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幸福,被地震埋葬
发布时间:2010-01-14 来源:48辑 作者:刘光生 浏览: 次 【字体:


 
图(一)是一对夫妻的合影,男的是我的二哥,女的自然是我的二嫂,叫李之明。图(二)中的两个小孩儿是二哥二嫂的两个儿子,大点儿的乳名叫大胖(学名刘冉),小点儿的叫二胖(学名刘征)。你可能要问了,这四口人既然是一家,干吗不弄张“全家福”放在这里呢?因为没有。那就补照一张啊?不可能了!——这个家庭已经永远中止于1976年7月28日凌晨3点42分——唐山大地震发生的那一刻。

 
图(二): 大胖和二胖的合影

“林道静”竟成了我的二嫂

  1964年初春,我正在唐山四中读初三。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上街玩耍回来,刚进门,母亲一把拽住我,叫我轻声点儿,并用下巴神秘兮兮地朝里屋扭扭。当时我家住的是一座日本人留下的独院,三间正房,两间厢房,房子倒是不少。可家里人口多,除父母外,我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年幼的妹妹。大哥已结婚多年,他一家五口住着两间厢房,我和父母、年幼的妹妹住在正房中间屋,里面那间留给我二哥。二哥当时在唐山八中教书,年近三十还没有对象,自然成了我父母的一块心病。二哥长得英俊潇洒,工作好收入高,按说搞对象属于“随便挑”的那种人,但那些年亲朋好友走马灯似的给他介绍了一个又一个,二哥就是一个都看不上眼。气得我父亲见他就没好气,骂他“瞎臭美”,母亲也从不给他好脸儿,有一次说急了抄起笤帚疙瘩追着就打。在这种情况下,母亲的神秘自然引起了我的好奇,意识到这“神秘”八成和二哥的对象有关。我蹑手蹑脚走到里屋窗前,借着纱布窗帘窄窄的缝隙一看,果然见一个穿着黑纱连衣裙、手里攥着一本书的女青年端坐在我家席梦思床边,瞪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在听我二哥讲着什么。我端详着这位“不速之客”,一下认出,她就是我们学校的那个“林道静”!
  原来,这些天我在上学路上,经常碰到一个举止文静、腋下不时夹着一两本书、女大学生模样的人,和我或前或后地走着。她细高的个儿,齐耳的短发,经常穿一身洗的发白但十分洁净的蓝布衣裤,脖子上围着一条淡黄色的围巾。每次见到她,我都会悄悄观察她——多像电影《青春之歌》里的那个林道静呵!时间一长,我知道“林道静”是我们学校六二届高中毕业生,成绩很好,是班里的班长,考大学时报的是人大中文系,由于出身不好没被录取,现被我们学校召回任初中语文老师。万万没有想到,她今天竟“闯”进我们家来了。
  待二哥送走“林道静”回到屋里,母亲立刻过去问:这个女的干啥来了。二哥脸上还没脱去刚才的兴奋,慌忙解释:“别瞎猜,人家问功课来了。”怕母亲不信,二哥又把“问功课”的起因细说了一遍:前几天,教师在唐山剧场包场看京剧《钗头凤》,“林道静”也去了,在二哥他们靠后几排坐着,英俊潇洒的二哥引起她的注意,问邻座的一位老教师这人是谁,老教师向她介绍了二哥的情况,还特别说了句“他还没对象”。二哥的解释更加重了母亲的疑心:“我看她不像是问功课,是冲着搞对象来的。”果不出母亲所料,从那以后,“林道静”来“问功课”的次数越来越多,呆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二哥和她的交往也越来越密切。一天傍晚,我听到母亲在里屋和二哥小声嘀咕:“这个女的我打听到了,就在庙前街(离我家隔两条胡同)住,听说出身不大好,好像是资本家。”母亲叮嘱二哥,搞对象可得小心点呀,这出身不好的千万不能要呀。母亲的这种担心自然有她的道理,当时正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年代,搞对象首要一点就是看对方的家庭出身。就我家来讲,我父亲是一个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三亲六故找不出一个纯工人纯贫下中农,加上原在省政府工作的我大哥前几年刚刚被打成右派,按当时的标准,我家的出身总体上虽说不上黑,但绝对不是依靠对象。在这种情况下,子女搞对象太需要找个出身“红”点儿的给壮壮门面了。可我二哥天生是个只会啃书本的书呆子,对政治不大关心,搞对象更是只注重性趣相投。母亲虽有所顾忌,但一想到二哥年龄也这么大了,随着他俩交往的深入也就默认了,没再说什么。大约在1965年初,二哥和“林道静”结婚了。
  结婚那天,当二嫂当着众人的面怯生生地叫我母亲第一声“妈”时,我看到她脸上现出红晕。事后我听二哥跟我母亲学话:“之明说她从记事那天起就没叫过妈,第一次叫还挺绕嘴。”我这才知道二嫂从小就没有母亲,她家除了父亲还有一弟一妹,弟弟在一家街道小厂上班,听说木匠活儿很好,妹妹在当时的省重点中学——唐山十中上高中,是全校有名的“数学尖子”。当时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个“妈”字,在随后到来的“文革”风暴中被搅成一摊污水,泼向了我的二嫂和她所有的亲人。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我的童年
下一篇:不负陈铭枢厚望的陈广生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