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两个人的故事(上)
发布时间:2010-12-15 来源:63辑 作者:张永芳 浏览: 次 【字体:

  
  不知不觉,爱妻梅萍离开我,已经三十年了。
  几乎每年的清明节前后,我都会跋山涉水,从香港来到钱塘江畔她的坟前,扫墓拜祭。她的音容笑貌不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每每让我老泪纵横。
上天不公。
  面对苍天,我怀着永远的质疑:你把一个这么美丽、活泼、善良、能干的伴侣赐给了我,为什么又要在我人生的中途那么狠心地把她夺走了呢?

我对她一见钟情

  1943年11月9日,那一天我永远忘不了。
  我和梅萍订婚的日子。
  那一年,我考进圣约翰大学不久。一天,交通路的家里,忽然出现了一位来自苏州的富家太太,她叫石月文。她丈夫梅晴初,是《苏州日报》总经理。不过,她的有钱,是因为她的前夫。她前夫姓杨,是上海富商,拥有许多房地产。我祖父张楫如住的房子,就是向杨家公子租借的。那时杨公子的巨宅在祖父家的对面,杨公子的太太石月文经常到我家走动,和我父亲很熟。后来这个杨公子吃喝嫖赌,她不堪忍受,和他离了婚,得到一条弄堂十几幢房子作为赡养费。她住到苏州后,认识了《苏州日报》总经理梅晴初,来往颇多,后来梅晴初的原配夫人去世了,石月文便嫁给梅晴初做了继室。
  那天,她在上海的登云桥梭子弄有一处房产打算出售,特地来上海办理有关买卖手续,顺便到我家来坐一坐。和我父母闲谈时,梅太太见到我和寄居我家的堂兄张永昌,开玩笑地对我父亲说,你家有两个儿子,我家有两个女儿,有空是不是到苏州去看看,每人挑一个,怎么样?我父亲说,好啊!
  想不到,笑话竟然成了真。
  之前,我有过几段恋情,都是和中学女生。其中最投入的,是和闵淑莲,谈了几年恋爱,可是后来她在家庭压力下嫁为商人妇。我失恋后,终日闷闷不乐,若有所失,内心十分痛苦,过了很久,也没有从失恋的打击中摆脱出来。当时我喜欢看的小说,是苏曼殊那本哀艳伤感的《断鸿零雁记》。
  不久,我父母带着一份重礼,陪着我和堂兄到苏州去相亲。堂兄张永昌被介绍给大一些的杨海燕,她是石月文和前夫杨公子的女儿,娇小玲珑;我则被介绍给小几岁的梅萍。后来梅萍告诉我,她的亲生母亲是抗战时的逃难路上,因难产而不幸去世的。
  我对她真是一见钟情。

手心里写一个“愿”字

   我和堂兄在苏州住了几天,和她们两姐妹天天见面,一起游玩园林名胜,或者逛街看电影。
  有一天,住在苏州的大舅孙锦章,请我们到他桃花坞的家里吃饭,同时还邀请了梅家伯父伯母和她们两姐妹。席上,梅家伯伯笑着说,我们不是老派人,不会包办婚姻。你们相处几天了,彼此有点印象,由你们自己决定是否互相交往下去。我现在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交给你们每个人一张白纸条,如果你们想继续交往,你们就在纸条上写一个“愿”字;如果不想交往的话,就什么都不用写,交还白纸条给我。
  那一年,梅萍正在上初中,才十五岁,却落落大方,活泼可爱,而且能歌善舞,在苏州的社交圈十分活跃,有许多热情的追求者。
  我对她印象很好,但是她会不会中意我呢?我没有把握。
  我们走出家门,沿着城墙边的小河畔散步。并肩走了一阵。我怯怯地问她,你愿意和我交往吗?她低头不言,害羞地微笑着。我着急了:你讲话呀,不要总是笑呀笑的,你到底愿意不愿意呢?她禁不住我一再追问,终于含笑地点点头。我大喜过望,立刻摊开那张纸条,写上一个大大的“愿”字。她也背过身去,在纸条上写下她的心愿。
  两个小时过去了,我挽住她的手,再来到我和她的父母面前,张永昌和杨海燕也笑吟吟地出现了。四张纸条呈交上去,上面不约而同地都写着一“愿”字。梅家伯伯开怀大笑说,好,你们两对就算定下来啦!
  到了那一年深秋,我和梅萍正式订婚,订婚宴设在苏州宫巷义昌福酒楼,宴开十席,非常热闹。那是1943年11月9日。

每周往返苏沪两地

  和梅萍订婚以后,我很快陷入热恋之中。
  上海苏州两地,相隔一个多小时的火车路程,每个周末我一放学,就立刻搭火车赶到苏州去,和她一起度过甜蜜的两天之后,礼拜一再搭火车返回上海读书。
  有时,她也会来上海和我相见。我家住处很大,有许多房间,她在我家里一住就是十天半月。她一来,我就常缺课,陪她出去游玩,看电影,逛公司,到公园散步。
  热恋中,我多少荒废了一些学业。
  我年轻时,体弱多病。上大二的时候,一位曾经留德的西医黄钟为我诊治,说我肺弱,不宜熬夜,不宜太用功,如不注意调养,恐怕会有生命危险。我听说后,心理有点紧张,于是跟一位姓李的武术师傅在外滩公园学太极拳,打了半年多之后,体质有所好转。
  那是1944年,太平洋战争已经进入高潮,美军飞机不断空袭上海,日伪当局在市区实行夜间灯火管制,每次我从家里返回大学,经常遇到电车停班,只能骑自行车回校,有时甚至要步行,路上需要一到两个小时,感觉很累,于是我索性申请病假,暂休在家。
  1944年冬,我征得父母同意,到苏州养病去了。在苏州的日子里,我更是和梅萍朝夕相处,形影不离了。一天,梅萍告诉我,她以前的仰慕者之一、本地报馆的一名记者,听到她订婚的消息后,大受刺激,在报纸上写了连载文章,名为《断发记》,诉说他的失恋痛苦。我很好奇,找来看,又把它们搜集剪贴起来,那个人足足写了两个多月才收档。这些剪报,我一直保存着。直到后来“文革”抄家,才不见了。

图一 梅萍赠我最早的照片,时约1943年,她刚满十五岁。照片下方有她的亲笔题名,笔迹刚劲,很能看出她的性格。
图二 年幼时的梅萍兄妹合影。右起:大哥梅铨、梅萍、大妹梅琳。时约1933年,梅萍五岁。
图三 我赠送梅萍的照片,时年十八岁。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难忘受日本欺压的年代
下一篇:两个人的故事(中)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