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母亲的半句遗言
发布时间:2013-06-21 来源:89辑 作者:冯印谱 浏览: 次 【字体:


  尤其不容易的是,奶奶瘫痪卧床八年,吃喝拉撒全是母亲服侍的。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后,我家只有爸爸、妈妈、姐姐和我四口人,一个幸福之家。不料“四清”、“文革”等政治运动接连而来,父亲被错划为“历史反革命分子”,先后被免去乡卫生院院长和村卫生所所长职务,打发回生产队当农民,跟村里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一道接受劳动改造。于是,灾祸接踵降临:家中被翻箱倒柜遭抄家,姐姐高考由于父亲问题政审不合格名落孙山,出嫁的姐姐受父亲问题影响被迫离婚,我无缘被推荐上高中,入团长期接受组织考验……作为家庭主妇的母亲,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变故,用她纤弱的肩膀支撑起这个家,用她温暖的柔情安慰着父亲、姐姐和我创痛的心灵。一次,我跟一个孩子打架,对方骂我“狗崽子”、“野种”,母亲听了我的诉说,心疼地替我擦洗伤口,抱住我默默地流泪,悲愤不已。父母亲特别能吃苦,“大锅饭”时生产队小麦亩产仅一百多斤,而我家自留地亩产小麦能达到500斤。改革开放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父母更是把责任田的小麦棉花种植得井井有条,人见人夸。图3是母亲与她饲养的牛犊,她对生活充满了喜悦和希望,似乎浑身有一股使不完的力气,后来还跟父亲栽种下一片果园。
  姐姐冯印秀比我大十三岁,姐姐离异后嫁到太原,跟随姐夫冯子洲在省城工作,婚后一连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外孙生下后都是由母亲带回乡下操持长大的。高考制度恢复后的1978年,我考上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山西日报社工作。1984年我在太原结婚,图4是1985年春节期间我和妻子郭慕萍回老家,在我家大门口拍的一幅全家照,前排是父母亲和三个外甥,后排右三右四是姐夫和姐姐,右二和右五是我和妻子,右一是姐夫与前妻生的孩子。这一刻我们家可谓幸福美满,令村里人啧啧称羡。
  1985年,我的儿子冯烨出生了,父母亲接信后高兴得合不拢嘴。母亲撇下农活,带上早就给孙子缝制好的被褥衣裳赶到太原照料,一住就是两年。这期间父亲独自在家,又种地又做家务,还要给人治病,十分辛苦。但他一再捎话,让母亲别担心他,放心照看好孙子。儿子两岁刚能上幼儿园,我就动员母亲回老家。没想到,母亲回去没几天,又悄悄坐火车来了。我埋怨她不该来,母亲说:“我想我娃,再说,我娃离开我,我不放心!”她静静观察了几天,亲眼见孙子能够适应幼儿园生活了,才依依不舍地回去了。
  老天不公,饱受苦难的父亲身患肺癌,于1998年去世。母亲又检查出胃癌,我和姐姐将母亲接到省城保守治疗,维持了将近一年。1999年6月,我们将病危的母亲送回老家,她老人家已经水米不能进口了。可是她的头脑惊人地清醒,让我和姐姐搬来一件件衣物,亲眼过目后,交代这个该送给邻居,那个该送给亲戚,我们一一记在心里。来家里探望母亲的乡亲们络绎不绝,我和姐姐应接不暇。
  一天上午,我独自坐在母亲身边,拿棉球棒给她干渴的嘴唇润水。身高健壮的母亲面容枯槁,眼眸射出明亮、慈祥的光。突然,母亲对我说:“娃,妈有一件事该告你说……你不是妈亲生的,是妈抱养的……”我大吃一惊,多年来隐隐约约有过的猜测和预感,今天终于由母亲嘴里证实了。父母亲在村里人缘非常好,亲朋好友从来没有向我披露过这个秘密。我成年后,曾有过一点耳闻,但是面对无比慈爱的父母,我实在不愿意往那方面想,不愿接受那严酷的现实。“不!”我的眼泪脱眶而出,打断母亲:“妈,您不要说了,您和父亲对我比对亲儿子还要亲。你们勒紧裤带供我上学读书,没有您和父亲,哪有我的今天?!”“唉——”母亲叹了口气:“我和你爸一辈子吃够了没文化的亏,总想让我娃跟人一样。妈不行了,我要让我娃心里明白,你是……”母亲泪流满面,喘着气还要说下去,我紧紧抱着母亲说:“妈,您别说了!我心里难受……”母子二人抱头痛哭……
几天后,母亲就离开了人世,这竟然是母亲的一半遗言!
  至此,真相大白:母亲没有生育过孩子,父母曾经抱养过一个男孩,不幸夭折了。母亲悲伤异常,当时收养了姐姐以慰藉心灵的痛楚和身边的寂寞,姐姐是我三姨的三女儿,三姨生了五个女儿一个儿子。之后,有着重男轻女观念的父母亲又抱养了我这个出生没几天的弃婴。
  十多年过去了,每每端详着母亲的遗像,回味着母亲的半句遗言,我心潮滚滚,感慨万端,但是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一丝也没有闪过。遇到这样一对心地善良、吃苦耐劳、世间少见的养父养母,是我天大的幸运和福气,我太知足了。
  爸爸,妈妈,安息吧,儿子永远怀念你们…… 


图3 1980年代,母亲与她饲养的牛犊。

 
图4 摄于1985年春节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上一篇:春天在远方
下一篇:“邱三宝”的故事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