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老照片网站!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全部资讯>讲故事>听故事>1965年的全家福>文章详情

1965年的全家福
2016-10-11 14:39:57 作者:admin 热度:3516℃ 收藏

这是我们大家庭的一张全家福,照片上清楚地标明时间“1965年春节,全家合影”,距今已经半个世纪。

我也清楚地记得,照相地点在汉口最热闹的六渡桥,那是老字号的“品芳”。照完相出来,我抬头看见民众乐园楼顶的彩色小旗呼啦啦地飘,用手指着嚷嚷要上去玩。爹爹,也就是武汉话中的祖父说:风太大了,楼顶冷,我们先上“老会宾”二楼吃烩三鲜,再逛民众乐园听戏去。

那年,小叔叔当兵六年从上海转业回来,分配到有名的中南轧钢厂,好久才回武汉团聚过年,于是请了爹爹太,就是武汉话中的祖母和爸爸、叔叔两家,照相、逛民众乐园、上老会宾!

全是老字号,这在当年挺时尚,可把我们乐坏了。爹爹太一家从抗战前到20世纪70年代去世,一直就住在六渡桥孙中山铜像旁的石库门里弄国新里,爸爸叔叔都在这儿长大。因家境尚好,逛民众乐园、上老会宾曾是常事。

全家福上,祖孙三代十五口,爹爹、爹爹太、爸爸、妈妈、叔叔、娘娘和小叔叔共七位大人,我们和叔叔两家的八个“小把戏”。小叔叔刚回武汉,还没来得及谈恋爱。

1965年,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安定祥和,从这帧全家福上,可以读出一些历史信息。

爹爹和爹爹太一位年逾古稀,一位年过花甲,双双旧式长袍。不过,我知道,长袍里面是上好的暖暖羊皮,因为爹爹早年跑甘肃,做的就是皮货生意。我还知道,爹爹的帽子一定是呢的,老太帽子的金丝绒——只是不见了亮闪闪的银饰。瞧,老太的小脚鞋上还绣了花,袜子是雪白的——这又与她幼年曾在教会学校寄宿有关。

爸爸叔叔兄弟三人正值盛年,一色的毛料中山装,一色的围巾,一色的吹了发型,多少有些风度。爸爸的围巾旁,露出的上装口袋插着钢笔,更见一种气质。以两个叔叔的品位看,他俩也应该插着钢笔,但遮掩在围巾下了。娘娘时尚,烫了发,围了纱巾,棉袄也是缎面起花的。妈妈最朴素,这几年总是那身阴丹士林,不知这个春节为何没烫发,也没戴她那条碎花方巾?

八个“小把戏”是老太对我们的昵称,一家四个,刚好每家又是两男两女。我为长孙,年龄最大,已快九岁,享受了立在爹爹、爹爹太中间的待遇,成为整张照片的中心。小堂弟最小,还是个毛毛,抱在老太膝上,按快门时他也不客气地拉尿尿,在照片上留下一溜印迹,这成为伴随他长大的笑谈。坐在老爹膝上的是我小妹,她穿一身紫红灯芯绒童装,配上花边兜肚,戴一顶兔兔帽,有模有样的。近两年她才看到这张老照片,脱口而出:“这是我吗?还穿了小皮鞋呢!”

小妹一语,我才注意到,我大妹、弟弟都穿了小皮鞋。我的双脚被骑马的和小妹一样打扮的小堂妹挡住,但坚信脚上也一定是双小皮鞋。想到此时,心底不禁涌起对父母的无尽爱意,他们在那个年月抚养四个孩子,给予我们的岂止是肚暖衣暖!

我和弟弟、大堂弟,穿的都是整齐的深色棉袄,不同的是他俩是暗扣我是明扣,且扣子闪闪发亮——因为它是铜的,曾经着实被同学伙伴羡慕。我们三个,每人手中握有一把手枪,那不是照相馆提供的道具,而是爸爸乘兴在街边买来武装我们的。大堂妹老说我爸爸重男轻女,借此伸手敲了他几毛零钱,赶紧和我大妹去杂货店买零食。她俩都穿着花棉袄、扎了花蝴蝶,儿时笑自己“土死了”。 长大成人后再看,却是眼泪汪汪,感叹上一辈“真不容易”。

这个春节,小叔叔还给我们这帮小把戏带了小礼物:一个是大象形状的卷笔刀,刀口设在大象圆圆的肚皮下,木屑从大象屁股后吐出来;一个是雨伞形状的圆珠笔,笔尖就是雨伞尖,扭扭伞把一伸一缩。这两样礼物新鲜好玩,又是“上海货”,很吸引同学伙伴的眼球,我们更乐于演示,故意惹他们馋。

 

以上图文选自20168月出版的《老照片》第一〇八辑,作者罗建华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山东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鲁ICP备1600023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