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知青朱克家的“文革”岁月
发布时间:2012-08-28 来源:84辑 作者:庞守义 浏览: 次 【字体:

  朱克家这个名字,如今人们已经十分陌生,但四十年前在神州大地上却很“出名”。他是1969年从上海插队到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勐仑公社勐掌生产队的知青,到了1973年4月,突击入党,三个月后成了中共“十大”代表,并是主席团成员。时年二十三岁的他,成为最年轻的中央候补委员。朱克家坐直升飞机一步登天,引起了社会极大的关注,普遍认为他有特定的社会背景。有说他是高干子弟的,有说是某领导人外甥的,还有传言说他没办入党手续就成了中共中央候补委员,等等。在当时那个混乱的年代,确实出过很多不可思议的奇闻怪事,令人瞠目,再加上万马齐喑的政治局面,大道消息不畅,小道消息疯传,各种猜疑难免沸沸扬扬。
  我当时在西双版纳州宣传部做新闻摄影工作,恰在此时,北京《民族画报》特邀我采访一组朱克家在少数民族地区锻炼成长的专题报道。面对社会上的这些传闻,为慎重起见,我请上海媒体的一位朋友帮我了解一下有关朱克家的社会背景。很快得到答复:朱克家,1950年出生在上海一个多子女的贫困家庭,其父是上海市纺织品供应站的业务员,母亲是纱厂女工。1969年他毕业于上海市海南中学。同年4月,和大批上山下乡的知青一样,经过街道、学校和父母单位的层层动员后离开上海赴云南插队,没有任何特殊的社会背景。弄清楚了这些,我便来到勐腊县勐仑公社。公社书记知道我的来意之后,直截了当地说:“朱克家的情况我很熟悉,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上海知青,有两件事最突出感人:一是他本来在勐掌傣族村寨的坝区插队,自然环境、生活条件相对来说还不错,但他主动要求到条件艰苦的爱尼族山寨落户,在那里做出了很多成绩,受到当地群众的欢迎与赞扬。第二件事是1972年,公社党委根据他的突出表现,推荐他去昆明师范学院上学。这种机会,是当时绝大多数知青梦寐以求的,想不到的是,朱克家放弃了这个难得的机遇,决心继续留在这个偏僻的山寨,建设新农村。这一举动,感动了不少人。公社党委为此整理他的典型材料,报给上一级党委。”说至此,公社书记感到很自豪。接下来,我请书记谈谈朱克家的入党经过。他从抽屉里拿出笔记本,准确地讲述着:“1973年4月27日是朱克家入党的时间,但他当时正在昆明参加云南省第五届团代会,入党手续是他从昆明回来后补办的。”我问起缘由,他说,公社上报的朱克家典型材料很快被上海市革委会派出的驻云南知青慰问团发现,他们出于一种责任,重新整理朱克家的材料,题名为《山寨里最忙的青年》,报送上海市委参阅。这份材料被当时上海市委主管文教宣传的书记徐景贤看到后,立即转呈姚文元,姚马上派出一个采访小组赴云南,不久便发表了以朱克家署名的文章《我爱上了边疆的一草一木》和《农村也是大学》等通讯,大张旗鼓地宣传,朱克家便成为当时的新闻人物。姚文元在布置采访任务时,得知朱还不是党员,当即表示:这样的人不入党,什么人可以入党?于是,上海市委办公厅给云南省委打电话,云南省委给西双版纳州打电话,州党委给勐腊县委打电话,县委又打电话到公社党委,要求迅速办理朱克家入党事宜。公社党委和大队党支部曾打算待朱克家从昆明回来之后按正常手续办理,但上面的督催,以命令的口吻要求当晚就答复,书记只好代表公社党委宣布批准他入党,日期就是4月27日。从上海市委打电话算起到宣布朱克家入党,前后通过十一个电话,总共用了九个小时的时间。
  我离开勐仑公社,走了三个半小时的山路,来到了爱尼族村寨——莫登生产队,在小学里见到了朱克家。他中等身材,衣着朴素,白净的面容戴一副深度近视眼镜,看上去像个文弱书生。他热情、礼貌,将我送到生产队队部,向队长介绍了我的来意。队长是个纯朴的爱尼族汉子,他如数家珍,把朱克家上山后为群众办的好事讲述了一遍,并领我在寨子里转了一圈,边走边指给我看:那是朱克家新建的小学,那是朱克家新修的水泵房,那是朱克家常为村民理发的地方,等等。我环视四周,莫登生产队位于半山腰,有六十多户人家,全部是爱尼族。周边是梯田,耕作方式尚停留在刀耕火种的状态,比起傣族居住的坝区确实艰苦不少。队长告诉我,解放二十多年了,至今还经受着没文化的痛苦。寨子里曾办过一所小学,但请来的几位教师受不了山寨贫穷与寂寞的煎熬,短时间后,一个个都走了,五六十名学龄儿童失学在家,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都成了文盲。朱克家来到这里之后,才把小学恢复起来。我顺便问起队长是如何认识朱克家的,他说:“我经常下山办理事情,途中必经勐掌寨子,朱克家所在的知青点就在寨子边上,我常去那里讨碗水喝,休息一会儿。朱克家待人热情、礼貌,尤其是看到劳动之余,别的知青多是打扑克、下棋,唯有朱克家在看书学习或帮人修理收音机、手电筒⋯⋯我逐步喜欢上了这个年轻人,就产生了邀他上山当老师的念头。不久,朱克家向公社党委提出要求,将户口转到莫登生产队,上山当了教师。”
  在当地群众的支持下,朱克家自己动手建设校舍、操场,做了篮球架和乒乓球台。当他发现学生教材全是汉语编写的,学生不懂,他便开始学习爱尼族语言,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就能够和学生进行语言沟通了,从而提高了教学质量。他帮助山寨安装了碾米机,使妇女摆脱了繁重的舂米劳动。他看到寨子旁有一条山涧小溪,便产生用溪水发电的想法,他利用回上海探亲的机会,搜集安装小型水力发电的资料,学习电工知识,回到山寨后,建起了小型发电站,给山区带来了光明。他还学会了理发、木工、裁剪及使用缝纫机,成为爱尼山寨最受欢迎的人。队长约我在山寨多住几天,为朱克家多拍些照片,好进行宣传。我看到了朱克家和群众密切的关系。他忙忙碌碌、勤勤恳恳地和爱尼人生活在一块,一待就是四年。他从没谈及过这里的艰苦、贫穷和寂寞,反而觉得生活得踏实、自信和乐观。

 
1973年,作者(左)在云南省勐腊县勐仑公社采访朱克家。
 
 
1973年,朱克家在莫登山寨小学用爱尼族语言向学生讲课。
 
 
1973年,朱克家与爱尼族青年在一起。


1973年10月,朱克家在西双版纳杆揽坝农场向职工传达中共“十大”会议精神。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忆母亲赵瑞云——兼记父亲潘光旦
下一篇:我家的《合家欢喜图》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