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老照片网站!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全部资讯>图文选萃>旧事重温>爷爷的欧战见闻>文章详情

爷爷的欧战见闻
2019-10-11 15:03:11 作者:马京东 热度:4655℃ 收藏

 

我爷爷马春苓,字芳洲,号延襄,山东省临朐县东城街道胡梅涧村人。生于1886年,1962年去世。爷爷去世那年,我才刚刚出生,关于爷爷的很多故事都是通过家人口述和爷爷的札记了解的。

爷爷六岁时就跟着祖父读书,十四岁从师学艺,十六岁八股成篇。1913年,考入原临朐县师范学校,毕业后做了小学老师。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欧洲陷入全面混战,协约国物资人力资源面临极大困难,此时英法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决定招募华工从事战场劳务工作。“带着至少五年的合同去欧洲吧!你的年收入将达到两千法郎,回来时将成为大富翁。”在当时,这样的广告遍布山东、河北、河南、江苏等十多个省区的招工点。

那时临朐大旱,迫于饥荒,有大批的农民报名。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既是一个赚钱的机会,又是一个了解西方的机会。爷爷当时正在当小学老师,渴望了解外面的世界,见识不同的文明。爷爷在日记中这样写道:“余尝披览地图,以见其世界之大,万国之众,水陆山原之异势,飞潜动植之殊态,以及人民风化,土地气候,莫不千差万别……虽朝夕讲诵地理,而授者听者,皆恍惚无证……与念及此,遂慨然有环游之志。”“今日之择,既能增军事之新学识,又得偿游历之夙愿。时哉弗可失矣!”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1 爷爷的毕业证书

 

爷爷去应募华工之前,已经有四个女儿,母亲也已经年过七旬,爷爷托他的弟弟照顾老母亲,把家里的事情都交代给了妻子。1917年10月3日,爷爷拜别双目失明的老母及家人,同华工们从青岛乘船出发,赴欧洲战场。在大西洋,搭载华工的船只经常遭到德国潜艇的袭击,许多华工命丧大海,爷爷在日记中写道:“惟见碧浪滔天,弥望无际。岛屿不见,飞鸟绝迹……德国暗伏潜水艇于大洋各航路,踪迹联军船只,突起沉之,为害最烈。”当时爷爷也是恐惧不已,但是自己强打精神,鼓励同胞:“大义所趋,死生一之,又何惧乎!今日之役……吾等受政府承允于役西土,不惜破釜沉枪,亦自有名有利。既无所悔,夫复何惧?”

爷爷途经日本、加拿大、美国、英国、比利时,漂泊两个月零二十天,于1917年12月23日到达法国加来省。还未来得及舒展疲惫不堪的身体,爷爷和其他华工立即被送往工厂做工、运输材料和修路等,工作条件极其艰苦,劳动强度非常大。爷爷在日记中写道:“呜呼!日营劳作,筋疲力困。夜避飞炸,心惊胆战。回望故国,关山万里。前计归期,迢迢三年。其苦况诚不忍言,虽然,吾人旅此,如神虎瓶鱼,即插翅亦难奋飞。虽日夜忧虑,亦将奈何……吉凶祸福,概听天由命矣。”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2 在欧期间,爷爷记录下所见所闻所感,写成《游欧杂志》。

图为书中篇章《吊比国街市》与《吊阵亡兵士坟茔》,写到战后满目疮痍的场面,令他不胜感慨。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3 爷爷携带回国的明信片:法国涅普被战火毁坏的街道。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4 爷爷携带回国的明信片:里斯河畔被轰炸的工厂。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5 爷爷携带回国的明信片:里昂的码头。

 

爷爷在法国工作的地方是加来省西部诸工厂,“去战线尚百余里,故未冒子弹之险,并未遭颠沛之苦。惟夜间敌国飞机潜入内地,抛掷炸弹,以毁战线后路之营盘、粮草厂、子药局。凡晴明之日,无夕不至。英人常备机械……或驾飞机以敌之。弹壳如雨,为害最烈,故各营之中,皆备地穴或沙屋以避之……一夜之间,常奔避数次,故在该地住七八月,未尝解衣而寝。”

1918年11月11日上午11时,爷爷“忽闻各处舟车工厂及机器局,时发动汽笛,呜呜而鸣……德国败绩,停战请和,联军得胜……故各国人民,悬旗张彩,以相庆贺耳……不觉恐怀驰然,愁思涣然,乡心油然矣”。然而,战争结束后,爷爷和华工们又被分派到法国和比利时打扫战场,清理废墟。“自经战乱之后,诚有不堪言者,房无完壁,木无完枝……尸横遍野,阴风惨凄,其铁网纠绊。战壕逶迤,荒草没顶焉……老叟悲叹,稚妇涕洏……人谓自古兵争,未有如欧战之惨者。”事实上,也有许多华工在清理战场时被哑弹炸死。

在欧洲历时两年多,爷爷记录下了当时华工在欧洲战场辛苦劳作的情景,写成《游欧杂志》一书,为后人研究那段历史留下了宝贵的资料。战争结束后,直到1919年12月25日,爷爷才终于回到家乡,回家时,“子弟欢迎,老母依门,扶亲入室,两泪流痕。”爷爷回国后继续教学至七十岁,前后共教学四十多年,可谓桃李满天下。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6 1943年,爷爷被日本人强征到大连充当劳工时的证件。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7 我的爷爷马春苓晚年照

 

2018年是一战结束一百周年,11月我有幸随山东侨务代表团赴英、法、比参加一战华工纪念活动。当来到华工墓园时,看到一排排墓碑坐落在墓园,两万多华工为了捍卫和平,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客死在异国他乡,我不禁泪如雨下。十四万一战华工用汗水、血泪,甚至生命,为中国作为战胜国在1919年巴黎和会上赢得了发言的机会,但中国却没有得到战胜国的待遇,十四万华工的贡献也没有得到重视。正如英国一战华工历史作家在赠予我的书上写道:“华工是一战的英雄,拯救了我们,却在巴黎和会上被出卖。”

爷爷的《游欧杂志》是一战残酷战争的真实写照,战争是残酷的,战争永无赢家。我可以告慰先辈的是,今天的中国,今天的山东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的生活富裕安定,这是中国人民百年探索奋斗得来的。世界各国人民应铭记历史,珍爱和平,和睦相处,携手发展!

友情链接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山东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鲁ICP备1600023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