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边寨旧事
发布时间:2010-01-04 来源:50辑 作者:朱新地 浏览: 次 【字体:

  
图: 1969年,作者在盈江

  我是昆明第一中学1966届高中毕业生,和其他的“老三届”一样,在经历了“文革”初期的“大轰大嗡”后,别无选择地去了广阔天地。
  我插队的地方是云南省盈江县太平区蛮腮合作社(注:“九大”以后才成立人民公社),你打开中国地图,可以在滇西南紧靠中缅边界处找到盈江这个地名。现在,从昆明乘大巴到那里大概只要两天时间,而我们下乡时,却是走了七天。
  下乡的时候,父母还在接受批斗,家里没有任何人送我。当时,父亲的头衔是“摘帽右派”、“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而母亲则被莫名其妙地戴上了“特务”的帽子。为此,我刚上初一的妹妹在学校的“红色恐怖”中被剃“阴阳头”,并被打成腰椎压缩性骨折病卧在床。我至今清楚记得,那天,我一个人提着简单的行囊走出了糊满大字报的家门,以为此一去就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踏上革命征途了,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啊。
  那时成昆铁路还没有修通,下乡知青要先坐火车到禄丰,再在禄丰换乘汽车。塞满知青的火车是半夜时分驶离昆明站的,天不亮就到了禄丰,然后全体被列车吐到一个空场上等候汽车。
  又冷又饿地一直等了五六个小时,大约上午九点多钟吧,接我们的汽车终于来了,是敞棚大卡车,三十人一辆,行李放下面,人坐在行李上。之后,长长的车队开始向西进发,楚雄、下关、保山、腾冲……每天晚上到一个地方,我们就从卡车上拿下行李,在当地的小学或中学教室里铺开地铺,第二天再捆起铺盖,发两个馒头重新上路。
  起先大家还意气风发地放声歌唱:“迎着晨风,迎着阳光,跨山过水到边疆,伟大祖国天高地广,中华儿女志在四方……”时值冬季,寒风刺骨,一路的田野和山坡都是光秃秃的,汽车在盘山道上弯来弯去,歌声渐渐稀落,情绪也越来越低。我又冷又晕车,吐得天昏地暗,根本顾不上什么悲伤或感慨,只有当每晚打开行李躺下时,才恍然意识到离家越来越远了……
  翻过高黎贡山,驶过澜沧江和怒江河谷,长长的车队西行再西行,当汽车开上怒江惠通桥时,一些同学开始哭了。因为这座桥以外的地区属于“外五县”(即滇西南靠近国境的五个县:盈江、陇川、潞西、瑞丽等),出入那里必须有人保组(“文革”期间的公、检、法三合一机构)签发的边疆通行证,这就意味着从此难以回家了。
  在车队的行进过程中,大群体被一次次地分割得越来越小。记不清是第几天了,路边开始出现竹林芭蕉树等热带、亚热带景观,滋润的绿色和新鲜感冲淡了一些失落的感觉。到达目的地盈江县城后,我们告别汽车,坐上了社里来接知青的马车或马帮。最后,马帮在一排新盖的简陋竹房前停下,赶马大叔叫大家卸下行李,我们将要扎根并为之奋斗的地方——蛮腮合作社终于到了……
  蛮腮是一个较大的傣族村寨,寨子周围有丛丛的竹林,清清的泉水,真是风景如画。第一顿饭,傣家人像接待贵宾一样招待我们,桌上摆了七八碗叫不出名字的菜,忙进忙出的毕发(大嫂)们不时地凑到每个人面前,用半通不通的汉话劝我们要“西(吃)饱饱”。尽管那些菜的味道大多又酸又难闻,毕发们墨黑的牙齿、血红的嘴唇,以及讲话时嘴里溅出血一般殷红的唾液(因为嚼槟榔的缘故),让人没了食欲,我们仍是感动之极。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像董加耕邢燕子侯隽一样,把自己的青春献给社会主义新农村。
  然而,等新鲜感过去之后,我们终明白了广阔天地不是原来想象的那样。现实是沉重而严酷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劳作与生活的艰苦平淡乏味,偷鸡摸狗的游戏逐渐代替了建设新农村的誓言,扎根的决心变成了对上调的期盼。由于出入皆要通行证,不可能回昆明。经历了“文革”大串联的知青们,便把“步行串联”这项既富刺激性又切实可行的活动在“外五县”发扬光大了起来。
  起先是在近处走动,你到我的寨子里玩一天,我再去你的寨子玩一天,渐渐越走越远,周游到邻县,后来干脆沿着边境线“步行串联”起来——因为我们这些插队的,不像农场纪律严,又是少数民族地区,只要不犯大错误,社里拿我们也没办法,顶多不要工分吧。尤其头一年秋收分配前,大家都靠安家费生活,过的是“共产主义”。所以,只要出发前打听好几个地址,直接认识的也行,通过七拐八弯的关系扯上的也行,就能解决一路上的吃住问题。
  在做了一番准备之后,我们集体户的四个人——江X、邵X、李X,还有我,便相约着上路了。
  我们设计的路线是:盈江——陇川——瑞丽——畹町——芒市——龙陵,再绕道腾冲回盈江。
