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林场三姐妹之死
发布时间:2010-06-03 来源:38辑 作者:卢璜 浏览: 次 【字体:


  图① 前排左起:王娜娜(遇难者之一)、胡玉玲、曹泳初、伍安宇、樊念华、作者、冯玉宝;后排左起:张德怡、刘祖玲、何德芬(遇难者之一)、兰廷秀、葛金枝、徐胜蓉(遇难者之一)、蒋祖瑞、卢斐。

  我们是在1964年离开重庆下乡的“老知青”。当年,重庆有大批知青,大多是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而不能升学、就业的青年,分别去到了四川达县、万源、宣汉、大竹、邻水等地,被安置到大山上的所谓林场——其实林场只是个名,知青们并非林业工人,仍然是跟农民一样种庄稼。不同的只是由国家提供了每人每月几块钱的伙食费,每人每月有一块五角钱的零花钱(女生多五角钱卫生费)。
  那时,关于知识青年要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最高指示”还没有诞生,当时的“伟大号召”是“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其实,那里的天地并不广阔,倒是十分闭塞、狭小,因“家庭出身”之类问题而被“打入另册”的知识青年们在那里也很难大有作为。
  跟当时其他林场比起来,我们大竹县文星区神合林场有一个特点:女生有15人,男生只有9人,而且男生普遍年龄较小(最小的才12岁)。因此,我们林场可以说是女生当家。1965年5月,我们全体女生特地照了一张合影(图①)。
  可是,谁也没想到那是我们女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合影。就在合影后不久,我们当中的三个小姐妹(占我们女生总数的五分之一),就不幸夭折了。
  那是我们到林场以来遭到的最大打击。
  1966年8月初,文化大革命已经在许多城市里开始,但我们那里还在搞“四清”,即“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出事前一天,全体知青被通知去公社听“四清”报告。因为当夜下了暴雨,次日一早,我们的场长(一个老农民)决定全体赶回去抢栽红苕。从公社返回林场,途中要经过一座小桥,河水因暴雨猛涨,从桥面上漫过的河水已有齐腰深,我们不得不手拉着手,战战兢兢地从急流中涉水而过。回到林场后,我们赶紧抢栽红苕,弄得浑身都是汗和泥。
  午饭后,几个女生相约去洗衣服连带洗澡。临走时,她们还来约了我,但我正趴在仅有的一张小桌子上赶写“四清”工作队要求写的“入团申请书”,没有跟她们同去。
  我当时是林场的场委兼保管员(保管林场的粮食,实际上既无库房也无钥匙,只是记个数字而已),算是林场“领导班子”成员,按照“四清”工作队的规定,属于要“下楼”(自己把问题说清楚过关)的对象——当时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政策性要求,有的被要求“下楼”,有的被要求“洗手洗澡”,这是当年政治运动中的特有术语(如今的辞典上大约找不到这类词汇,今后的人们读到这些词汇定会莫名其妙)。经过反复学习,我写了上纲上线的“交待材料”(其实并无什么问题可交待)后,被获准“下楼”。“四清”工作队的队长通知我,可以写“入团申请书”了。
  对于我来说,能获准写这个“申请”,是十分荣幸的事。初中毕业后,因为“家庭出身”不好,我失去了升高中的机会,不得不来到林场。如果能够加入共青团,自己的“政治面貌”就会有所改变。但是,我也很作难,因为按照那时的规矩,要申请“加入组织”,就必须对自己的“家庭出身”有所“认识”,我父亲在“反右”时被打成了“右派”,我必须在“申请书”中对这个问题作出“深刻认识”。要写得既符合组织要求,又不致太违背自己的良心,实在是件很伤脑筋的事。
  没想到,就是这件令人苦恼作难的事,使我躲过了一场意外的劫难。
  三个女生去的是一处叫大马滩的地方,离我们的住地有三四华里,所谓“滩”,是山间小河,或者说是山涧从层叠起伏的乱石丛林间奔流而下时,受地形的限制,在一些地势平缓处积成的水潭。大马滩水较深,据说呈锅底状,周围是山林树丛,十分幽静,平时少有人迹(我们那座山上除了我们知青外,只有两户农民),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可以说是一处风景优美的世外桃源。
  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夺去了我们三个小姐妹的年轻生命。
  大马滩水深,平时是男生们游泳的专用领地。女生们一般都不到那里去,通常只到上边一个水浅的小滩。
  那天,大概因为太累了,男生们都在家里休息。几个女生就相约到大马滩去,既洗衣服,又可以趁机洗洗澡。我们那时根本没有洗澡的条件,饮用水都是轮流到一里多外的水井去挑。离开重庆一两年,除了有时在井边擦洗一下,我们基本上没有洗过澡。
  大约下午五点多钟,天色已近黄昏,忽然有一个农民来喊,说我们林场有人在大马滩出事了。那农民是去邻水县赶场,回来时抄近路路过大马滩,发现水面上漂浮着一具尸体,岸边放着搪瓷面盆——那是只有知青才用的东西,当地农民用的都是木盆。农民因此知道,是知青出事了。
  我们全都吓傻了。去大马滩的是王娜娜、何德芬、徐胜蓉,刘祖玲曾打算跟她们一起去,后因嫌远,就留在附近井边洗衣服了。一听到农民喊,刘祖玲马上想到是她们出事了。
  我们急忙赶往大马滩。因为路途不近,加上又急又怕,我双腿直发软,几乎走不动了。等我们女生赶到时,跑得快的男生已经捞起一具尸体,正在忙着打捞另外两人的尸体。暮色中,不时传来老鸹和山羊的叫声,令人倍觉恐怖。
  岸边石板上放着一件还没有洗好的衣服,已经被晒干了。她们三人是怎么出事的,没有人知道。事后大家分析,一定是有人先落了水,另外两人去救,不幸都没有起来。这地方太僻静,平时四周根本无人,呼救也没有用……
  最先捞上来的是王娜娜的尸体。在三个小姐妹中,王娜娜年龄稍大,大约有18岁吧,她个子高,力气大,来林场前,她和爱唱歌的徐胜蓉都在重庆城里参加过街道运输队的搬运工作。在林场,她们因做过搬运工,吃得苦,经常被安排干挑东西的重活,出事前,王娜娜正在给石灰窑挑“煤夹子”(煤矸石)。何德芬则是个不大爱说话、十分腼腆的小姑娘。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大竹县。特别是在知青中,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不过,当时我们不可能知道,知青的苦难才只是刚刚开始……
  前几年,我们林场的几位知青相约重游旧地,却再也找不到她们的坟墓。只好在当年墓地的山坡上烧了些纸,表示悼念。
  如今,每当我看到正值“花季”的女中学生,常会想到那三位小姐妹。她们是正值“花季”时不幸夭折的。本来,她们也该坐在教室里读书,也该在父母面前撒娇,也该有自己的“追星梦”……

 
图② 知青在林场晒坝排练节目。左起:刘祖玲、兰廷秀、胡玉玲、作者、徐胜蓉、曹泳初、张德怡。

 
图③ 前排:王娜娜(左二)、作者(左六);三排:何德芬(左一)、徐胜蓉(左三)。

上一篇:大德通票庄生活片段
下一篇:少年滋味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