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春天在远方
发布时间:2013-03-08 来源:87辑 作者:沈宁 浏览: 次 【字体:
  
  因为写另外一篇文章,我翻出很多老照片,看到其中两张,引起一段旧事的回忆。
  那是1975年,中国还在浩劫之中沉沦。父亲被关在河南干校劳改,终年不得回家。我到陕北插队之后,因为样板戏演出需要,被收入地方剧团拉小提琴。弟弟在内蒙草原放牧七年,不知何时再能回京。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妹妹也未能留城,被发配穷乡僻壤插队。一家人四分五裂,只有残疾的母亲,独自一人,继续住在北京东单马家庙破旧的小木楼里,作为我们相互通讯的集散地,苦苦地维系着我们这个家的生存。
  严冬季节,总是母亲身体最不好的时候,我照例请了假回家照料。那天上午,母亲又是浑身疼痛,卧床不起。我在黑暗的小阁楼走道里烧水熬药,忽然听到楼梯上有人走上来的声音,犹犹豫豫,一步一停,显然是位陌生人。
  我走出去,来人已经站在门外。是一位中年妇女,个子不高,蒙块花头巾,戴副大眼镜,嘴上涂了口红,都是当时国内见不到的。她身上半长不长的外衣,小巧玲珑的淡黄色皮鞋,也都是当时中国买不到的。她是从海外来的,一眼之下,我判断出她的身份。
  “对不起,打扰了,能不能请问一下﹖”她说话很温和,很有礼貌,更证实了我的猜测。中国人已经多年不用“对不起”和“请”这类字眼了。她继续问:“有一位陶琴熏女士,住在这里吗?”
  没等我开口,隔着屋门,母亲忽然大叫起来:“是仰兰吗?”她居然还记得大学同学的声音。或许她每个不眠的夜晚,就在重温青年时期朋友们的音容笑貌吧。人在极度的孤独和寂寞之中,回忆就成为生命存在的惟一形态。
  马阿姨随我走进门,问我:“你晓得我是谁吗?”
  我说:“我晓得,姆妈常常叨念您。”
  马阿姨是马寅初先生的女公子,抗战时期跟父亲母亲在重庆中央大学英文系同班。我保存的这张老照片(图1),是他们1945年6月4日在沙坪坝拍摄的。照片左起,第一排:黄孟姞、王德华、刘致学、蒋和、吴慧;第二排:马仰兰、陶琴熏、丰华瞻、刘景芳、丰陈宝、熊盛淑;第三排:祁延朗、沈苏儒、朱立民、耿连瑞、王××(外系同学)。
  听父亲母亲说,那个时候,重庆中央大学外文系的班里,有许多政要名流的子弟。比如蒋和阿姨的父亲,是著名军事家蒋百里将军,她的姐夫是钱学森。马仰兰阿姨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马寅初教授。丰华瞻叔叔和丰陈宝阿姨兄妹,则是丰子恺先生的男女公子。而我的父亲沈苏儒,是浙江嘉兴沈家后辈、沈钧儒先生的堂弟。我的母亲陶琴熏,是当时委员长侍从室陶希圣先生的长女。另外班上还有考试院长官的小姐、山东警察局局长的千金等。此外,荣毅仁先生的妹妹荣墨珍阿姨,那天拍照时缺席。
  大学毕业后,母亲经外公介绍,到重庆农业银行工作。父亲经沈钧儒先生介绍,到美国新闻处工作。同时马仰兰阿姨也进入美新处,与父亲成了同事。日本投降后,父亲被派往上海,母亲也调到上海战后救济总署任职。不久马仰兰也转回上海,到救总工作,又与母亲成了同事。所以父亲母亲和马阿姨在同学情份之上,又加一层同事关系,成为密友,格外亲近。
  我领着马阿姨走进屋门,母亲已经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拐杖落在地上。她顾不得拐杖,独自站着,迎接她的朋友。
  马阿姨疾步上前,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身体都在剧烈抖动。透过马阿姨的肩头,我看见母亲早已干涩的眼睛,再次流出不断线的泪,冲刷她布满皱纹而浮肿的脸。
  好多年了,中国人只能在恐惧和孤独中煎熬,已经渐渐忘却亲情和友爱为何物,更不知到哪里去寻找光明和温暖。然而此刻,我忽然发觉,这个世界仍旧存在着美丽的春天,只不过,春天不在这里,而在远方。母亲毕竟还是幸运的,那远方的春天竟跨越太平洋,降临到她的身边。
  母亲说:“你回来了,又见面了,真想你啊!”
  马阿姨说:“又见面了,二十七年了,我天天都在想你啊。”
  母亲说:“很少有朋友来看我,很多年了,很少有朋友来看我。”
  马阿姨说:“我答应过你,我一定回来看你,可惜来得太晚了。”
  母亲说:“是,你答应过我,十六铺码头船边上,你说的,我记得。再晚,我也等着。”
  几句简短的对话,无数历史的瞬间好像重新显现,明亮而热烈。而其中每一个细节的折皱里,都浸润着太多的欢笑和血泪,我心里难过得要命。

 
图1 1945年,作者父母的大学毕业照。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兵团战友阿蔡
下一篇:母亲的半句遗言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