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下放东北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0-12-06 来源:59辑 作者:苏仲湘 浏览: 次 【字体:

  1960年,我曾从北京中央机关下放到黑龙江省农村锻炼。
   当时机关组织了四支去农村劳动锻炼的队伍,分别去江西、甘肃、四川和黑龙江。我们这支到黑龙江的队伍,全队有十五位同志。
  我们大都以国际新闻为专业,对国内农村情况是隔膜的。当时刚经历了1957年的反右和1959年的反右倾运动,队内有好几位同志,包括队长及我在内,都在运动中略有涉及,当然,队中也有一些比较年轻单纯的同志。大家的共同心境,都是要认真锻炼、从严要求自己,但也是处处谨慎、始终保持精神戒备的。
  当地同志,从省地到县社,都是以器重和照顾的态度来接纳我们的。我们被安排在全省气候较温煦、环境较丰盈的宁安县,县里又安排我们到离公社不远、地处平原的新安公社杨林管区(即大队)。一路行来,受到群众的热情接待,大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图1是下放队全体和公社管区主要干部的合影。后排右一为笔者。下放队队长王飞因故在北京缓留数日,尚未赶到。
  宁安是座古城。公元七世纪末至十世纪前叶,少数民族建立的渤海国在此立都。现在县境东京城公社尚有宫阙残址。清代,宁安称宁古塔,是罪人流谪之地。从关内角度,称之为苦寒之所。清初学者吕留良家人即流放这里。诗人吴汉槎因罪谪此,引起了至友顾贞观写出怀念他的至情之作《金缕曲》。我在宁安,曾想打听一下吕留良后裔的消息,可惜已渺无可寻了。抗日战争时期,宁安是抗联根据地之一,境内有镜泊湖,山川秀美,地沃物丰。全县人口时约三十万。有耕地一百七十万亩。
   新安公社在县城之南约六七十里。抗战时期,金日成曾到这一带活动。小说《林海雪原》所描写的主要场景虽然不在这里,但其中的一些人物,如蝴蝶迷,却有社员亲闻亲见,笑说其人的能耐和形象也属普通,小说把她大大夸张了。新安公社是1958年由三十一个农业社合并组成的,拥有耕地15.9万亩,人口一万九千余人,其中汉族、满族合占半数,余为朝鲜族。
  杨林管区以汉族、满族居民为主,共有七个生产队,其中一个队是朝鲜族,一个队种蔬菜,劳力近三百人。管区内的满族社员都已用汉族姓名,如关、张等,满族习俗已很罕见。图2是杨林管区的鸟瞰。
  我们到达杨林后的第三天,就分入生产队,从此除了大雨或因公外出,就没有什么节假日了。各项农业劳动,诸如积肥、拉车、播种、背粮、收割等等,我们都跟着社员尽力去干。工余也努力和社员打成一片。下放队员陈家保从北京带来了手风琴,常把它带到田间。图3是下放队员和社员在田野里唱歌的情景。图4是下放队员们在田间漫步时的留影。
  东北农村必须储备过冬柴火,除秸秆外,还需要木柴,大都采用不太高的山树。杨林原有很多杨树林,故地名即称杨木林子。但经多年砍伐,村庄四周已没有多少树木了,只能逐年由近及远,一路向附近山林砍去,现已要去村外一二十里的小山中去了。采木季节是初春未解冻的时候,这时的树木质地含冰发脆。采伐时,用斧背重击根部,用力得当,几番敲击,树就应声倒下。这样即少损耗,也省了砍锯忙碌,比较省力。当然,它还是花力气的重活,此时山风扑面,残雪横陈,大家在山径中肩斧穿行,斧声叮叮,喊声应和,既劳累,也畅心,颇似在进行多次“劳卫式”的锻炼。不过当时也有点担忧,如此逐年采伐,迤逦远去,如何是个了局?
   还有在洪波中抢救物资的经历。村外不远的海浪河是牡丹江的一条支流,十分清畅。东北的溪涧水温都低,我们未发现有南方的虾蟹,只出产半虾半蟹似的蝲蛄,也是能食用的。即使在夏天,也很少见村民下河游泳,真是可惜了一川好水。管区在浅水处泡置了成批线麻,九月初忽然大雨发洪水,眼见线麻会被全部冲走,我们纷纷下河抢救。当时虽是夏秋时分,洪水却寒如冰窟,全身顿如万针相刺,顿时麻木。
  我们要过的“生活关”,实质上就是吃饭饱不饱的问题。杨林采用劳力食堂制,未扩及全体社员。我们刚下去时,食堂还每日三餐,有干有稀,满堂热气。东北朋友豪气逼人,待客或餐馆惯用大盘相饷。我们到杨林,第一次食堂接风款待,上了二十六道菜。我们既惊叹,又踌躇,产生出“到了东北吃了国宴”的感受。当然,由于品种所限,菜肴难免重复,如整个土豆烂煮装盘是一道菜,土豆丝是另一道菜,土豆切片略加配菜是第三道菜,等等。但是不久,食堂伙食逐步枯窘起来,渐渐变成稀多干少,内容淡化了。到了5月,宣布男劳力每日定量从一斤三两改为九两,女劳力是八两。社员能在家里作些添补,下放同志就只能自我撑持了。大家整日徘徊在饥饿中。
  好在东北毕竟是个地广人稀的丰产地方,“瓜菜代”颇有余裕。田间常可找到野葱野蒜,社员们每在工余便大把采撷。河里的蛄能烤着吃,远郊能见到野黄花菜。各种瓜豆也能呼喇喇地快速成长。秋天能采到榛子,南方人总以为榛树必然高大壮硕,实际只是荆棘丛中的灌木或小乔木罢了。我们几个下放队员有一次到远郊出工,行经一处小山林,忽然发现一只幼鹿茫然地从对面走来,大概是和母鹿迷失了。我们很惊喜,想把它带回管区,但又不知该如何照料。不久,另外管区的一个社员经过,就把鹿引走了。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桂芳
下一篇:追忆死于日军细菌战的母亲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