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两个人的故事(中)
发布时间:2010-12-15 来源:64辑 作者:张永芳 浏览: 次 【字体:


  回到上海以后,我又处于半失业状态。
  那时,正是国共战争空前激烈的时期。打开报纸,每天都是战争的消息。在战场上,国军节节败退。徐蚌会战(又称淮海战役)国军溃败,接着天津和北平又相继失守。4月,中华民国的首都南京也被攻占,国府南迁。5月27日,解放军攻占上海。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宣告成立。短短几个月,经历了一场翻天覆地的改朝换代。

做起了古玩生意

   1948年11月,我和梅萍从台湾回到上海。正是兵荒马乱之际,我先把梅萍和孩子安顿在苏州,住在我们未去台湾以前的新居里。我则像以前一样,在上海的父亲古玩店里帮帮忙,经常往返于苏州和上海两地之间。
  到了4月,局势开始危急,路上不太安全,我们又搬回上海,住在同孚路(今石门一路)一个石库门弄堂住宅里。
  那时上海的房子也不好找,我们住的这间楼下西厢房,是一个姓朱的老板转租给我的,这个朱老板几年前借了我三十两黄金,陆陆续续还了我十五两以后,他生意失败,还不出了。他在同孚路包租一幢住宅,那一年正好我想租房,他就把尚欠我的十五两黄金作为顶费(即转租费),把房子租给我,不过我和梅萍很快去了台湾,一直空关着,到这时我们才搬进去。后来,我又花了七两黄金把后厢房顶下。两间房一共有四十平方米,一家三口,还有一个女佣,居住还算宽敞。
  到了冬天,大弟张宗宪来找我,建议他和我、还有我的同学潘家多,三人合股做生意。他说,听说北京的古玩非常便宜,我们去买,再运到上海来卖,一定赚钱。我和潘家多商量后,同意了。
  正是寒冬腊月,我们三个人一起乘火车到了北京。我和大弟张宗宪住在一家小客栈,潘家多则住到他大姐的老同学李达家里。李达是中共创建人之一,脱党后长期在大学教书,那时住在北京复兴门内崇帽胡同三条三号的一个很大的四合院里,后来我也跟潘家多在那里住过几天,印象难忘。
  到了北京之后,在当地一个出名的古玩商刘宜轩(小名刘四)的陪同下,去拜访一些藏家,又到琉璃厂古玩店一家家看过去,流连了三个星期左右,买了不少货,带回上海后,果然很受买家青睐,我们赚了不少钱。
  1950年春天,大弟张永元想到香港去闯一闯。他向父亲要了一点路费和一批鼻烟壶,又向我借了几十元美金,就孤身上路了。过了半年多,到了那一年冬天,我听说大弟在香港发展不错,也离开了上海,单身前往香港,寻求发展机会。当时梅萍又怀孕了,产期临近,她不得不只身留在上海。

到香港去闯一闯

   去香港之前,由朋友介绍,我认识了英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商务参赞泰勒默(Esquire Talamo)。他写了一封信,交我带去香港,介绍我去见英国驻远东商务参赞蒙哥马利爵士(Esquire Mogomery)。我到了香港之后,不巧蒙哥马利爵士正好离港外游,我只好一边耐心等待,一边与大弟张永元一起,四处找机会,做一点古玩生意。
  1950年的香港,还像一个外省的中等城市,相当落后,完全不能与上海相比。市面也不好,人心惶惶,摩街一带的地摊上堆满了古玩书画,据说大部是逃亡到香港的那些国民党时代的达官贵人随身带出来的,虽有不少精品,但也乏人问津。我住了几个月,进展不大。梅萍写信来,说生了一个女孩,很是可爱,又说她行动不便,暂时不能来香港团聚。我很想家。
  很快过了1951年的旧历新年。一天,我去中环的皇后大道买东西,在一家百货公司里意外撞见大学老师李寿康教授,一见之下十分亲热,站着闲聊几句。他说,他在美国几年,写了几本专著,论证了建筑结构上几道重要的计算公式,完成了中美大学的学术交流计划。战争现在结束了,正是报效国家的机会,他已决定回国。他又问我的近况如何,我大概说了一下,他立刻表示不赞成,说现在国内正在恢复建设,急需各类专业人才,连他都从美国回来了,你还呆在香港做什么?他还说有人写信给他,告诉他北京正在上海招聘专业人士,你可以去试一试,而且,母校圣约翰大学的土木工程系也缺乏人才,你还可以回到母校去任教。
  一席话,说得我怦然心动。回到住处后,我左思右想,一夜未眠,最后终于决定离开香港。隔了几天,我与李寿康取得联络,买了火车票,和他同车一起返回上海。
  这是我人生中的又一次重大选择。在“文革”的恐怖岁月里,我和梅萍多次谈起我们人生路途中的两次错失,一次是从台北回上海,一次是从香港回上海。两次之中,我们只要有一次咬咬牙,多坚持几个月,熬过最初的不习惯之后,就会在台北或香港扎下根来,而我们以后的生活也将是另一番模样了。
  可是当时,我却像1948年冬从台北回到上海一样,认为从香港回到上海的选择是正确的。战乱结束了,新中国一片新景象,到处都在搞建设,我的专业是土木工程学,正是我大有作为的时候。

图一 1954年春,摄于北京北池子家中。
图二 1953年,梅萍和三个孩子的合影。
图三 1953年2月,作者与进修班师生摄于清华大学。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两个人的故事(上)
下一篇:两个人的故事(下)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