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老照片网站!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全部资讯>图文选萃>旧事重温>修改《丰收之后》前后>文章详情

修改《丰收之后》前后
1996-01-01 00:00:00 作者:张 晶 热度:5926℃ 收藏
《丰收之后》是1963年山东省话剧团(今称话剧院)参加华东区话剧观摩汇演的剧目,后又进京向周恩来等领导作汇报演出并公演。全国不少省市院团包括戏曲剧团都曾排演或移植,也算风靡一时。
此剧是由兰澄创作的《当家人》改编而来,为华东区汇演准备的剧目之一。此外还有已公演的苏耕夫的《卖马计》,高九、李中一等正在酝酿的创作,青岛市话剧团已排了的王命夫的《有这样一家人》以及高思国的《柜台》,都是以次汇演的备选剧目。我的《白杨树下》在《剧本》月刊第4期头条发表后,省话剧团决定排演,省委宣传部出面借调我来团帮助工作。
《当家人》初稿,在省文化局和省话剧团的研讨会上都不被看好,但在领导的坚持下还是进了排演场。在南郊宾馆礼堂作内部彩排汇报时,除领导、省市文化界专家学者外,还特别请了在农村基层工作的干部,每人座前一张纸,供填写意见。经事后统计,大部分观者对此剧持否定意见,有的留言还很尖锐,很难听。但撤换却不可能,因为这是当时的省委第一书记谭启龙出题,授意兰澄创作的。大致剧情是,小麦丰收了,余粮怎么办?在一个生产大队内引发矛盾,党支部书记赵五婶是“当家人”,正确的代表,坚持把余粮卖给国家,大队长是对立面,保守、狭隘(这是当时农村题材创作的基调),其中还掺和着富裕中农、富农分子的消极抵制和破坏等等,这也是当时“念念不忘阶级斗争”的“定式”。
 

1963年9月,山东省话剧团演出作者创作的《白杨树下》剧照。(髙敏 摄)

 
兰澄一改再改,改来改去,或原地踏步,或又回到初始,真难为他了。时间所限,不容再拖,上头指示组织几个作者集中修改,于是我和苏耕夫便被“组织”进来了。但又不是“合作”,因为讲明了参与修改者不署名、不领稿费。苏耕夫头上有“摘帽右派”的紧箍咒,不敢有异议。我当时正应省歌舞团之约改编刘知侠的《红嫂》为歌剧,同时西安电影制片厂编辑赵云鹏也要专程来济与我商谈《白杨树下》改编电影事宜,便以此相推脱。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严永洁(谭启龙夫人)亲自约谈我,我说我不是在乎名利,兰澄是老同志,如果是郭老、田汉给他改剧本,他会觉得荣耀,我一个无名小卒给他改,不说礼貌,改好改孬不都是得罪他吗。严副部长严肃地说,要你们修改,是启龙同志指示的,是省委决定的,这方面你不必多虑,我们是为山东党山东人民争光;你也不是无名之辈,我在上海看了上影演员剧团的《白杨树下》,我们“省话”演农民肯定要胜过他们,《白杨树下》通过应没问题。我也看了你的另几部作品,你年轻,来自基层,生活底子厚,创作前景更髙更广阔,你要听党的话,好好完成这次政治任务。
 

1963年12月,在上海锦江饭店西楼331室,座谈修改《丰收之后》。右起:沈风波、由履新、苏耕夫、王俊洲、王杰、王玉梅、张晶。(髙敏 摄)

 
这不是征求意见,管你愿不愿意,是宣布决定。不是普通改稿,是“政治任务”,没有选择,不能计较,谁敢不听党的话?时下年轻些的读者可能觉得不可思议,抬轿、拉车、打工还要讲讲工价条件呢。咳,这就是历史。
严副部长还特别交待:怎么改,你们不要受原稿限制,只要把握住中心主题——小麦丰收了,余粮要卖给国家,塑造好支部书记,怎么改都行。
眼看推不掉,于是我和苏耕夫啇量,五幕戏,他改一、三、五,我改二、四,然后再交换、再统一。创作这事儿,你一旦上了套儿,入了彀,便偷不了懒,耍不了滑,没日没夜,绞尽脑汁,一门心思想改好,或者说把孩子打扮漂亮些——哪怕这孩子是别人的。
苏老兄年近五十,鳏居奉母,手头拮据,吸劣质烟,喝瓜干酒,有时还找我借钱。他的《卖马计》虽演出多场,效果上佳,但非“正面人物”为主,未能去上海参演。无力相助,无言相慰。他历经风摧浪击,已练就心如止水,宠辱不惊,欲求无奢,但内心憋屈,足可感同。可叹熬到花明柳绿时,天不怜才,他竟于1980年代初因病不治,撒手人寰。我们“共患难”了一场,却因信息不畅,未能送他最后一程。随后填《浪淘沙· 悼苏耕夫》一阙为奠,愿他在天国安宁,没有忧烦。——此为后话。待到全剧通稿,老苏黯然神伤说,实在支撑不下了,血压又上去了,老娘也不省事,老弟年轻,多劳吧,算是帮我。我听如乱石滚豁,百味杂陈,不能攀他,也难以抚慰,无须向领导报告,只说“行。你放心休息吧”。
 
1963年12月,上海锦江饭店南楼334室,张晶与苏耕夫(左)啇量修改《丰收之后》。(髙敏 摄)
 
这期间还插进来一件事。我原是民办中学教师,学校来信说,民办中学即将停办,符合条件的教师由教育局审定转正,即成为在编的公办教师另行分配,要我回去办手续。这可是件大事,毕竟挤进体制内可捧铁饭碗。但在这茬口上提出来,领导会以为这是借故卸套罢工。考虑再三,我还是不能拿自己的饭碗儿戏,便向沈风波团长汇报,并出示学校来函。沈风波如长兄般待我,说这是大事,应该提,等我向领导汇报再定。仅隔一天,他找我宣布说,领导决定,你就留在省话剧团工作了,手续随后办理,你放心吧。这个决定的领导是哪级哪位,他未说,我也不好多问。他还说,开始借调你时,便有这个意思,只是没有正式表态决定,我也不便向你透露。我初来报到,沈团长便问我工资的事,民办中学是自筹经费,县里补助一些。我的工资便由话剧团发了,行政科问我月工资数,我说每月42元,他们都
友情链接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山东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鲁ICP备1600023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