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时风物  名人一瞬  私人相簿  秘闻片影  老照片馆  编读感言  留言  投稿  论坛  新书
欢迎访问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网站!
站内关键字搜索:
今天是
推荐阅读
·“邱三宝”的故事
·让“历史成见”尴尬的照片
·与时俱进的旗袍
·一本侵华日军士兵相册背后
·几幅“不宜发表”的照片
·龚澎印象
·兵团战友阿蔡
·父亲见证了林彪坠机事件
·其实我们懂得彼此的心——
往期阅读
·《老照片》第99辑(新)
·《老照片》第98辑
·《老照片》第97辑
·《老照片》第96辑
·《老照片》第95辑
·《老照片》第94辑
·《老照片》第93辑
·《老照片》第92辑
·《老照片》第91辑
·《老照片》第90辑
阅读查询:
本社新书
   
  首页 > 老照片馆 >
   
我的老照片收藏之路
发布时间:2011-01-14 来源:48辑 作者:徐宗懋 浏览: 次 【字体:


  今年刚好是我收藏老照片的第十年,由于我的许多珍贵照片第一次都是在《老照片》发表的,对《老照片》有一份很深的感情,与《老照片》的忠实读者也形同未曾谋面的知己,因此此刻很愿意与大家分享十年收藏的心得。
  很早以前,我就有为照片写几行俏皮话的自娱的癖好。1995年,我在台湾《中国时报》带领一个编辑小组编了一本大型图册《台湾战后五十年》,此后就迷上了编图片书,同时为了编书,开始收集图片。所以,从一开始我收集照片就是为了写解读历史的文章和用来编书的,跟许多作者和编辑一样,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照片收藏家。毕竟,好的、珍贵的照片价格不菲,尤其成批地取得需要相当的花销,非编书和写文章的稿费所能支付。那么,我为什么还要硬着头皮做下来呢?大概还是因为自己对文物本身怀有强烈感情的缘故,以及“一旦想要,就拼命要到”的天生个性使然。有时为了把原版照片拿到手,我只好去借钱,甚至抵押房子贷款,以收购更多的好照片。无形中,买老照片既使我耗尽储蓄,也逼着我拼命开源,激发起特殊的工作动力。
  尽管如此,我的情况与一些专门的照片收藏家还是不太一样,由于收购照片是为了写文章,所以照片内容是高度定向的,久而久之,许多重要历史事件的影像收藏变得相当齐全,而且大都是原版照片,在某些方面,就规模而言,我敢说我的收藏可能不亚于一些大中型博物馆或纪念馆。此外,由于自己也研究文史,好的说明文字能让历史照片更有力量;反之,好的历史照片也能带来新的历史视野,催生新的历史论述,使社会变得更有智慧。
  1996年到1997年,我开始在东京书店街收购老照片。其实在此之前我就在东京生活过,但当时并没有收购照片的念头。事实上,许多台湾出版社和文物贩卖商早就在这里“淘金”了,但他们所“淘”的主要是关于台湾的东西,在台湾可以成为出版资源,也可以直接贩卖,所以价格不但被抬得很高,而且这方面的照片差不多已被各路人马抢购一空。于是,我把目光转到与中国大陆相关的东西。由于日本侵华时间长达半世纪,这些照片和史料的数量十分庞大,不过受到台湾政治与社会环境的影响,台湾出版商对它们兴趣不大。至于中国大陆,当时老照片市场尚未开发,一般人出国限制又多,不会有人特别跑来东京买老照片,最多就是大陆旅客或留学生偶尔买一两本当成纪念,所以与大陆相关的老照片就相对价廉。这种情况对于我来说,就像一个有购物狂的女人走进一家低价超市一般,瞬间情绪失控,疯狂地采购。没错,当时我就是这副德性,几乎是看到什么都要。今天回头看,有些东西并不值得买,不过也有不少东西被我占了便宜,因为它们后来变得很昂贵,甚至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收藏者都把好东西抓得紧紧的,不愿意出让。
  无论如何,自1998年起,我一边收购老照片,一边大量使用它们,我编了许多的画册。这一年,我在北京三联书店看见当时极为畅销的《老照片》一、二、三辑,我觉得这正是自己喜欢的形式,图文搭配,饶富兴味。惟一的问题是,里面照片的质量不平均,于是我打电话到《老照片》编辑部,刚好是主编冯克力接的,我告诉他我有好照片,整理一篇投稿过去。他很热情,欣然接受。于是,不久我的第一篇文章就刊在接下来的《老照片》的第五辑里,内容是关于蒋经国一家的生活,这也是我在大陆书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不久,我前往《老照片》编辑部所在的济南做客,此后跟克力成了莫逆。我们都是老照片的“票友”,只要看到没见过的好照片就会兴奋不已。其实,我最初买老照片时,并没有太大的经济动机,更多是当成生活娱乐,就像过去有人喜欢看京剧、看京韵大鼓、喜欢下棋或品茶,慢慢地玩出心得。
  往后几年,我跟克力在北京碰面时,总会找机会到圆明园或北海公园散步,聊的大多跟老照片有关。我拿出在日本买的《第三师团山东派遣写真集》,这是日军制造“济南事件”的纪录,还有《中华民国战局大观》,纪录的是蒋介石领导的国民革命军北伐以及1930年的蒋冯阎“中原大战”,里面很多的照片超越了我们所习惯看到的内容。不过这些都是印刷品,不是原版照片,就质量来说比较差,不过就内容来说却不必然,有一些主题和内容非常罕见,就像《中华民国战局大观》有着中原大战最完整的影像纪录,而在过去两岸中国人的教科书和出版物上都没见过,就像战争过程中冯玉祥、阎锡山、张学良、蒋介石率军进出北平城的情况,我们中国人好像一张都没有,这本书里却很完整。另外,日军侵华过程中,日本新闻媒体出版的各种“事变”的写真集印刷量很大,质量虽无法跟原版照片相比,但是因纪录详实,里面可以找到很多重要的画面,颇有史料价值。譬如日军对陕北洛川进行猛烈轰炸的空照图,洛川会议决定了共产党加入抗日联合阵线,在中共党史上具有重要地位,日军轰炸洛川的照片等于印证了共产党的积极抗日,价值自在其中。

 
1939年1月,日军山濑航空部队对八路军重要据点洛川进行轰炸。照片中可见陕北高原的地形与洛川古城墙的轮廓,此图由日本《朝日新闻》刊于其出版物,为类似照片所罕见,为珍贵史料。

 
1937年12月,日军由上海攻向南京途中,将中国百姓绑在柱子上,施以凌虐。此照片收录于日本《北海时报》从军记者私人相簿,成为有力的历史证据。

 
1938年,南京陷落后,日军一架编号为X-327的轰炸机飞越南京中山陵上空。此图取自日军出版物。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段祺瑞留学德国
下一篇:走向民间老照片馆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恒伟设计|设计维护 鲁ICP备090946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