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私人相簿 >
   
1966—1976:我的自拍像
发布时间:2013-10-31 来源:91辑 作者:王秋杭 浏览: 次 【字体:
 
山寨版的“渴望战争”
               
  当时,中苏珍宝岛事件爆发,我一心想报效祖国,证明自己的血不是黑的,就写血书要求支边当一名兵团战士。总算于1969年的4月,我们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独立二团务农。由于我的出色表现,很快就被调到兵团司令部带岭武装连,我被任命为三排机枪班班长,那些枪可全是真家伙。听兵团司令部参谋长说,如果和中苏开战,我们番号一变,立刻就成为现役部队拉上前线。不过当时给我们的战备任务是挖一个地下坑道,代号“701工程”,地点是在离带岭镇40公里外的原始森林里,那年我才十九岁。
  那时真的是要革命不要性命啊,打坑道,本来打风钻要用水,但我们嫌水枪麻烦,进度慢,就直接打干眼。打干眼粉尘大呀,整个坑洞就像一个石灰筒,两眼一片白,见不到人影。鼻孔里全被白粉堵塞,擤出来都是白粉糊糊。生活条件差就不用说了,只有干粮,很少有肉类蔬菜。营养严重不良,加上卫生条件差,结果全连染上了疟疾,战斗减员四分之三,四个排最后只剩下一个混成排。我临危受命,被任命为这个混成排的代理排长,我一连递交了三份入党申请书,并率领全排战士24小时连轴转,吃、睡都在坑洞里,终于按时完成了任务。连队受到了嘉奖,十多名战士火线突击入党。我被兵团政治部干事找去谈心,他说按理你是第一个应该发展的对象,但组织上研究,因为你生父的政治问题,还需要接受进一步考验。
  我没有怨言,只盼着战争早点爆发,可以上前线抛头颅、洒热血,在真正的战场上火线入党、建功立业,改变“知青”身份,那怕成为烈士也在所不惜。
  深山老林里的生活实在太枯燥了,刚到山里我就给家里写信,要求父母给我买一台刚出产的“海鸥”4B照相机,我在信中写道:“在这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里,如果没有照相机,我会发疯的。”不久,一台崭新的海鸥4B双镜头反光相机寄来了,还按我的要求附寄了胶卷、相纸及显、定影药粉等。母亲在信中说:父亲进了五七干校,很少回家,家里存款全都冻结,是用父母两人的生活费凑起来买的,可百货公司还不卖给个人,只供应单位,非要单位介绍信。为此,父亲专程到原工作单位浙江省博物馆找熟人开了介绍信才买到……读后,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没有暗房,我钻进空油罐;没有安全灯,我用烟头的红光冲胶片;没有灯光,我就用手电筒感光……一张张照片从空油罐传递到了战友们的手里,原始森林深处终于响起了纯真的青春的欢笑。
  可当时中苏之间只有一些小摩擦,没有大规模的战争爆发。这实在让我们很失望:苏修你这个纸老虎,怎么就不敢打过来呢?
  形势缓和了,701工程搁置了,我们的武装连也要遣散了。后勤女兵排都已经在城里分配了工作。我们的雄心壮志也在矽肺病的咳嗽中、在整理锅碗瓢盆的丁当声中日渐暗淡。遣散的最后一道程序是上缴枪支,这是我们最恋恋不舍的。那天我突发奇想,说仗没捞着打,但这段铭心刻骨的日子不能忘啊,我们就拍个照留个纪念吧,大家一致赞成。结果我又做策划,又做导演,又做化妆,又当主演。去卫生所借来纱布和红药水,最后就炮制出了这幅“渴望战争”的照片。
  抱机枪的是副班长王乔乔,中间喊口号的是我,我的台词是:“轻伤不下火线!”“子弹打光了、上刺刀!”“共产党员,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反正当时电影里有什么我就喊什么。
  照片从空油罐里洗出来之后,战士们纷纷传阅,全连震惊了,各排、各班都要求拍摄留念,连长、指导员也感到很有意义,于是下令放假两天,专门安排各排、各班拍摄集体照。
  那是我终身难忘的两天。我从双镜头反光相机的磨砂玻璃中清晰地看到年轻战士们一个个几乎全都换上了洗得干干净净的绿军装,有的还穿上平时很少穿的白衬衣,雪白的衣领露在脖子上显得异常英武……那一刻,我非常激动,感到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神圣过,因为我看到了那一双双兴奋而期待的目光。我知道,这些照片很快就会寄往祖国各地,在更多的家长、亲友、同学们手中传递……


  渴望战争,以鲜血和生命来改变自己知青命运,是那时最强烈的愿望。可是当战备坑道按时完工后,战争形势缓和了,武装连被命令解散,武器被命令上缴。我依依不舍,于是下令全班集中武器,从卫生室搞来纱布、红药水,在一株巨大的朽木旁导演了这场虚拟的战争。(1970年夏摄于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带岭武装连)


 
  “为了胜利,向我开炮!”电影《英雄儿女》中的英雄王成,也是我喜欢模仿的偶像,可惜当时找不到步话机,使这张模拟照逊色了不少。(1970年9月摄于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带岭武装连)


 
  扮作电影《平原游击队》里的队长李向阳。怎么样?还挺酷吧。不过当年钻进刺鼻的空油罐里冲胶卷和用手电筒印照片的苦和乐实在是终身难忘。(1970年8月摄于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带岭武装连)

 
  为成为一名真正的解放军战士,我都快想疯了,到处托关系,终于等来一封“火速急归”的加急电报。我慌称家母病危,打报告批了一个月的探亲假。这是我在途中下车,去大连游玩时的留影。我至今仍保存着这张原版照片和火车票,火车票字迹依稀还能看清:1971年11月28日,自王杨站(铁力站前一站,离我们连队比铁力站要近十多公里)至杭州站,限乘当日第78次列车,全程3002公里,客票票价35.50元,加快(到上海)5.50元,合计41.00元。(1971年11月摄于大连火车站)
上一篇:崇文中学师生存照
下一篇:被污染的童真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