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父亲和母亲
发布时间:2010-06-07 来源:33辑 作者:孔令仁 浏览: 次 【字体:
  孔子的后裔嫡系近支在曲阜有所谓“十二府”,但其中六府、九府、十一府从未建立,是虚的,所以“十二府”实际上只有九个府。我家属于孔八府,先严孔祥勉虽排行第四,但因他出继长伯之后,而成为八府的长房长孙。
  父亲祥勉公,字士劝,生于1893年。早年就读于北京工业大学,攻电机专业。父亲大学毕业后,先在济南山东工业学堂教书,继任济南和泰安两地电灯公司的工程师,成为名噪一时的电业专家。济宁、滕县欲成立电灯公司,亦请父亲为之筹办、设计、安装,开创了这两地用电灯照明的历史。这时大哥令朋诞生,父亲给他起乳名曰“电”,这说明父亲对他从事的电机专业是十分热爱的,并希望我的哥哥也能继承他的事业。
  1925年冬,因济南局势动乱,我家由济南迁至青岛。翌年,父亲应邀至天津任津浦铁路局材料科科长。等父亲站住脚后,我们也举家迁到天津。铁路上薪金较丰,所以我家在天津的生活也较优裕。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路局的人事变动,牵涉到父亲的工作,他只好辞职了。父亲离开津浦铁路局后,转到京汉铁路局,但只担任挂名虚职,并不得意。
  1928年冬,父亲应南京国民政府交通部次长李仲公之邀,到交通部任技正。所谓技正,大概相当于现在的高级工程师。随着父亲到南京任职,我们也举家迁到南京。这时外公一家也在南京,我家和外公合租了一座王府的最后一进院子。在这座王府,前面还有几进院子,每进院子都住有人,所以很热闹。我家在南京住了将近6年。
  1933年秋,朱家骅出任交通部长,他为了安排自己的心腹,排斥异己,裁撤了一批具有高级职务的人员,父亲也在被裁之列。幸亏父亲与当时任财政部长的孔祥熙有旧,乃向孔祥熙提出谋职请求。孔祥熙为留美学生,对属下的英语水平极为重视,经过英文测试,孔祥熙表示满意,遂任命父亲为中央银行总务科主任,不久又加派为中央信托局购料处副经理。因为父亲在上海上班,我们一家也迁居上海。
  1937年,八一三事变爆发,日军大举进攻上海。数日后,父亲接上级命令,要他率领中央信托局员工携带重要档案、账册等向武汉转移。经过匆忙准备,当天午夜我们一家就和信托局的二十多名员工,还带着姑姑一家,乘坐一节闷罐车一路颠簸地向南京行驶。到达南京后,本拟在外公家略事休息,孰料刚进门就听到日寇来轰炸的警报,不得不投奔备有防空洞的丁惟汾太老伯家暂避。躲过轰炸后,我们当夜就转乘江轮去了武汉。我家只在武汉住了约两个月,1937年10月又迁移到重庆,与姑姑一家同住在至圣宫25号。不久,外公携家眷来重庆,也和我家一起住在至圣宫。至圣宫地势很高,道路用碎石铺成,崎岖坎坷,车辆不能通行,仅有滑竿可雇用代步。孔德成和他的夫人孙琪芳曾多次来至圣宫拜访外公和父亲,都是坐着滑竿来的。
  一年以后,父亲由重庆调到昆明,任昆明中央信托局经理,以后又兼任昆明中央银行经理。随着父亲工作的调动,我们全家也迁到昆明。在昆明,我家住东寺街一座名南园的荒废园子内。园子的面积很大,有多种树木、花草,还有两个潋滟的水塘。经过修整,这座荒园竟成为一座宽敞疏朗、风景宜人的田园草堂了。
  1942年夏,父亲的工作又有变动,调任中央银行业务局一等业务专员。这样,我家由昆明迁回重庆,住在领事巷。不久,为避日寇的狂轰滥炸,又在南岸黄山购了一座小楼,安置年迈的外婆和母亲、舅母及几个弟妹。每到周末,在重庆工作的爸爸和在学校读书的我们几个姐妹就过江到黄山的家里去团聚。那座小楼取名南园,建筑在山坡上,上面住的是徐堪一家,下面住的是马占山一家,彼此偶有往来。
  抗战胜利后,父亲应中国实业银行董事长傅汝霖之邀,回青岛任该行经理。后又兼任农工银行代理市库总经理,并被选为青岛银行公会理事长。父亲购买青岛路1号楼房作居家之所,仍取名南园。此楼为一白俄所建,面积1100平方米,北邻当时的青岛市政府,南临黄海,风景秀丽,曾被德国人租作总领事馆之用。更难得的是,青岛路只有这一幢楼房,再无其他建筑,这就造成一个奇特现象,青岛路的门牌号只有1号,其他门牌号就没有了。
  综观父亲的一生,他在电灯公司、铁路局、交通部、银行、信托局等单位的工作,可说都是技术性的工作,他从来没有当过官。但他从事的工作都有较高的职位,薪金也丰厚。这说明他在事业上是一帆风顺的,有成就的。父亲在事业上所以能一帆风顺,可能得力于他是孔子的嫡系后裔,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还是取决于他个人的水平和素质。
 
图① 父亲和母亲在天津合影,时约1927年。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被解散的文工队
下一篇:书生当年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