  盈江是个狭长的坝子,头两天沿着江边走,还算轻松,路上也可见到行人。饿了,吃背包里的干粮,渴了,喝溪沟里的泉水,实在没吃没喝时,就到路边的老傣家去讨,淳朴的傣家人总能热情的招待你。
  出了盈江坝,行程变得艰难起来,头上是火辣辣的太阳,没有一丝遮荫的地方。走几十里看不到人烟,出发时带的那点干粮早已吃光,无处可买也无处可要。口渴得要冒火,路边的溪沟却是干涸的。脚上血泡磨破了,钻心地痛。日暮时分,前面终于出现一个村落,远远望去范围很大。大家为之一振,莫非是到章凤了?                                       
  章凤是陇川到瑞丽的咽喉要地,这是一个大村落。出发前就听说那里有基干民兵在“围追堵截”步行串联的知青,抓到后要写检查还要惩以游街。当时人人都一副满不在乎的派头:“游就游吧,人生能游几回街?”而此刻章凤就在眼前,大家却踟蹰起来。
  暮色四合,远处田野里升腾起淡淡的雾霭,又累又饿的我们一心想赶快找个歇脚的地方,却不敢贸然前行。只得在路边先坐下休息,想等有人来问明情况再说。
  等了好一会儿,后面才走来一个知青,他正巧是回章凤的。他告诉我们,路口倒没有人把守,不过几乎天天夜里民兵都要来知青点搜查外来知青。抓到后要写检查、游街、遣回原地。尽管如此,这知青还是古道热肠地把我们带到了他家(即知青集体户)。这时其他人还没收工,他让我们赶紧躲到小阁楼上,并关照:无论下面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声不要动。
  小阁楼实际只是一些柴棍搁在横梁上堆放什物的地方,不到一人高。我们急忙爬上阁楼,找一个能容身处躺下。柴棍是圆的,搁不稳,硌得身上生疼,又不敢动弹,只怕稍一动会发出声响。
  安顿好我们后,这知青开始烧晚饭。柴大概是新砍的,没干透,浓烟直往阁楼上钻,熏得我们眼泪直流。不一会儿,其他知青回来了,大约有七八个人。天完全黑了,煤油灯的亮光透过缝隙射上来。然后他们开始吃饭,咀嚼声吞咽声听得清请楚楚,飘上来的米饭香气引得我们更加饥肠辘辘。
  一阵收拾的声音。七嘴八舌的谈论:“不知要熬到什么时候,真想去当缅共了。”“听说XX混得不错。”“不错又怎样?他妈都快急疯了。”“唉,要不是顾及家里,我也去了。”然后谁起了个头,一群人立刻和着唱起来:“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冰雪覆盖着伏尔加河,冰河上跑着三套车……”“当我漫游在荒原上凝望天边月亮,好像看见我的母亲把爱儿思念,她正站在茅屋前也望着月亮,那家门前的香花我再也看不见……”一首接一首,一遍又一遍,一首比一首动情,一遍比一遍忧伤。我在阁楼上听得泪流满面,真想和他们一起放声唱放声哭,却只能拼命忍住,一动也不敢动……
  很幸运,这一夜民兵没来知青点搜查。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第二天醒来,楼下已寂静无声,透过柴棍的缝隙望了又望,确信无人后,我们才挪动酸痛的身体爬下小阁楼。主人已去上工,灶上锅里还有一些剩饭,四个人分吃了剩饭,轻轻地掩上房门……
  又一个大平坝展现在眼前,不单是气候变得更热,且显露出了一种异国情调,普少(姑娘)们的穿着打扮明显比盈江的摩登俏丽,瑞丽到了。
  一切果然如先前所闻:那里看不到两国间明显的分界线,你甚至不觉得是到了国境线上,有的地方国界是一条窄窄的小河,有的界碑干脆埋在田中央。而且,瑞丽境外大多是缅共控制下的解放区,已经“红成了一片”。所以除了在畹町出入境需办理正式手续外,其他地方你敲锣打鼓的越境也没人管你。边民可以自由来往于两国之间。我们也大模大样地越过国境,找到了缅共的营房。
  进入营房,一眼就看到墙上挂着毛主席像和缅共已故领袖德钦丹东及现任领袖德钦巴登顶的肖像,游击队战士正在肖像前早请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简直跟国内一模一样。
   “早请示”完毕,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走到我们面前,严肃地对我们说:“你们不要到处乱跑,好好回去抓革命促生产。”四个人只得怏怏离开。之后,我们又去了一个缅寺。 
  这缅寺其实是一幢大竹楼,一走进去,眼前不禁一亮,里面不见“四大金刚哼哈二将”之类,四壁装点着一把把花伞和一簇簇鲜花,鲜亮而美丽。寺内墙上也挂着毛主席像和缅共领袖肖像。案桌上摆着水果等供品,居然还有一盘又粗又长的自制大雪茄烟。没有木鱼声,也没有诵经声,只有一个老和尚的目光随着我们的脚步缓缓移动,一切都显得那样和平宁静安详。墙上的挂钟敲了四下,一看手腕上的表,却已是六点,原来是仰光时间,我们是在异国的土地上了……
  下一站是畹町。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姚府轶事
下一篇:山色不随春老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