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书生当年
发布时间:2010-06-08 来源:32辑 作者:段怀清 浏览: 次 【字体:

  
  朱自清先生在他的《初到清华记》中有这样一段记载:那是冬末春初,天很冷。一位清华学生在屋里只穿单大褂,将出门却套上厚厚的皮大氅。这种“行”和“衣”的路数,在当时却透着一股标劲儿。这段话中所谓的“行”,指的是清华学生进城乘的是当时北平还很少见的汽车。
  朱先生当年北大毕业后,一直在江南讨生活,初到清华,自然对清华学生的如此“标劲儿”留下了印象。所谓北大老,师大穷,只有燕京清华可通融。这样的“民谣”在当年北平的大学生中几乎尽人皆知。

  紫禁城里,通往东华门去的南池子大街,真可以说是人烟稠密,肩摩踵接,热闹非凡。有挑葱卖菜的乡下人;有四平八稳抬轿子的苦力;有剃头匠在人丛中,当众表演,替一名苦力大掏其耳朵,引起不少闲人的注意。川流不息的人丛,熙来攘往,不知所为何来。处处是人声嘈杂,南腔北调。满街是男男女女,挤着拥着嬉笑不绝,走卒贩夫,随口撒村,不干不净。(《御苑兰馨记》P8,德龄著,珠海出版社2000年第2版。)

  这是清末民初紫禁城外市民生活环境的写照,倘若把清华学生们的“标劲儿”呈现于这样的背景之下,其反差及其可能引发的感慨,应该不小吧。
  其实,当时北平大学生中有着如此“标劲儿”的,恐怕还不只是清华的学生。只是,他们身上的那种“标劲儿”,跟朱自清先生初到清华时所感受到的清华学生身上的那种由“衣”和“行”支撑起来的“标劲儿”不完全一致,那是一种浸透着中国传统文人气息的“土”——跟近代开埠以来那些时尚新潮人士的“洋”相比。但是,这种“土”,也不完全是千百年来不绝如缕、毫无变化的那种文人气息,而是在时代、异域文化的共同催生之下所诞生的一种混合物,是一种新的精神面貌和朝向。
  这样的面貌和朝向,在当时北平中法大学附中和后来升入中法大学的几个青年学生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1932年的秋天,正在中法大学附中高三念书的朱锡侯和同班同学周麟,与高中部二年级的贾芝、刚刚从外校转学到高中部二年级的覃子豪,以及当时已经念中法大学哲学系二年级的沈毅,因为对于诗的共同爱好,经常在一起谈论诗歌,朗读各自的诗作,并成了往来频繁的诗友。课余夜晚,几个人常常聚在一起,读诗、谈诗、写诗,就这样,大家相约:每星期至少写两首诗,交到沈毅那儿,由他汇总起来之后大家再一并传阅。每逢周末(星期五或星期六的晚上),几个人就聚到沈毅独住的小房间里去高谈阔论。这是几个人精神最放松也最愉快的时刻,大家可以无拘无束地交谈、争议,年青人之间,似乎不但钱袋可以互相敞开,连才华、精神、思想和情绪也都可以共通共享。你有两首满意的诗,我一样为你高兴,我若写了一段自以为得意的诗句,大家也会击节以示赞赏。甚至于一个人偷偷地写出来的情诗,也会成为大家共有的情感财富。当然也会毫不隐讳地指出彼此诗里的弱点和不足,毫无保留地提出自己的看法,尽管这些看法未必就一定成立,或者未必一定会被被批评者所接受。几个诗友还会情不自禁地给每个人的诗作排队,评出名次,优胜者会赢得欢呼。有时,北国的冬夜里,窗外的寒风呼啸着,宿舍楼其他寝室里的灯早已熄灭了,这几个年轻的诗人,还在那间小屋中,对着熊熊的炉火,尽情地谈论着……(《覃子豪纪念馆落成专辑》)
  谈话的内容,还会自然地延伸到国外诗歌流派,以及当时国内知名诗人的作品。譬如,当大家一起欣赏一首共同喜爱的作品时,来自四川的覃子豪不但会抢着品评它的优点,还能用他的四川腔从头到尾地背诵出来,覃子豪就这样沉浸其中地背诵过徐志摩的那首《常州天宁寺闻礼忏声》。
  那时的诗坛,新月派诗人依然如日中天,但“汉园三诗人”的诗名,在北平文学界也已经叫响。当时朱锡侯就很是喜欢卞之琳的《中南海》和李广田的《乡愁》,而诗友中的覃子豪却喜欢卞之琳的《群鸦》和李广田的《上天桥去》。
  争论几乎涉及到当时流行的各种诗的形式:宝塔诗、楼梯诗和豆腐干诗,争论过这样的形式会不会限制诗人感情的表达,也争论过李金发的那些晦涩难懂的长诗应当怎样评价……这种争论,不仅源于诗友们对诗的热爱,还基于他们对当时影响国内诗坛的法国印象派和象征派诗人及其作品的熟悉。
 
1930年代,朱锡侯在北平中法大学。

 
1933年10月9日,“泉社”诗人们去山西旅游,在大同火车站留影。

共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上一篇:父亲和母亲
下一篇:我的家世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