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老照片网站!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全部资讯>图文选萃>私人相薄>女儿的童年>文章详情

女儿的童年
2019-03-01 11:04:25 作者:许学芳 热度:5945℃ 收藏

我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生于1972年,小女儿生于1976年。她们的童年都是在农村度过的。

那时我在济南上班,妻子、女儿在潍坊郊区我的农村老家,两地相隔400多里。那时国家规定,夫妻分居两地的国家职工一年有12天探亲假。也就是说,一年里头,我只能跟我的女儿一起生活12天。小女儿两岁了还不认得我,我回家去看她,她不让我抱,也不叫我爸爸,完全当我是陌生人。一次妻子忙着做饭,要我看小女儿,我赶紧抱起小女儿走到院子外面,找个僻静处,央求她:“孩子,叫爸爸!”她在我怀里挣扎着,又哭又闹,先是用手推我的脸,推不开就在我脸上狠狠地抓了一把,抓出几道血印子。我屈服了,只好把她抱回家。吃晚饭的时候,我发现小女儿饭吃得特别快,不抬头,也不说话,急急忙忙扒拉了几口饭就到睡觉的厢房里去了。我吃完饭也到厢房去,一推门就看见她正站在门口,望着我哭着说:“爸爸,你去那屋睡吧!”原来她抓紧吃饭,是为了抢着来占厢房的!她不欢迎我和她睡一间房。我被小女儿赶了出来,但我心里高兴,因为她一着急就喊爸爸了,这是她第一次喊我爸爸!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1

在生产队,像我这样的家庭,叫“职工户”。因为劳力弱,挣工分少,每年都得向队里交口粮款。那时我的工资是每月53元5角,扣除我的伙食费和零花钱,每月我给家里寄15元,其余的就攒着等年底向生产队交欠款。有一年春节回家,交完欠款我手里还剩了一些钱,我跟我的两个女儿说:“孩子,爸爸有钱,你们想要什么,说吧!爸爸给你们买!”大女儿没说要什么,小女儿说:“爸爸,你给我买个小车吧!”一句话把我给噎住了。小女儿要的“小车”,就是城里的孩子骑的那种儿童车,在济南我就打听了,每辆50多元,我根本买不起。我说:“孩子,你要点别的吧!”小女儿不吱声,悄悄走开玩别的去了。

 1978年,我供职的那家报社派我到潍坊记者站做驻站记者。潍坊离我家20里,见女儿的机会就多多了。记者站有一台德国产的禄莱相机,星期天回家有时我就带上它,学着给女儿照相。第一次给女儿照相是在村西小河边,小女儿就是不肯面对镜头,我和大女儿怎么劝她也不管用,只好拍了一张她半扭着身子的照片(图1)。两个女儿坐在河边看《连环画报》,大女儿讲给小女儿听,小女儿听得入迷,完全忘了照相的事,趁她不注意,我才给她俩拍了一张正面照。我的照相技术很差(我不是摄影记者),那时胶卷又金贵,摆布一下午,也拍不了几张像。小女儿对我给她照相不感兴趣,早到草棵里捉蚂蚱去了。这是1978年夏天的事,大女儿刚六岁,小女儿两岁多一点。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2

那时 ,女儿最高兴的是春节去姥姥家。姥姥家离我家20里,也是农村。孩子去姥姥家,我是用小推车推着她们去的。小推车两边装两只竹篓,竹篓里铺上被子,一只竹篓坐一个孩子,孩子身上再盖上被子,一点也不冷。一家人一边说话一边赶路,走着走着,孩子就在竹篓里睡着了。1979年春节,就在姥姥家村前的小路上,我给我的大女儿和她的小表弟(女儿大舅家的孩子)拍了一张照片(图2)。这时我的大女儿六岁半,她的小表弟三岁半。大女儿正换牙,刚掉了一颗门牙,嘴一笑就露出一个黑洞。两个孩子穿的都是新衣,可新衣却也皱皱巴巴的。我女儿脚上穿的黑皮鞋是“假”的,原是一双黄色的翻皮鞋,是临来姥姥家的头天晚上我用黑鞋油把它涂黑了的。翻皮鞋便宜,黑皮鞋贵,舍不得买。巧的是,她表弟穿的黑皮鞋也是“假”的,是他爸爸把他穿的翻皮鞋用鞋油涂黑了的。两个孩子的表情让人着迷,笑得都非常开心。这是我给孩子拍的所有照片中,我最满意的一张。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3

