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老照片网站!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全部资讯>讲故事>听故事>难忘两位女兵>文章详情

难忘两位女兵
2016-10-19 16:03:42 作者:admin 热度:3843℃ 收藏

难忘两位女兵

 

1 196751日,作者的父母和弟弟,与两位女兵在广州合影。

 

 

2 作者在广州458医院门前留影。

 

 

 

这张照片上虽然没有我,但这些年来,我一直想寻找照片上的两名女战士。

我叫张良忻,山东省章丘市相公镇河庄村人。拍摄这张照片的时间是196751日。这天,我作为抗美援越战场上的二等乙级伤残军人,还躺在广州空军458医院的特护床上。照片中的两位中年人,是来探望我的父母,中间是我九岁的弟弟,后面站着的是照顾我的两名女兵:黄琼英、杨友芬,她俩都是湖南兵,清秀俊美,刚满二十岁。

1967120日,在援越抗美战场上,我身负重伤,昏迷了五天五夜被野战医院救活,转南宁、桂林医治,终于度过了危险期,再转广州空军458医院治疗,在这里认识了小黄、小杨两位护士,她们是从湖南入伍的,也是新兵,与我同岁。我们几个重伤员,开始生活不能自理,她们帮我们洗脸喂饭,甚至帮助处理大小便,我们内疚得很,让人家新兵姑娘照顾我们,动弹不得没有法子啊。以后能下床行走动了,我们就拼命帮助搞卫生,主动打开水,自己洗衣服⋯⋯怕我们寂寞,她俩就讲笑话,唱湖南戏曲。她们是毛主席家乡的人啊,说起来挺自豪的。时值“文革”,没有什么电影看,但宣传队不少,每次她们都搀扶着我们去礼堂看演出。

正好空七军副政委也在458住院,对我们参战负伤的战士很关心,常来我们病房串门、聊天,还热情邀请我们去他的高干病房玩,让我们讲述高炮打美国飞机的事。副政委比我父亲还大十岁,但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没有大首长的架子。他问我们负伤家里知道吗?我们说,出国参战保密,负伤后规定不许告诉家里,医院的地址也是××信箱,家里不知道。副政委说:“孩子们,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的爹娘啊!都这样了,家里还不知道。这样,我协调医院,让你们的爹娘来看你们。”啊!这简直是做梦哦,我们才是当一年的新兵哦!“你们是为国家负伤的,是功臣,军队应该拿这个钱。”我们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一起举手喊: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几天后,护士长登记了我们的家庭详细地址,给地方政府发了信,给家里汇去了路费。十几天后,战友们的家人陆续来了。我的父母弟弟是“五一”前到的,母亲一见我就嚎啕大哭,邻村一个战友牺牲了,家属也知道了,那几个月我无法写信,家里以为我也死了。父亲站着光吸烟,弟弟那年九岁,第一次见到南方的大高楼和绿树花草,特别新奇。父亲因在农具厂工作,仅十天的假,住了几天就走了,母亲和弟弟多住了半个月。

两位护士对父母安慰照顾,星期天领着他们逛公园,看南方大厦、海珠大桥⋯⋯“五一”放假,他们在广州的照相馆照了这张照片。我仍属于特护时期,不允许外出,没有参加。

19693月,我复员回家了,全家高兴。虽然伤残了,总算活着和家人团聚了。以后的日子虽然艰难,我的脾气也逐渐暴躁,但我仍难忘负伤住院的日子,真是实实在在的人间亲情。战斗、负伤、致残,我不后悔,军人战死疆场光荣啊!看看四十五年前的这张照片,常勾起家人的回忆:父亲在世时常叨念,还能见到那两位护士吗?母亲八十六岁高龄了,也常拿出这张照片看,说:“看看这照片,仿佛就像是在广州,一辈子就出了这么次远门,看了大地方,特别是那两位女护士,就像俺的亲闺女一样。”这几年,我也常常梦见她们给我擦脸喂饭,醒来泪湿衣衫⋯⋯

黄琼英、杨友芬两位小妹,你们现在在哪儿?

 

以上图文选自201210月出版的《老照片》第八十五辑,由张良忻口述,王繁荣整理。

 

 

 

 

上一篇
友情链接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山东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鲁ICP备1600023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