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兵团战友阿蔡
发布时间:2010-09-02 来源:72辑 作者:董大南 浏览: 次 【字体:

                          五

  阿蔡回到农场,已经是一年以后了。
  阿蔡中弹后,立即送到南疆军区医院。医生们立即进行抢救,命总算保住了,但是脊椎被打坏,从腰部以下彻底瘫痪了。
  另外,手术只是控制了伤势,要真正恢复体力,还必须休养一段时间后,再进行康复治疗。只有喀什市人民医院有条件做这种康复治疗,可是,通往喀什的道路已被红二司封锁,怎么把阿蔡送进人民医院呢?
  据说,有一位神通广大的人物,可以和喀什市内红二司头头挂上钩。通过这位大仙的安排和协助,红二司的前线人马让运送阿蔡的几个人过了封锁线,阿蔡终于住进了喀什人民医院。
  康复治疗是成功的。但是,腰部以下的瘫痪却是无药可救了。
  回到农场的阿蔡,如果脑袋灵活,说一些领导爱听的话,也许会受到热烈欢迎,说不定他的瘫痪还会变成什么英雄事迹,成为大家学习的榜样呢。
  据说,领导开始也确有这样的打算。只要阿蔡能够领会领导的意图,控诉喀什城内那些暴徒的打砸抢行径,鼓动一下农场职工的革命热情,就可以捞个先进模范当当。
  可是,不识时务的阿蔡,却偏偏说出了领导最不爱听的话。阿蔡说,红二司的人不是暴徒,不是坏人,红二司和一、三司一样,都是革命群众组织。阿蔡还说,虽然他的脊椎是红二司的人打坏的,但他不怨恨红二司的群众。
  阿蔡的生活已无法自理,他被安排在卫生队一间病房里,养着。每天卫生队开饭有他一份,饿不死而已。他就像一块用过的抹布,被扔在墙角里,几乎被人遗忘了。
  这时的阿蔡,不再是刚从戈壁滩羊圈出来、说什么都信的阿蔡,他开始思考。在喀什呆了大半年,对“文革”的体验,他远远超过了我们。一年多前,他在羊圈里傻呆呆地听我吹“文革”;现在轮到我,张着嘴,傻呆呆地听他讲城里“文革”的故事。
  1969年初,同一里委出来的一位女知青在卫生队病故。
  这位女知青刚住进卫生队时,我还去看过她,顺便看望了阿蔡。她看上去精神很好。那天下午,我们三个还在阿蔡的病房里说说笑笑。我们回忆起进疆前夕一起向往新疆的心情,还回想起里弄生活中有趣的点点滴滴。分手时,她还关照阿蔡要注意勤换衣服。
  谁能想到,这一分手竟成永别呢?
  她在上海就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高中毕业时为此不能参加高考。像她这样的身体是不应到新疆来的,可是她坚决要求,反复要求,最后街道批准了她的请求。
  真不知道,关节炎竟会这么致命。
  到团部参加她的追悼会时,我再一次探望了阿蔡。
  阿蔡的神情十分沮丧,他喃喃地说:“真想不到,几天前她还在这儿和我聊天呢。”
  阿蔡更为无法参加她的追悼会而沮丧,他让我代他向她告别。
  我们里委那年共有七位知青到新疆兵团。不到四年,死的死,伤的伤,疯的疯,斗的斗,只剩下两位能参加她的追悼会。

                             六

  “文革”结束了,“四人帮”倒台了,高考恢复了,“上山下乡”不提了,绝大多数在农场农村的知青通过各种政策返回了家乡。我的冤案也平反了,重返北大学习。
  阿蔡怎么样了?
  阿蔡到上海后,腿上的肌肉早已萎缩,两条细细的腿,软软的。农场是按长病假待遇给他发工资(70%工资)。这让阿蔡无法接受。他并不是生病而瘫痪的,有这样的病吗?他要求按工伤待遇(100%工资)。“农工一级”可怜巴巴的工资,就是拿百分之百也没有多少。阿蔡的道理是,他是执行上级布置的任务时受的伤。至于这个任务是不是正当,那是上级的事,不能由不知情的群众承担。但是,工伤是要经过有关领导签字批准才算。哪个领导敢签字呢?形势已经变了,我们那次去喀什的行动,已经变成了一只烫手山芋。领导躲都来不及,谁还敢去接呢?
  一场足球大赛开始了。
  新领导把球踢给了老领导。老领导把球踢给了新领导。
  阿蔡的问题在团里,师里没法解决,他决定到兵团上诉。
  第一次到兵团是在冬天。一个从腰部截瘫的人从上海赶到乌鲁木齐,即使有他弟弟同行,也不是件容易事。冰天雪地里,把他从车站背到兵团大院,他的弟弟累得满头大汗。
  兵团机关工作人员很多,却难以找到一个管阿蔡这件事的。这个部推那个部,这个处推那个处。阿蔡累了,不愿像皮球那样被踢来踢去。哪个处也不去了,就呆在接待处办公室,你们看着办吧!
  兵团也有难处呀,总不能光听你一面之词,也得给我们时间调查一下吧。何况,武斗中受伤怎么处理,什么待遇,上级也没有文件规定,我们也得研究请示呀。你的情况我们一定会向领导汇报的。你先回去,大冷天的,呆在这儿还不把身体冻坏了。等我们弄清情况,就会通知你。
  说的也蛮有道理的,那就先回去等吧,反正兵团领导已经知道阿蔡的情况了。
  等了一年,又是一年,事情像石沉大海,毫无音讯。
  再一次去兵团,再一次回来等待,再一次石沉大海。
  多次去兵团上访,多年的交涉,阿蔡终于争取到了“工伤”待遇,拿100%工资。虽然钱不多,名分很重要。当年的农工一级,基本工资加上边疆津贴每月31.08元,我们因此号称“3108部队”。
  阿蔡的故事到此告一段落,但直到今天,我仍然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一个当年的三好学生,一个二级运动员,一个充满朝气的青年,怎么会落到这般地步?

 
图五:1967年春天,阿蔡独自在戈壁滩放羊,陪伴他的只有一只牧羊犬。

 
图六:“文革”后,阿蔡摄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办公楼前。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我家的《合家欢喜图》
下一篇:春天在远方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