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亡国奴”的痛与血
发布时间:2010-01-16 来源:41辑 作者:刘道新 浏览: 次 【字体:
  年年国耻纪念日,我就情不自禁地感到一阵阵刻骨铭心的痛楚。每当日本的右翼势力发出否认侵略中国的叫嚣时,我和我的同代人对日本帝国主义占领旅大时的暴戾罪行的记忆,就愈加清晰。日本对旅大地区的殖民统治,从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时算起,到1945年日本投降整整经过了40年。
   我在日本统治下的大连当了17年的“亡国奴”。过去人们可以从舒群的《没有祖国的孩子》、萧军的《八月的乡村》、萧红的《生死场》,知道一些被日本统治14年的“满洲国”魔爪下中国人的屈辱和痛苦生活,但在被划为日本版图40年、有60万中国人口的“关东州”的旅大地区,其统治手段更为残酷。日本对中国人特别是青年学生推行的是奴化教育方针,我于1941年进入“大连商业讲习所(六个班中有两个班称做“南满商业学院”),所学的课程包括政治、历史、地理、修身等内容。教材(包括数理化和音乐)是日文,授课是日本话,教员是日本人;只有《孟子》和少数古文课是中国教员。学校严格规定学生统一着装,扎绑腿,戴“战斗帽”,胸前佩戴姓名和年级布条,过日本节日,伦理道德和学校秩序基本上实行日本学校的一套。教员可以训斥和打学生,高年级学生可以训斥和打低年级学生。每天课前举行“朝会”,升日本国旗,唱日本国歌,宣读日本天皇诏书,面向东方遥拜,行45度弯腰礼,接着要听日本校长“稻叶”、副校长“赤池”的训话。每月8日,我们还要被强迫到中央公园的“忠灵塔”举行参拜仪式,为了发泄不满,我们只能在喊“万岁万岁”时按照日语谐音喊“棺材棺材”。
  日本的奴化教育虽然起到一定作用,但不可能完全征服人心。从1944年上半年开始,日本在中国战场和太平洋战场屡遭败绩,经济和军事实力捉襟见肘,于是便实行“勤劳奉仕”的强力政策,把中学生当成劳动力使用。我们被驱使到码头扛麻袋包(内装黄豆等农产品),每包有几十斤重,到机车厂擦洗火车头。从1944年8月到1945年8月,我们又被强迫到大连造船厂(当时称“船渠”)当苦工。我和同学吕士友被分配到锻工车间。当时车间分三部分人,一是原有工人,工资很低,生活得不到保障;二是被抓来的一般劳工,待遇更凄惨;再就是我们“勤劳奉仕”的中学生,生活状况好些,每月还配给几斤大米。有一次翻砂车间发生了工伤事故,我和吕士友急忙跑去,只见车床上有一节被轧断的血淋淋的手指,伤者面无血色,他的哥哥蹲在一边哭泣。日本工头并不积极将伤者送去治疗,我们和工人都敢怒不敢言,十分痛恨日本工头的狠毒。有一天吕士友对我说:“我们不能每天这样卖力气干活,得想想办法对付。”我问:“有什么好办法?”我们经过商量认为,惟一可行的是“磨洋工”,糊弄那个叫“三枝”的日本大工头和绰号叫“臭鳖子”的日本小工头。于是我们拿着工具佯装到外面有事,轮流到仓库木材板堆的顶端上睡觉,有时到车间外隐蔽处一辆破损小汽车里看书。我们同情工人,工人怜悯我们,我曾多次帮助一名叫田华秋的工人,用饭盒偷拿车床削刀,让他卖掉后糊口(工人出厂被搜身,学生不搜身)。鲁迅、郭沫若、巴金、老舍、冰心、徐志摩、郁达夫等人的作品,是我们重要的精神食粮。有一次我因为偷看郭沫若的《落叶》,被日本工头发现叫到办公室罚站审问,并让一个同学当翻释,检查书中是否有“反满抗日”的危险内容,那位同学自然庇护了我。还有一次,我的挎包里带着一本孙中山的《三民主义》,险些被检查出来,急得我直出冷汗。
  1944年8月间,长我们一岁的同学鲁胡春,从山东老家得知一些八路军抗战的信息,他对我说:“不当亡国奴,只有一条路,就是回到山东老家参加抗日队伍。”他准备先回烟台念中学,然后设法投八路军打日本鬼子,问我愿不愿意同他一起漂洋过海到山东去。我的父母去世早,住在哥哥家中,哥哥得知这个消息后大惊失色,坚决不同意我出走,吕士友也认为此行问题太多。鲁胡春赴烟台前,一些要好的同学在他的纪念册上写下赠言,送别这个亡国奴同学中最早的“先知先觉”者。
  在亡国奴同学中,我和王凡、李文旗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另一个“三角”关系。我们三人是一个自由小圈子,思想一致,无所不谈。王凡出生于一个基督教牧师家庭,少年在济南度过,读书丰富,政治成熟,头脑清醒,文学修养也好。我们有时逛日本旧书店,他们经常买些日本左翼作家大衫荣、河上肇、小林多喜二、金子洋文、夏目漱石等人的书籍。由于购买进步书籍比较多,有一次引起了日本便衣特务的盯梢,闹了一场虚惊。中国学生有时要从日文书籍中看些中国作家的作品,获取一些精神寄托,真是一种时代的悲哀。
  1945年上半年,日本的军事败局已定,美国B29型飞机经常轰炸“船渠”。有一天,几个同学在教室议论报纸的一条消息:塞班岛被美军占领,大批日军“玉碎”(战死)。同学们喜形于色,说:日本打败仗了,快完蛋了!6月3日,年仅17岁的王凡勇敢地写下了诗歌《万里长城》:
  长城啊!惟一的长城!你横卧在漠北的荒原,像一条灰色的古蛇。遍体鳞伤的蜿蜒在旷阔的山河。你曾是中华的堡垒,你曾是中华的边疆。你象征我们民气的轩昂,你点缀我们国土的雄壮。在背后有天山沉睡,在胸前有黄河奔腾。你听着渤海的涛响,你望着戈壁的沙风。伟大的长城!你庞然的巨躯,遍历了中华的半壁江山。从昔至今,你与这土地上的民族同历沧桑。你看过了多少的风尘故事——阿房宫的繁华梦,紫禁城的衰落史。二千年的生涯中,你走尽了多少朝代,你迎送了多少帝王。伟大的长城!只有你禁得起这些折磨。长城啊,我们的光荣,你是五千年文化的表记,你是中华民族唯一的成绩,我们的光荣!我们的矜持!什么开罗的金字塔,什么巴黎的凯旋门,世上有了你,这一切都失了光彩。印度的寺院,罗马的宫殿,在你面前也只有现出他们的渺小。长城啊!有了伟大的你,我何须去羡慕什么伦敦塔!什么摩天楼!我们已经有了!世界上最伟大的你!

照片说明: 三个“亡国奴”摄于1943年。左起:鲁胡春、吕士友、刘道新。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少年生活见闻
下一篇:父亲的传奇人生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