图3,这就是我家。我女儿的童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没有电灯,没有电视,冬天很冷,夜晚屋里的水缸结了冰碴。吃够了地瓜,却常年是地瓜,不爱吃玉米饼子,却顿顿是玉米饼子。细粮很少,除了过节,一年包不了几次水饺。我大女儿四岁时,曾经一次吃了24个水饺,把我和她妈都给吓坏了。小时候吃地瓜、吃粗粮吃怕了,我大女儿直到今天再也不吃地瓜,再也不吃玉米饼,地瓜烤了她也不吃。

我家生活(主要是吃饭问题)变好,是1980年。这一年,我们那一带农村开始大包干。刚开始大包干,我还有些怕:怕家里没劳力,耕不了地、种不了地。其实真搞开了,耕地可以雇拖拉机,播种可以雇播种机,很方便。那一年收成特别好,我家收获的地瓜、玉米堆满了院子,窗台上摆满了玉米,墙上也挂得滴溜当啷。孩子不用吃地瓜了,我们用地瓜干换粉条、换粉皮、换豆腐。孩子也不用吃玉米饼子了,我们把玉米拿到集上换白面火烧。图3就是这一年秋天在我家的院子里拍的。这一年,大女儿八岁,读二年级;小女儿四岁,上“育红班”。“育红班”就是城里的幼儿园,不过比城里的幼儿园简单些,那时好多村庄都有“育红班”。两个女儿中间坐着的就是她们的妈妈,曾当过几年民办教师,此时是纯粹的农民。生活好了,心情也好,这一年过春节,我买了大红纸,要我的大女儿自己写对联。大女儿还不会用毛笔,对联是她趴在我家的炕上、用手指蘸着墨汁写成的。大门上的对联是:“春风吹大地,阳光照我家”。上联是我出的,下联是大女儿对的。横联是:“幸福人家”。我女儿写对联,当时在村里还成了新闻,邻居有不少大人、孩子跑来看。入学了,外村到我村小学读书的孩子,放学的时候有的学生还绕路从我家门口过,单为看我女儿写的对联。

老照片官网内容图片展示

图4

1982年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我的家属“农转非”,全家搬到潍坊,成了吃“粮本”的城市居民,住在地委大院。搬家的时候,我把老家的房子卖了。老家的房子一共5间,是“四面青”砖房。院子也很大,院子里还有五六棵已经成材的梧桐树。这些我都一起卖了,一共卖了1600元。1600元,现在不当啥,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用这些钱,我买了床,买了一个小书橱,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机,还做了一个单人沙发,勉强过上了城里人的日子。图4就是我把家搬到潍坊后,1990年春节在我的新家里拍的。这时,大女儿读高三,小女儿读初一,这张照片是两个女儿穿了我同学的警服和军服照的像。小女儿从小喜欢当警察,后来她学了法律,现在是法官。大女儿性格文静,喜欢文学,大学读的是中文,现在济南一家报社工作。

女儿的童年,也是父母生命中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那部分。现在回想起来,最快乐的时光,还是女儿小的时候,全家在农村老家过的那段日子。那时,天是蓝的,水是清的,空气是纯的。生活虽然艰苦,但也其乐融融。春天我带女儿在田野上放风筝,夏天我领女儿到豆地里捉蝈蝈。冬天的晚上,一家人挤在一盘土炕上,我洗几个苹果给孩子,孩子一边啃苹果,一边和妈妈一起唱歌。现在跟女儿说老家的事,说她们童年的事,我的大女儿还记得些,小女儿却几乎全忘记了。小女儿说,她只记得老家院门口墙旮旯里有一个洞,她有好东西就藏在那个洞里。但在我的记忆里,女儿童年的事,点点滴滴,都是难忘的、珍贵的。最让我忘不了的,是两个女儿一起上学的情景:大女儿牵着小女儿的手,顺着胡同往北走,走也不一直走,一会儿靠向路的这一边,一会儿靠向路的那一边。我就站在我的家门口,一直看着女儿走到胡同的最北头。在我的心目中,这就是幸福,是人世间最美的图画!

上一篇
友情链接 来稿请寄:山东省济南市经九路胜利大街39号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编辑部 邮编:250001
电话:(0531)82098460(编辑部) 82098042(发行部)
电子邮箱:laozhaopian1996@163.com 邮购办法:请汇书款至上述地址,并注明所购书目。邮发代号:24-177
Copyright©2009 www.lzp1996.com 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山东数字出版传媒有限公司 鲁ICP备16000239号-4