宋美龄有良好的关系,并常与宋美龄一起参加庐山管理局咨询委员会的会议。有一次我们一家在山路上遇见宋美龄,她说我胖得可爱,就抱着我照了一张照片,可能还随便说了一句“干女儿”之类的话。三十年后的文化大革命中,就是那张照片和那一句话,成了我挨整的“罪证”。
  1938年,父亲调任江西省公路处处长,任所在赣州。我对父亲的最初记忆就是在赣州的时期。有一天家里买了两部儿童自行车,我和弟弟很高兴,爸爸在旁边教我们。我很快就学会了,但是不会上下车,爸爸就不停地抱我上下。从那天开始,我对自行车就有了特殊的感情,我觉得骑在车子上就像飞起来一样,太美妙了。后来,我的生活便一直与自行车为伴。在青岛上中学时,我每天骑车上学。每到星期天,父亲就教我检修擦洗自行车。工作以后,我更是离不开自行车了。直到现在退休了,我还是喜欢骑自行车购物。我特别喜欢骑在车子上的感觉,它既保留了我青少年时期那种飞驰冲刺的感觉,又包含了我步入老年后的深沉和自信,还夹带着我对父亲难以忘却的回忆。
  在赣州时期父亲很忙,但星期天总是和我们在一起,有时带我们到公园去玩。有一次我们在公园看见有人在罚跪,我们也好奇地围上去看。父亲说蒋经国年轻气盛,决心整顿社会风气,只要抓到了赌博的人,不管是谁都要在公园里罚跪示众,听说还有官员跪在那里呢。
  这一时期蒋经国在赣州任专员,他刚从苏联回国,正雄心勃勃,想大干一番事业。由于工作关系,父亲经常和他接触,他们年龄相仿,志趣相合,很谈得来。他们都主张坚决抗日,都希望科学救国,后来就成了好朋友。
  1942年,我们随父亲来到了重庆。为了躲避日本飞机的轰炸,不久我们便搬到了郊区一个叫山洞的地方。那个地方美极了,除了少量的房子之外,几乎都是田野和山林。山上有一所教会学校,名叫圣光学校,我和弟弟天庐就在那里读书。放学之后我和同学就在田野里玩耍,采集各种植物标本。我们特别喜欢爬山,星期天经常爬到山顶,由山坡上向下滑。由于我们学校的学生经常在那里滑,后来居然把山坡滑成了一条天然的大滑梯。每到假期我们就渴望着去滑那个大滑梯。当时对小学生来讲,那就是最刺激的游戏了。
  这段时期,蒋经国的家也在重庆某郊区。有时星期天父亲带我们到他家去玩,一玩就是一整天,记得有一次还在他家住了一夜。蒋经国的夫人蒋方良非常平易近人,她和我母亲很合得来,她们好像无话不谈。蒋方良说一口地道的宁波话,对中国的任何事情都很感兴趣。
共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上一篇:伉俪情深
下一篇:姚府轶事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