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老照片网站!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全部资讯>讲故事>听故事>童年母亲与外公的合影>文章详情

童年母亲与外公的合影
2018-11-20 10:32:09 作者:王平 热度:8294℃ 收藏

 

童年母亲与外公的合影

王 平

 

家里原来有好几本老相簿,都是父母年轻时候保存下来的。可惜那时我们年纪小,不懂得随着岁月推移,它们将愈发显现出的意义与价值,顶多因为好奇,背着父母从柜子里搬出来翻翻,如是而已。

当然看见父母结婚时的照片,还是觉得惊讶,父亲西装革履手持礼帽,母亲一袭洁白的拖地婚纱,两边还有男女傧相和男女花童,好不气派!待到我小时候,家里早已穷得叮当响,看着那些照片,更觉得恍若隔世。直至“文革”初期,相簿遭红卫兵悉数抄去,我们居然都以为这些东西属于地道的“封资修”,抄了就抄了,无所谓。

“文革”结束后的一年,母亲有次清理大衣柜,无意中在里头发现了几张残存的照片,这一下反而如获至宝了。其中母亲觉得尤其珍贵的,是她童年时候,跟两个妹妹与外公的一张合影。因为这是唯一一张有外公的照片了。

于是我将这张照片翻拍下来,给兄弟姐妹每人冲洗了一张。

我们晚辈除大哥外,都没见过外公,他刚满五十岁便去世了。母亲说,真是一语成谶啊。外公出生那年,老外公刚好五十岁,便给他取了个外号叫“五十伢子”,不料真的只活了五十岁。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1 母亲三姊妹与外公在湖滨中学的合影,其时为1926年左右。前面中间者为母亲,左右分別是她的大妹与二妹。

 

这张照片是母亲童年时候,在岳阳湖滨大学校园里拍的。那时候,外公在湖滨大学任教务主任。拍摄年代,推算应该是20世纪20年代中期,即1926年前后吧。前排三个女孩,母亲居中,看上去六七岁。左为大姨,四五岁的样子,右为二姨,三岁左右。外公则面带微笑,站在她们身后。再稍稍细看,三姊妹,每人手里都提着一只小南瓜篮子。借此可断定,应该是过万圣节时拍摄的。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2 岳阳湖滨中学的教职员工花名册。外公喻勋尧于民国十四年(1925)到校任职,民国二十一年(1932)兼任教务主任,工资为九十五元。

 

私下觉得,在三姊妹当中,母亲长得最漂亮。

湖滨大学是一所教会学校,美国人用庚子赔款办的。校长是个美国牧师,叫海维礼。创建初期是所大学,后因种种原因难以为继,遂改为中学。外公毕业于长沙雅礼大学文科,先后在岳阳县立中学所属的贞信女学,以及长沙周南女子中学教过书,后来又入燕京大学研究院专攻地质学。外公是宁乡人,喻姓乃宁乡的大姓。但老外公去世时他刚刚八岁,家中田产无人照料因而家道逐渐中落。所幸外公性格刚毅,他上高中时便开始教初中,上大学时便开始教高中。在燕京大学毕业后,由雅礼的一位美国教师推荐,最后到湖滨大学教书了。教本国史与世界史,教务主任是兼任,所以薪水较高,每月有九十五块光洋,仅次于校长。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3 母亲在长沙福湘中学读书时的照片。

 

其实外公情有独钟的还是地质学。记得母亲说过,那时候在湖滨的家里,到处都摆放着外公收集的各种矿石标本。到下午,每有阳光透过百叶窗,投射到案几上的矿石标本上,闪烁着迷人的彩色光芒。直到我小时候,家里仍保留了一小块说不上名字的矿石标本,但最后还是不知所踪。

母亲亦曾多次回忆三姊妹在湖滨玩耍时的情景。说那时候,有一座铁路桥通过湖滨。她们过桥时,必得先将耳朵紧紧贴在铁轨上面,细听远方是否有火车驶来的车轮声。如果没有,则牵着两个妹妹放心过桥。否则走到桥的中间,火车来了无法避让,三个人必死无疑。把我们听得胆战心惊。当然,她也说过一些有趣的事。譬如有一回,母亲让大妹追她玩。大妹从一块草地斜坡上奔跑下来,跑一步放个屁,跑一步放个屁,不、不、不、不,极具节奏,把她笑得要死……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4 母亲与我的大哥

 

在岳阳湖滨,母亲跟她的两个妹妹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全家住在一栋地道的西式建筑里,家里还有一架老式风琴。妈妈会弹风琴,就是外婆教的。外公外婆当然都信基督教,所以母亲最早会弹的教堂音乐,就是童年时期在湖滨跟外婆学的。乃至后来我小时候,也跟母亲学会了唱《平安夜》:

平安夜,圣善夜,

万暗中,光华射。

照着圣母也照着圣婴,

多少慈祥也多少天真,

静享天赐安眠,静享天赐安眠……

外公呢,虽说从小让子女受西式教育,可并没有忽略对她们进行传统文化的熏陶。所以母亲也能背好多古典诗词。直到晚年,她还缺着门牙,教我的儿子“唧唧复唧唧”,背《木兰辞》呢。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5 晚年的母亲。摄于2006年,时年八十七岁。

 

母亲后来的大半生,跟很多人一样,经历了社会的剧烈变迁与动荡。更因了父亲的缘故,遭遇了种种难以言尽的艰辛与困厄。但她一直持有一种乐观的心态,且时不时还回忆回忆她在岳阳湖滨度过的童年时光,聊以暂且忘却灰暗的现实。

幸而,母亲还有一个相对安稳的晚年。2011年11月11日,母亲以九十二岁高龄安详离世。算一算,童年时候她们三姊妹与外公的这张合影,迄今亦有九十多年的历史了。

上一篇
友情链接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山东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鲁ICP备1600023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